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1/12     Go
主题 : 爷爷风水之三步曲-----火火的六月天
常常天马行空,任凭独来独往。微信13170819208QQ106743730
级别: 贵宾

UID: 390
精华: 0
发帖: 1259
威望: 175 点
金钱: 12808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9 点
在线时间: 9524(时)
注册时间: 2008-01-08
最后登录: 2018-04-24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3 22:06

0 爷爷风水之三步曲-----火火的六月天

爷爷的坟葬了两次都不成功,到2010年我下定决心,再次迁葬,于是有了《火火的六月天》这一部记。不是为了做广告,也许看了的易友一定好奇,我 的师父是谁?这里我也不好说,暂时保密,有缘,有机会再说吧。我这个记本来是发在师父内坛,不对外的。但是有了前两帖《反思之一,二》http://www.ok88ok88.com/read.php?tid=66333http://www.ok88ok88.com/read.php?tid=66340我也就把这个也帖出来,目的也是给象我一样走过曲折之路的人参考和启发。可怜天下孝子孝孙心!
[ 此帖被兴国黄在2013-11-17 09:32重新编辑 ]
常常天马行空,任凭独来独往。微信13170819208QQ106743730
级别: 贵宾

UID: 390
精华: 0
发帖: 1259
威望: 175 点
金钱: 12808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9 点
在线时间: 9524(时)
注册时间: 2008-01-08
最后登录: 2018-04-24
沙发  发表于: 2013-11-13 22:08

火火的六月天


(一)火一样的六月,南方的大地四处流火。火火的太阳总是放射出灼人的光芒,让人望而却步。就在这火火的六月天,师父冒着酷暑按照年前的约定要过来了.  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就约师父过来,一直约了一年多。8月2日师父终于决定坐飞机过来了。接到师父的短讯我心里既兴奋又隐隐有一丝担心. 8月1日我坐火车到南昌的师弟平如水处等师父。真是三生修来的缘份,师弟就在飞机场工作,师父从重庆坐飞机过来,有了师弟 ,一切都不用我操心了。和师弟初次见面是在去年5。1的宁波,印象中的他瘦瘦的,脸色有些苍白 ,有些内向少语,虽然早在QQ上聊过,但在宁波的几天我们交谈得并不很多。这次见到他,感觉却有了极大的变化,脸色红润、精神气色和前次完全不同,原来这也是师父去年给他家做地后的效应,据他讲,师父给他做地一个多时辰就有了反应,坐在车上身上开始有了骚痒,后来便开始有了出煞的反应,家人也几乎同时有了这些感应;现在他儿子的长相也有了一些变化。真的很替他家高兴。说起师父,平如水非常感激,他说没想到师父给他家做了这么好的地,这次师父来他无论如何也得调几天班陪陪师父,同时也好好向师父请教学习。8月2日下午3点多师父坐的飞机到了,没有休息,我们立即开着平如水的车赶往兴国。师弟的车买了几年了,保养得不错,只是空调效果不太理想,他说等发了一定买一辆风水车。我有些感动,他的这辆车在这次迁坟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给了我们很多方便;但同时又有些不安,天气太炎热了,师父坐过的好车太多,这次的车空调不太好,师父能受得了吗?但师父好像并不介意,心情还很好。从南昌到兴国的车程4个多小时,路上说话,一不留神跑错了一段路 ,到兴国时,天色已晚。我们吃晚饭时,师父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冷清,因为我那些兄弟们竟没有一个过来迎接师父。这正是我心里隐隐的一种担心。                                                                                                              


  ( 二)几天前,大约7月30日吧,当我把师父要过来的消息告诉大家时,他们竟然没有我想像中的高兴。大哥刚从韶山参观回来,内心还没从虎歇坪的威武气势中平静过来,嘴里淡淡地说:明天叫几个兄弟坐下来再商量一下吧,我总觉得河边这个地不太理想。我心里咯噔一下:大哥又要变卦了?晚上小弟给我打电话时,我内心的火一下子冒了出来,把一直以来的郁闷一下子全发泄出来了,弟弟有些莫明其妙,因为他没想到一向沉静的三哥会变得这么激动。说实在的,我心里一直窝着火,找这个地我是花了心血的。去年的一天,办公室的同事一起去摘杨梅,县城的周边我差不多跑了,这个方向我还是第一次,路上我看到一处过峡挺漂亮,心想过几天去找找前面有无结地,后来去找却没有发现有好地,倒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经过这地的后面时(它的后面就是公路)一下子被它的鬼尾吸引了,攀到山顶才发现这地很不错:前面的毯唇真漂亮,龙虎匀称,两条大河在前方交汇,来龙悠远,且是石山石龙,只是下脉有点模糊不清,不知道是不是空窝。我拍下图片给师父鉴定,师父刚好在线,一看峦头正面就问有无鬼尾?我把鬼尾照片发过去,师父很肯定地说:成了,只是格局不是很高,厅级吧。我问师父这会不会是空窝?师父说不是,如是空窝必定会积水!(这点后被应证了:午时进金立碑,师父呼龙后,不到一个时辰,雷声隆隆,阴云密布,不一会就大雨倾盆;第二天下午又是阵雨,瓢泼大雨从棚布上顷倒在唇上,积水不一会儿就渗透了)。得到师父的肯定我便心中有数了。        

发现这地的几天后,我遇到了妻舅的一个结把兄弟,他为人直爽,心直口快,跟一个三潦的先生学了几年,在峦头方面有些认识,那时岳父家的祖坟因城市规划要迁移,找的就是他。我和他说起这地后,他很热心的和我一起去看地,一看这地他就大为称赞,说这地即使没有后面的来龙,光一个石头山做下就可富三代。立马就打电话帮我联系,刚好他有一个朋友就住在河对面(现在他的这个朋友又成了我的好朋友了,在这次做地时帮了不少忙,出了不少力,还得到师父的很高评价:你这个朋友真是没得说,比你自家兄弟还出力。后来师父帮他也写了一幅字,还帮他看了新做的房子,而且坚决不肯得他的红包)。        联系买地还算容易,也算是缘份吧。其实这地有点复杂,现在才知道:下面的田是玉口村的,石山是旺口村的,两块土是中岭村两兄弟的。好在中岭是在河对面,没有桥,过往都得坐船,很不方便。所以托朋友去一说就成,那家人的弟弟还是村小组长,开始价钱还开得很低,准备按照国家征地的标准16元/平方,量一下土地面积有120多平方,算一下价钱才不到2000,他心里就有些后悔了,借口说要再和哥哥商量一下,所以第一次谈地便因为价钱没成功。说实在的这地在一般人眼里可能并不值钱(但现在叫我20万转让,我也是不舍得的),朋友要我别着急,石山荒地,一直以来就没人看得上,没人和你争,你一急人家就要价了。但我还是不踏实,万一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可不好办,于是几天后我又和他家讨价还价,最后以3900成交了。在签协议时,村长说:这地要换在中岭这边,任你多少钱我们也不敢卖。传说他们的祖先也是看中了中岭这个地方,先用门板堆土种好了大批蔬菜,然后一夜之间把中岭这个地方的空地都种上他们的菜,最后打官司赢得了这些地,得以在此繁衍生息下来。 现在水口方宽宽的河面上就要架起一座大桥了,桥墩已经铺好,年底应该就能通车。这桥不但方便过往,还些起些关拦作用。在买地后架起来也是一种时机吧。如果早有这座大桥,这地就不一定能卖给我了。地买下后我请兄弟们去看顾,大弟总说没空,大哥和小弟去看了,感觉不是很好。小弟是理想主义,希望能找一个出将入相的大地,总要案山重重高,明堂容万马才好。大哥也觉得此地不威武雄壮,不入眼,而且最反感的是青龙方比白虎方显得低,又担心大河水是否能够收纳。怪我事先没和大家商量。我说地是买下了,当初不商量是做了两手准备的,如果你们看不上我就用来做自己的生基地。后来我将情况和师父说了,今年清明时师父顺到瑞金之便还和阿龙去实地看过了,师父说做生基地太可惜了,一定得有骨头。我于是再和兄弟们提起此事,建议大家找自己熟悉的先生再去看看。后来大哥便找了原来一个同事去看,那人我也认识,他说那地是个空窝,不结;虽是旺山旺向,但过运就不好。我没和他过多争论,转移话题聊风水,他说为求师花了不少代价,已经做过五,六个坟吧,不认识的要价6000,出得的就来做,出不得的就算了;当然朋友的也可以义务帮忙。自己有两小孩在外地打工。大哥听了他的话,态度更是有些不同意了,加上那次去看地,也许走得急了,腿都抽筋了,感觉更是不好。于是对我说:那地如果放弃,花的钱就兄弟们摊了吧。大弟听了以后利用一次空闲时间要我同去看看,一到那地方,他也大为赞许,他说自己虽然外行不太懂,但这地方看着舒服,差也有八成;两条大河汇合,难怪我三哥动心了。我是同意了,大哥的工作我去做。小弟也请了几个人去看,都说地方不错。其实要修祖坟是大家统一的看法,只是他们担心我的水平不行,找不来好地。于是我利用一个星期天带大哥和小弟去外面看了几处地,顺便考察了一个发富地,就是那个帖—“深山里飞出了金凤凰”(外坛有),我有意要考一下大哥,他看不出什么门道,听了我的分析以后才知道这是个发富地,其实那家人他也听说过,只是不知道这是他的老家。也许是两个弟弟做了不少工作;也许是大哥认为我还是有几下子,大哥没再说反对了。今年清明节后我们还一起去宁都大沽的普华寺专门问卦决定此事。难道大哥这次又要变卦了?                                                                                                        

(三)7月31日晚,在县城的四个兄弟坐在一起商讨有关问题,小弟说你师父做地不用择日吗?是否随便一个日子都可以做?我们这边很重视日课,如果这几天都没有好的合适的日课怎么办呢?大哥也说,只听你说师父如何如何的神,做了几多好地,但你也只是听来的,又没见过。我显得有些激动:师父当然要看日子了,请我师父来也是早就大家同意了的,现在师父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安排过来,飞机票都订好了,如果再推,以后就别想请到他了。我现在坚信二点,一是家里的风水一定要调整;二是我经过三年的选择,坚信我师父是最好的。就这么简单。就像很多人总爱指责政府这个不对那个不是一样,你得找出解决的办法,如果你是政府你怎么做?大弟说你不要又象上次迁地那样哟,让我们白累一场,那时你不是说那个老先生如何如何好吗?弟弟提到的这件事是2001年的事了,爷爷去世有几年了,从他葬下去不久就不断出事。那地方还是我父亲选的,说是做梦好像是这么个地方。尤其让我悲痛的是,1996年我大的儿子夭折,给我沉重的打击,往事不堪回首就不提了。所以我也一心想给爷爷迁坟,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不知怎么认识了一个老先生,83岁了,就在我房子后面租房子住。听一个同事说他的房子门楼也是请他做的,再加上一把年纪所以让人容易相信。经过大家的同意后就迁到了现在的山上,那时大家的确热情很高,用摩托车装了一千多砖上去,大弟还叫他的徒弟来帮忙。但是做后并不如意,每个人都破了财,我的一个新摩托车,才跑了5000公里就被人“借”走了,大弟身体还出了一次危险。难怪他又要提醒我了。我对弟弟解释说:此一时彼一时,今天情况完全不同了。人总是要走弯路的,今天能请到师父就是我们家族的福份了。这其实也是缘份。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先做一个地(本来计划还要去偷葬一地的,那个地是师父发现的,级别要高许多),主要考虑迁爷爷和母亲的坟,请师父看过后再决定。大哥说今年运气不好,很多年前算命先生就说过,所以具体的事情就不参与了,在家里搞搞接待是可以的。大弟说这些时间事情特别多,有好几个项目要投标,实在是没空(大弟没空就要麻烦很多,因为家里就他有一部车)。小弟说明天回去叫老爸看看这几天的日子,如果爸爸说了可以做,他会参与。二哥在南坑墟上做生意,如果逢墟日,可能也是没空的。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不管如何,只要不阻拦就行了,比起许多师门兄弟姐妹我算是好的了,毕竟他们还答应会出钱。不管再苦,再累,再难,我都有铁了心必须做,这几天熬也要熬过去。好在准备工作早就做得差不多了,最难运的沙子,火砖去年就请人搬上去了,这次的工人师傅也联系好了。
常常天马行空,任凭独来独往。微信13170819208QQ106743730
级别: 贵宾

UID: 390
精华: 0
发帖: 1259
威望: 175 点
金钱: 12808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9 点
在线时间: 9524(时)
注册时间: 2008-01-08
最后登录: 2018-04-24
板凳  发表于: 2013-11-13 22:09

(四)8月1日去南昌接师父之前接到小弟打来的电话:“我和爸爸说了,他昨晚一夜没睡好,查了这几天的日子都不行,3号对你不利,4号对我不利,5号对二哥不利。我是不参与了,钱我也不出。怎么办你自己决定。”我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南昌接师父的,我和平如水说了自己的心里话,现在我家的情况是:基本稳定,各方面看起来好像都还好。但潜伏的危机却不小:大哥今年运气就很不好,有难关,腰椎可能有问题;大弟的八字以后也有强烈的不吉信息;我45岁以后的财运,身体都可能有问题;现在大哥和小弟都贷了款去放息。如果万一迁坟后出现了不吉的事情,责任便全都会推到我身上,压力大呀。如果只求个安稳就什么都不用动了。但为了整个家族,我还是要努力。8月2日回兴国的晚上,吃了晚饭,安排师父和师弟住下后,大哥终于去旅馆拜见了师父,代表家里谈了些看法。凌晨,我在熟睡中被热醒了,发现是停电了。我心里一震:师父他们住的是一家新开的旅馆,当时只考虑离我家近一点,要是停电可就麻烦了,不知道有没有发电的设备。真糟糕,怎么早没想到这一点呢?好在快天亮时终于来电了,但估计师父他们是没睡好的。早上过去请师父他们吃早餐才知道也停电了,师父的房间水龙头有问题,师弟的房间靠近马路,太吵,都怪自己不细心。便交待服务员给调换房间。                                                                                                                  

(五)8月3日吃过早餐,我带师父回老家看看,我还带了工具,只要定了迁那个坟,立即请工人起金。今天就必须完成这个工作,否则时间就会很紧,因为师父的时间安排很紧凑,再说7日立秋以后就不能做坟了,师父的原话:立秋后我是坚决不做,谁想做谁去试试。估计我不敢做的,别人也可能做不了。从县城到老家需要2个小时,9点出发,不到11点就到了墟上。到二哥店里想歇息一下,买点菜回去。二哥正和别人下棋,小弟也坐在旁边,见了我和师父,师弟,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大的热情。大概以为我请回来的只是江湖先生吧。但师父对此并没太在意,也许这样的情况师父也是见得多了。二嫂还抱怨我说怎么早不商量好,现在零时决定迁坟是否太仓促了。这倒是怪我没有和二哥二嫂沟通好,因为他们在老家,我们在县城,虽然以前说过,但他们因为做生意没有怎么参与。小弟自那天听了爸爸的话后,心里一直在打鼓,悄悄把一个数学本子塞给我,我看了看,是爸爸写的,满满的写了有十多页,里面除分析了这几天的日子,还写了一些很有感触的话,意思是富贵人都想求,但还是要靠修善积德,要顺其自然,人为的谋取是很难的。这种思想早在我一提出找地时他就发表过了。其实父亲以前是很有进取心的,为修祖坟曾花过不少精力,只是现在年纪大了。我随便翻了一下塞进了我的裤袋。小弟还和我说,能否选定一个理想的日子再请师父过来?我解释说师父不是说来就能来的,他来的时候已经看过日子了。你那样做是行不通的。师父的行程半年前就安排好了,许多时候还可能另时改变,再说你所谓的“好日课”,估计几年也难得一个。去老家的路的一段还没有铺水泥,连续的暴雨将路面冲得坑坑洼洼。二哥和小弟准备用摩托车装我们过去,我们决定还是开师弟的面包车过去方便些。路面的确十分难走,


有一段路师弟都不敢开,让师父来。我们下车步行。炎炎的烈日虽不象未城市里的那么灼人,但也是让人不敢仰视。我们在茶亭里休息,老家就在山下不远了,爷爷的坟就在附近的山上。如果去看就可以直接去。弟弟的意思是先回家吃饭。师父说要去就现在直接去,不必等下又上来,路太难走了。弟弟冷冷的对大家说:我爸爸说了今天不能动,明天也不能动,后天也不能动。师父一听压抑着情绪对我们说:那你们商量好来,既然不能迁坟我们就回去,不下去了。我有些难堪,为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也为师父受到的冷遇。我明明和师父说一切都协调好了的,都办妥了。我激动地对弟弟说:既然什么都听爸爸的,那就什么都让爸爸去搞好了,还请我师父来做什么?你们左担心右担心,什么事都会办不成。我有师父在,我什么都不担心,什么都不怕!等做发了,我才懒得理你们了,要请师父你们自己去好了。争论了一会,我让二哥先送嫂子回去帮助做饭,顺便带一把刀上来砍路,我们决定还是先带师父去爷爷那儿看看。爷爷的坟差不多到了山顶上了,每年都得花半天时间开路,山很陡,好在二哥带了刀。我们终于攀上去了,面前倒是案山重重,朝山很远,穴位处的茅草长得很是茂盛。师父说这地有一点点气,要发还得三代以上,朝山太远了,就像只能看着别人开好车自己却没份一样,也没有明堂。下来时,师父仔细打量着这穴山,断定这才是空窝,旁边一条水沟,也牵动土牛了。其实我也清楚,这地太潮湿了,每年扫墓,碑都是湿渌渌的,恐怕都进水了。但这地做后不久,我妻子遇到一个神婆,看了我妻子的手说:你家做了个好风水,要出三个能人,你名下也有一个。现在看来,可能只是想骗点钱的,哄人高兴吧。往山下走,师弟看路面太坑洼了,乱石垒垒,不敢开,还是让师父来。师父小心翼翼的把着方向盘,尽量避让路面的坑洼和乱石。快到家了,下坡的一段路面几乎向一边倾斜,光滑的石板真担心车开上去会侧翻,师父把车轮往里靠,没想到草丛下路基里边是一条水沟,车轮陷沟里了,底盘被搁住了。这时已经差不多是中午1点了,太阳正烈。好在离家就百把米了,我让师父先到家休息,自己和师弟、二哥想办法把车弄出来,折腾了一会儿,满身大汗,有种快虚脱的感觉,真是好事多磨,家里的福份可能还是要差些,要不凭师父开车的手艺怎么会呢?我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中暑才怪,便对师弟说:我们先回去,休息吃饭,下午再来弄这车。
常常天马行空,任凭独来独往。微信13170819208QQ106743730
级别: 贵宾

UID: 390
精华: 0
发帖: 1259
威望: 175 点
金钱: 12808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9 点
在线时间: 9524(时)
注册时间: 2008-01-08
最后登录: 2018-04-24
3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10

六)吃过午饭,休息了个多小时,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其间父亲和我说起他的许多顾虑,我给父亲作了解释。父亲其实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是局居在偏僻的小山村,见识与阅历有限。听了我对师父的夸奖,父亲还是将信将疑。太阳稍稍收敛了它的威力,我们同师父一起去看我母亲的坟地。站在对面,我们躲进阴凉里仔细观察。 师父肯定这个山头穴是结了,是个漂亮的金星,非常端正,但穴位没有点对,立向也错了,如果对了,早就发了,这地县处级是没问题的。经过师父的指点,我豁然开朗,对此地的疑问顿消:一是过脉低,结穴要高,现在做得太低了;二是向水口方的话,白虎方的砂脚就不射穴了。原来这就是消砂纳水了。但二哥和父亲他们好像并没有接受师父的观点,似乎还没能看出师父的水平。小弟还在生我的气,原来他一心想要考验一下师父的水平,要师父对二处祖地作出断诀,我解释说没有这个必要,我认识师父三年了,对他的了解比你深刻。但小弟并没有被说服,还很孩子气地说:既然你不听我的,那我走了,你自己去搞吧。(真不够成熟,其实他后面还是表现很好的,钱也一样出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午4点多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信心似乎一点点在动摇。我深深体会到自己家的福份还差一些,因此总是好事多磨,常常一波三折。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态会如何发展。我将自己的担忧说给师弟听,他平静的说:那就看你自己啰,为了家族的前途与命运付出是值得的。回到家里,师父拿过我父亲写的笔记本认真的看了一会儿,对我说:你老爸的水平比你高,他还知道抽爻换象。如果你有他的水平再到我这儿来学习,你就可以成为高手了。现在网上很多高手的水平也就你父亲目前的程度。于是拿起笔来和我父亲交流(因为我父亲75岁了,听力很差),特别分析了我母亲那地的问题,对父亲日课中提到的问题作了详细解释,父亲的脸色渐渐平和了,露出了笑容。看来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父亲理解了师父的意思,明白师父水平不是一般。于是大声对我们说:明师难遇难求啊!做你母亲的坟去求签时就说要遇贵人的指点哟。小弟也很高兴,大声问父亲可不可以迁了,再次得到父亲的同意后,小弟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师父说还是先迁山上爷爷的坟吧!我于是立即布置,小弟去请捡金的工人,爸爸准备好有关迁坟需要的东西,我和二哥二嫂、师弟去把车弄起来。太阳差不多收敛了它的威力,我们把车轴用棍撬起,在前轮下垫上石板,师弟边开我们边拉,一下子就把车拉起来了。
师父和师弟趁早把车先开出去,二哥和小弟用摩托车把我和工人送到山上。点燃香烛,纸钱,打响爆竹,工人对爷爷说:你孙子给你找了好地方,要做新房子给您住了,要保佑你的子孙后代兴旺发达呵。说完动手挖了起来,不一会,坟面被挖开了,发现有无数的蚂蚁;碑被拨起来了,背面有一个大大的蚂蚁窝。里面果然湿气太重,满是泥巴。工人慢慢把金缸移出来,看来蛮沉的(当时没多想,后来工人才说那里面有水,扛的时候把衣服都淋湿了)。我把缸盖揭起来看了看,骨头潮湿,有些已经发霉了。看来还算迁得及时,再晚两年情况就不妙了。我请工人边把金缸扛到半路上来,我和师弟开车过去接。他本来只要80元。我看他衣服都湿了,心里不忍,给了他100,他说了很多吉利话。到了南坑,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打电话给大哥说了一下情况,决定在南坑吃过晚饭下县,乡下的东西也许好吃一些。师父这次总算不会白跑了,我们家族也有希望了!爷爷去世十多年了,他的音容还在眼前栩栩如生。回忆爷爷的一生,真是倍尝艰辛,爷爷三岁,曾祖父就去世了,曾祖母差不多是讨饭把爷爷养大的。爷爷干过许多重活、苦话,,八十多岁了还没享过什么福。爷爷对我们是很爱惜的,读书时的我去参加劳动,爷爷总是说:绣花针子打粗用哟,攸着点,别累坏了。吃过晚饭,夕阳西下,暮色苍茫,路好走了,师弟开车。我的心情开朗了许多,心里计划着接下来要做的许多工作。师父把日子定在5号(六月二十五)的午时,时间还不算很紧,不过5号上午是我的第二期书法班开学的日子,好在我早就安排了人帮我顶着,再说十一点半就下课,应该没什么问题。到县城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把爷爷的金寄放在后山一个迁走的坟洞里。因为征地,去年后山的几所别人的祖坟都迁走了,刚好解决了寄金的问题。天太黑,刚好平如水车上有一把手电,巧了。把师父师弟送到旅馆,房间按早上的吩咐已经换好了。我来不及休息,赶紧上街购买还没准备的东西,明天上午得把打棚和挖土的工具送到工地上,师父准备明天下午4点半过去指挥工人破土,我必须在下午4点前把爷爷的金清洗好。忙了一天,一身疲倦,上床不久就睡着了。早上醒来还觉得疲劳。但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七)早上上街去购买打棚用的棚布,天气太热,已经连续一段时间都是高温,工地那儿从日出不久就可以一直晒到日落,连一棵避荫的树也没有。昨天就通知了两个工人今天早上9点应到河边等。陪师父吃完早餐就快9点了,我赶紧和朋友联系,叫他先去河边找人,别以为我们不来就走了。我和师弟送东西去工地,师父仍回酒店休息。走了半个多钟头到了工地上,我安排工人上午要把棚打好,下午4点才动工破土。师弟不顾炎热,跑到山顶一览此地风景,他的峦头工夫也是很不错的,对此地的认识还很到位。从工地回来差不多11点了,我让师弟去休息一会,等我上街买齐东西再来请他们吃午饭。当去药店买朱砂时,没想到一次只能买4克,我一下子傻了。要买齐500多克,得跑多少店呀。跑了两家店,我看时间不早了,这样跑不是办法,赶紧打电话给大哥,让他去想法。天气太炎热,吃东西没味口,我准备带师父师弟去有点地方特色的地方。师父不放心似的问我吃啥,我说等吃了就知道。原来师父的禁忌还不少,除了吃的还有他不愿意别人问他借打火机。吃完午饭快1点了,我得赶紧准备清洗爷爷的骨头,师父已经再三叮嘱过了。好在寄金的后山有几棵松树可以躲躲太阳,尽管如此,还是热得够难受。我先倒了5瓶白酒,留两瓶等下再加。记得小时候每次经过坟地我都怕,看到到黒漆漆的棺材心就发颤,现在抱着一个为了实现家族繁荣的理想,心里倒没有一丁点害怕。爷爷的骨头还非常完整,连小指骨都还有,缸里还有一些水。这缸还是十年前我买的,上面用墨笔写的字已经没有了。我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清洗完毕,放在太阳下面晒,担心金的安全,我吩咐妻子在山下看护一下,自己抓紧时间赶紧休息一会。4点钟了,小弟从南坑下来了,我赶紧去请师父一起去工地。到了工地,水泥才运到,没有搬运工,我有点急,打算下班后再包给那两个工人去搬。快5点了,点了香烛纸钱,没打爆竹。师父定了一下大概的方向。工人搬水泥去了,我只得自己先动手挖,挖了一会,气喘如牛,还是得工人来。两个工人一起动手,速度还是有点慢,看来今天下午是挖不好了。土层很厚实,原来还担心挖不了多深就是石头呢。挖起来的土块很结实,黑黑的,象是有气孔,所以能透气透水,不干燥也不湿,还有光泽。虽然不是五色土,但还是很符合结穴特征了。这土在这样的石山是很难得的了。石山结土穴,这个应该也算吧。天色已经晚了,我联系了朋友让他帮忙找人搬水泥,我让弟弟再等等。他建议工人明早6点过来,8点以前挖到师父要求的位置,他负责送早点。我同师父师弟先回去吃晚饭。上午我就和平如水想好了,晚上没什么安排,要请师父给我们写几幅墨宝。和师父一说,师父很高兴的答应了,还带来了印章呢。
常常天马行空,任凭独来独往。微信13170819208QQ106743730
级别: 贵宾

UID: 390
精华: 0
发帖: 1259
威望: 175 点
金钱: 12808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9 点
在线时间: 9524(时)
注册时间: 2008-01-08
最后登录: 2018-04-24
4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11

八)今天是最重要的日子,师父定在午时12点进金立碑。做好以后下午还得去广东省的翁源,阿龙、化自在、淼淼他们早在那边等着呢。今天又是我的书法班第二期开班,够我忙活了。早上我先做好了有关的准备工作,8点钟开始学生、家长陆续来了,新生老生都来了一些,比我估计的要多些。这些暂时都不管了,重要的是别耽误了中午的大事。早餐我让大哥陪师父他们去吃,告诉大哥不用太早,8点半就行,二哥也从南坑下来了。等他们吃过早餐是9点了,我的学生会来的差不多都来了。我布置好了班上的有关工作,安排了负责的人,赶紧和师父师弟、二哥赶往工地。到达工地大约快十点了,挖土方的工人已经挖到了师父昨天要求的位置。师父看了看,说可以了,泥工可以砌砖了。今天来了6个工人,但人手还是显得紧张,特别要紧的水还没弄好,原来准备用人力挑,但工人一看,路有点远,倒不如用抽水机抽,因为穴点下面十米左右就有个大水塘,只是太陡人上不来。好在我那个朋友帮忙,他家有抽水机,还帮助联系好了电。工人牵好线,水就上来了。这时差不多是十一点了,好在工人先担了两担水来先用。一切都很顺利,快到十二点了,上香烛,烧纸钱,打爆竹,暖金井,烧地契,十二点顺利进金,师父校准了爷爷头骨的线的位置,盖好金缸,工人封金井,立碑。师父开始作法呼龙。太阳火辣辣的,基本没有风,空气都是滚烫的。我和师弟先去把午餐送过来,因为附近没有餐馆,我们在县城订好了餐。一点钟了,我们还在餐馆准备打包装好饭菜。远远的东边传来了隆隆的雷声,天空开始变得阴沉。我们赶紧把饭菜送过去。师父被我朋友接过去了,看看他家新做的房子。工地这边雨还没有下,但风渐渐刮得大了。我们把饭菜放下,赶紧过去接师父回县城吃饭,下午师父还要去瓮源呢。接到师父,路上雨点开始越来越大了,等我们坐到餐桌上时,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二点了,倾盆大雨哗拉拉的从天而降。师父显得很高兴,餐桌上和我们聊了不少可称得上一级的国家机密故事。吃过午饭,雨小了,天空还是阴沉沉的。目送师父师弟的车子走远了,我又匆匆骑车赶往工地去,路上接到师弟化自在的电话,告诉他师父已经出发有十几分钟了。二哥今天一大早骑车下县来,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他还有点眼力,也认为这是个好地方,他说爷爷的金在这个地方一定会很好很好。他还称赞师父真有水平,这地方喝形“金狮洗象”还真形象。说实在的,以前我也说不上这地方象什么,现在从侧面看上去,还真象一头活泼调皮的狮子;洗象是在对面的案山上,看看好像还真是有的哟。大弟也抽空回来了一趟,看到事情办得好,自然高兴。二十七日圆工那天晚上,我们请工人们吃圆工饭,工人们都很高兴,别说他们不懂,其实他们也见得不少,都说这是好地,真是福人做福地呀,这地方几百年没人做,你南坑人大老远的来做了。吃过晚饭,兄弟们坐在一起聊天,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们都知道师父不是一般水平了。大哥说其实母亲那个坟也是要迁的,意思当然希望我再辛苦一次。说实在的,这次迁坟我的确太辛苦了,我只想好好休息几天,母亲的坟只有等以后再说了。

(九)火火的六月天,火火的太阳,火火的心情,火火的行动,火火的希望。终于,历经波折与考验,准备和期盼了一年多的关系到家族前途与命运的一件大事终于圆满完成了。感恩师父,冒着六月的酷暑,不远万里来为我家族造福。感谢师弟平如水,挤出时间,顶着烈日,不计较辛劳与付出。也感谢所有给予我们关心给予我们祝福的兄弟姐妹们!祝大家顺心大发。
常常天马行空,任凭独来独往。微信13170819208QQ106743730
级别: 贵宾

UID: 390
精华: 0
发帖: 1259
威望: 175 点
金钱: 12808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9 点
在线时间: 9524(时)
注册时间: 2008-01-08
最后登录: 2018-04-24
5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19

图片:
图片:
此地我只发两图让大家看看,后面视情况决定要不要反馈做坟三年来的情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西单小六) 星小水大,必有淋头水, ..
  • 威望:+2(绣江人家) 优秀文章
  • 广西造福堂风水堪舆馆:寻龙点穴、择日造葬、评课布局。
    级别: 嘉宾

    UID: 136986
    精华: 2
    发帖: 7748
    威望: 740 点
    金钱: 68129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82 点
    在线时间: 17830(时)
    注册时间: 2013-05-15
    最后登录: 2019-03-25
    6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25

    文章太长仔细看了半天,支持楼主的精神。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广西造福堂风水堪舆馆:寻龙点穴、择日造葬、评课布局。
    级别: 嘉宾

    UID: 136986
    精华: 2
    发帖: 7748
    威望: 740 点
    金钱: 68129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82 点
    在线时间: 17830(时)
    注册时间: 2013-05-15
    最后登录: 2019-03-25
    7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27

    看口气肯定是做好了做发了。图片太少呵呵,支持实例。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广西造福堂风水堪舆馆:寻龙点穴、择日造葬、评课布局。
    级别: 嘉宾

    UID: 136986
    精华: 2
    发帖: 7748
    威望: 740 点
    金钱: 68129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82 点
    在线时间: 17830(时)
    注册时间: 2013-05-15
    最后登录: 2019-03-25
    8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28

    [/f火火的六月天


    (一)火一样的六月,南方的大地四处流火。火火的太阳总是放射出灼人的光芒,让人望而却步。就在这火火的六月天,师父冒着酷暑按照年前的约定要过来了.  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就约师父过来,一直约了一年多。8月2日师父终于决定坐飞机过来了。接到师父的短讯我心里既兴奋又隐隐有一丝担心. 8月1日我坐火车到南昌的师弟平如水处等师父。真是三生修来的缘份,师弟就在飞机场工作,师父从重庆坐飞机过来,有了师弟 ,一切都不用我操心了。和师弟初次见面是在去年5。1的宁波,印象中的他瘦瘦的,脸色有些苍白 ,有些内向少语,虽然早在QQ上聊过,但在宁波的几天我们交谈得并不很多。这次见到他,感觉却有了极大的变化,脸色红润、精神气色和前次完全不同,原来这也是师父去年给他家做地后的效应,据他讲,师父给他做地一个多时辰就有了反应,坐在车上身上开始有了骚痒,后来便开始有了出煞的反应,家人也几乎同时有了这些感应;现在他儿子的长相也有了一些变化。真的很替他家高兴。说起师父,平如水非常感激,他说没想到师父给他家做了这么好的地,这次师父来他无论如何也得调几天班陪陪师父,同时也好好向师父请教学习。8月2日下午3点多师父坐的飞机到了,没有休息,我们立即开着平如水的车赶往兴国。师弟的车买了几年了,保养得不错,只是空调效果不太理想,他说等发了一定买一辆风水车。我有些感动,他的这辆车在这次迁坟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给了我们很多方便;但同时又有些不安,天气太炎热了,师父坐过的好车太多,这次的车空调不太好,师父能受得了吗?但师父好像并不介意,心情还很好。从南昌到兴国的车程4个多小时,路上说话,一不留神跑错了一段路 ,到兴国时,天色已晚。我们吃晚饭时,师父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冷清,因为我那些兄弟们竟没有一个过来迎接师父。这正是我心里隐隐的一种担心。                                                                                                              


      ( 二)几天前,大约7月30日吧,当我把师父要过来的消息告诉大家时,他们竟然没有我想像中的高兴。大哥刚从韶山参观回来,内心还没从虎歇坪的威武气势中平静过来,嘴里淡淡地说:明天叫几个兄弟坐下来再商量一下吧,我总觉得河边这个地不太理想。我心里咯噔一下:大哥又要变卦了?晚上小弟给我打电话时,我内心的火一下子冒了出来,把一直以来的郁闷一下子全发泄出来了,弟弟有些莫明其妙,因为他没想到一向沉静的三哥会变得这么激动。说实在的,我心里一直窝着火,找这个地我是花了心血的。去年的一天,办公室的同事一起去摘杨梅,县城的周边我差不多跑了,这个方向我还是第一次,路上我看到一处过峡挺漂亮,心想过几天去找找前面有无结地,后来去找却没有发现有好地,倒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经过这地的后面时(它的后面就是公路)一下子被它的鬼尾吸引了,攀到山顶才发现这地很不错:前面的毯唇真漂亮,龙虎匀称,两条大河在前方交汇,来龙悠远,且是石山石龙,只是下脉有点模糊不清,不知道是不是空窝。我拍下图片给师父鉴定,师父刚好在线,一看峦头正面就问有无鬼尾?我把鬼尾照片发过去,师父很肯定地说:成了,只是格局不是很高,厅级吧。我问师父这会不会是空窝?师父说不是,如是空窝必定会积水!(这点后被应证了:午时进金立碑,师父呼龙后,不到一个时辰,雷声隆隆,阴云密布,不一会就大雨倾盆;第二天下午又是阵雨,瓢泼大雨从棚布上顷倒在唇上,积水不一会儿就渗透了)。得到师父的肯定我便心中有数了。        

    发现这地的几天后,我遇到了妻舅的一个结把兄弟,他为人直爽,心直口快,跟一个三潦的先生学了几年,在峦头方面有些认识,那时岳父家的祖坟因城市规划要迁移,找的就是他。我和他说起这地后,他很热心的和我一起去看地,一看这地他就大为称赞,说这地即使没有后面的来龙,光一个石头山做下就可富三代。立马就打电话帮我联系,刚好他有一个朋友就住在河对面(现在他的这个朋友又成了我的好朋友了,在这次做地时帮了不少忙,出了不少力,还得到师父的很高评价:你这个朋友真是没得说,比你自家兄弟还出力。后来师父帮他也写了一幅字,还帮他看了新做的房子,而且坚决不肯得他的红包)。        联系买地还算容易,也算是缘份吧。其实这地有点复杂,现在才知道:下面的田是玉口村的,石山是旺口村的,两块土是中岭村两兄弟的。好在中岭是在河对面,没有桥,过往都得坐船,很不方便。所以托朋友去一说就成,那家人的弟弟还是村小组长,开始价钱还开得很低,准备按照国家征地的标准16元/平方,量一下土地面积有120多平方,算一下价钱才不到2000,他心里就有些后悔了,借口说要再和哥哥商量一下,所以第一次谈地便因为价钱没成功。说实在的这地在一般人眼里可能并不值钱(但现在叫我20万转让,我也是不舍得的),朋友要我别着急,石山荒地,一直以来就没人看得上,没人和你争,你一急人家就要价了。但我还是不踏实,万一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可不好办,于是几天后我又和他家讨价还价,最后以3900成交了。在签协议时,村长说:这地要换在中岭这边,任你多少钱我们也不敢卖。传说他们的祖先也是看中了中岭这个地方,先用门板堆土种好了大批蔬菜,然后一夜之间把中岭这个地方的空地都种上他们的菜,最后打官司赢得了这些地,得以在此繁衍生息下来。 现在水口方宽宽的河面上就要架起一座大桥了,桥墩已经铺好,年底应该就能通车。这桥不但方便过往,还些起些关拦作用。在买地后架起来也是一种时机吧。如果早有这座大桥,这地就不一定能卖给我了。地买下后我请兄弟们去看顾,大弟总说没空,大哥和小弟去看了,感觉不是很好。小弟是理想主义,希望能找一个出将入相的大地,总要案山重重高,明堂容万马才好。大哥也觉得此地不威武雄壮,不入眼,而且最反感的是青龙方比白虎方显得低,又担心大河水是否能够收纳。怪我事先没和大家商量。我说地是买下了,当初不商量是做了两手准备的,如果你们看不上我就用来做自己的生基地。后来我将情况和师父说了,今年清明时师父顺到瑞金之便还和阿龙去实地看过了,师父说做生基地太可惜了,一定得有骨头。我于是再和兄弟们提起此事,建议大家找自己熟悉的先生再去看看。后来大哥便找了原来一个同事去看,那人我也认识,他说那地是个空窝,不结;虽是旺山旺向,但过运就不好。我没和他过多争论,转移话题聊风水,他说为求师花了不少代价,已经做过五,六个坟吧,不认识的要价6000,出得的就来做,出不得的就算了;当然朋友的也可以义务帮忙。自己有两小孩在外地打工。大哥听了他的话,态度更是有些不同意了,加上那次去看地,也许走得急了,腿都抽筋了,感觉更是不好。于是对我说:那地如果放弃,花的钱就兄弟们摊了吧。大弟听了以后利用一次空闲时间要我同去看看,一到那地方,他也大为赞许,他说自己虽然外行不太懂,但这地方看着舒服,差也有八成;两条大河汇合,难怪我三哥动心了。我是同意了,大哥的工作我去做。小弟也请了几个人去看,都说地方不错。其实要修祖坟是大家统一的看法,只是他们担心我的水平不行,找不来好地。于是我利用一个星期天带大哥和小弟去外面看了几处地,顺便考察了一个发富地,就是那个帖—“深山里飞出了金凤凰”(外坛有),我有意要考一下大哥,他看不出什么门道,听了我的分析以后才知道这是个发富地,其实那家人他也听说过,只是不知道这是他的老家。也许是两个弟弟做了不少工作;也许是大哥认为我还是有几下子,大哥没再说反对了。今年清明节后我们还一起去宁都大沽的普华寺专门问卦决定此事。难道大哥这次又要变卦了?                                                                                                        

    (三)7月31日晚,在县城的四个兄弟坐在一起商讨有关问题,小弟说你师父做地不用择日吗?是否随便一个日子都可以做?我们这边很重视日课,如果这几天都没有好的合适的日课怎么办呢?大哥也说,只听你说师父如何如何的神,做了几多好地,但你也只是听来的,又没见过。我显得有些激动:师父当然要看日子了,请我师父来也是早就大家同意了的,现在师父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安排过来,飞机票都订好了,如果再推,以后就别想请到他了。我现在坚信二点,一是家里的风水一定要调整;二是我经过三年的选择,坚信我师父是最好的。就这么简单。就像很多人总爱指责政府这个不对那个不是一样,你得找出解决的办法,如果你是政府你怎么做?大弟说你不要又象上次迁地那样哟,让我们白累一场,那时你不是说那个老先生如何如何好吗?弟弟提到的这件事是2001年的事了,爷爷去世有几年了,从他葬下去不久就不断出事。那地方还是我父亲选的,说是做梦好像是这么个地方。尤其让我悲痛的是,1996年我大的儿子夭折,给我沉重的打击,往事不堪回首就不提了。所以我也一心想给爷爷迁坟,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不知怎么认识了一个老先生,83岁了,就在我房子后面租房子住。听一个同事说他的房子门楼也是请他做的,再加上一把年纪所以让人容易相信。经过大家的同意后就迁到了现在的山上,那时大家的确热情很高,用摩托车装了一千多砖上去,大弟还叫他的徒弟来帮忙。但是做后并不如意,每个人都破了财,我的一个新摩托车,才跑了5000公里就被人“借”走了,大弟身体还出了一次危险。难怪他又要提醒我了。我对弟弟解释说:此一时彼一时,今天情况完全不同了。人总是要走弯路的,今天能请到师父就是我们家族的福份了。这其实也是缘份。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先做一个地(本来计划还要去偷葬一地的,那个地是师父发现的,级别要高许多),主要考虑迁爷爷和母亲的坟,请师父看过后再决定。大哥说今年运气不好,很多年前算命先生就说过,所以具体的事情就不参与了,在家里搞搞接待是可以的。大弟说这些时间事情特别多,有好几个项目要投标,实在是没空(大弟没空就要麻烦很多,因为家里就他有一部车)。小弟说明天回去叫老爸看看这几天的日子,如果爸爸说了可以做,他会参与。二哥在南坑墟上做生意,如果逢墟日,可能也是没空的。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不管如何,只要不阻拦就行了,比起许多师门兄弟姐妹我算是好的了,毕竟他们还答应会出钱。不管再苦,再累,再难,我都有铁了心必须做,这几天熬也要熬过去。好在准备工作早就做得差不多了,最难运的沙子,火砖去年就请人搬上去了,这次的工人师傅也联系好了。

    ont]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好地不如好心
    级别: 贵宾

    UID: 1688
    精华: 0
    发帖: 7991
    威望: 592 点
    金钱: 58560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22 点
    在线时间: 24118(时)
    注册时间: 2008-07-15
    最后登录: 2019-03-20
    9楼  发表于: 2013-11-13 22:41

    来自风水发源地.........兴国(三僚所在地)的兴国黄兄,看了你的长篇大论,我无言,因图与说难以想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1(平淡的静) 我欣赏你
  • 行善子孙盛,积德万代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1/12     Go
     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 ≌≌阴宅风水≌≌ » 爷爷风水之三步曲-----火火的六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