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一〇九、要明白世尊六年苦行不成佛背后原因的道理
玄奘之路~南无阿弥佗佛
级别: 至尊会员
UID: 193505
精华: 0
发帖: 1146
威望: 874 点
金钱: 10324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8 点
在线时间: 7421(时)
注册时间: 2015-06-18
最后登录: 2019-01-0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7:10

0 一〇九、要明白世尊六年苦行不成佛背后原因的道理


一〇九、要明白世尊六年苦行不成佛背后原因的道理 

《大乘方广总持经》提及,“往昔世尊犯下诽谤佛法罪后,于七年之中昼夜六时忏悔身口及意业所作重罪,从是已后乃得清净,再经过十劫修行才获得法忍”。其他佛经也曾提到在迦叶佛时期,世尊为火曼之身时,因轻慢迦叶佛,推持六天后才去向迦叶佛座下受教。虽然已忏悔轻慢迦叶佛之过,但是轻慢迦叶佛的余业未能净除,故世尊在最后一世成佛时,在成佛前仍受六年苦行不得成佛之苦报。故《大宝积经》提及,“世尊未成佛前,非是宿业余报受此苦,而是欲令众生于一切恶业报中能生患心归向菩萨(菩萨道)”。
《大乘造像功德经》言及:“佛虽然在过去无量劫生死轮回中造佛形象行诸功德,然当时有贪嗔痴等无数的烦恼心在,由贪嗔痴罪业因缘,故成佛后仍遭受四大不调以及恶鬼神诸少病苦。历经刺伤、伤足、重病、喝药、饥渴等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其实,世尊因累世修行早已无诸业障,在成佛后仍示现种种疾苦,是为了让众生知道诸佛化身之相,并不是真实身相。遭遇种种疾苦乃至涅槃,以及舍利子分布起诸佛塔,皆是诸佛如来的方便善巧方法,无非是为了让众生知其真相。佛于世间显现种种患病之相,  是为了告示众生所有的业报都不会让我们丧失信心,让众生不生畏惧,断除一切罪恶行为而修习善行。最终使众生知晓如来法身才是常住不灭,证得佛位其寿命便无限也”。说白了,就是本师释迦牟尼佛在成道前的六年苦行,身形消瘦,受尽大苦,只是一种示现。为了教化度脱众生,以广大慈悲心而行苦行。但是同时  又佐证外道苦行之法不能证得贤圣戒律、贤圣三昧、贤圣智能、贤圣解脱而成其佛果。
故《法句譬喻经》提及:“已成佛的世尊告诉大众,他于无量劫中修习《四无碍经》,其中包括天文、地理、君王治理国家、统领人民的方法,以及九十六种道术。并修得五种神通,可以任意移动高山或使河流停歇,但依然生死流转不休。也从未听说有依《四无碍经》中含括的天文、地理、君王治理国家、统领人民的方法,以及九十六种道术得证涅槃或修道有成者。是故《四无碍经》中含括  天文、地理、君王治理国家、统领人民的方法,以及九十六种道术等种种道术,并非真正的修行。” 

《法句譬喻经》提及:“真正的修行人,断绝生命烦恼之流,內心无欲无求,身口业三业清净。自在的修行人,破除我执、法执,心如虛空,无染无著,欲望烦恼皆得解脱。虔敬的修行人,捨离须发衣饰的好乐,诚心正意如法修行。勇敢的修行人,降伏各种恶业烦恼犹如蛇蜕重生。精进的修行人,断绝世事羁绊,言  语慈悲柔软,恒常修持八种圣道。清净的修行人,远离恩爱尘缘,心不执著,无欲无贪。法喜的修行人,常自独处念道(修道),不乐群聚愦闹,惟好清净涅槃,不入诸趣流转。智慧的修行人,通达宿命,尽除生死轮转因由,清净光明,发起神通(智慧、能力)妙用无穷。”
故《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教迹义记》提及,“众生入道因缘不同,有因苦而修善入道,诸佛欢喜。有因乐造恶,现在受乐命终堕入恶道,故诸佛不喜。犯有杀生等十恶业之人,虽然现世受乐但是命终堕入恶道受苦。如果修习外道之常翘一足而转,或卧在棘刺、或服用沙(包括丹药),或做獐鹿牛马猪狗等畜生观。或投身深谷(包括山中闭关),或抱石自沉,或五热灸身。或自解肢节,或开脑燃灯,或投身沸腾,或江河杀生许愿。或绑缚父母祭  天,或食其粪秽,或啖食瓜果,或数日一食。或以树叶为衣,或以骷髅为璎珞,或以骷髅为食器。或以针刺身为持戒,或相互开膛破肚,洗其肠胃自谓去邪等各种苦行法的话,不但现世受苦,而且世世受苦也。” 
《长阿含经》提及,“世尊把执修行裸形不著衣以手遮蔽,不受瓶缸之食,不受盤食,不受两壁中间食,不受二人中间食,不受两刀中间食,不受两盂中间食,不接受共同聚餐之食,不接受怀孕人家之食,见狗在门,则不接受其食,不接受多蝇人家之食,不接受邀请之食,不接受熟人之食,不食鱼,不食肉,不饮酒,仅用同一器皿,一餐仅一咽,至七餐止,受人增添饭食,不过七次,或一日一食,或二日、三日、四日、五日、六日、七日一食。有时以果为饭食,或是以草为食,或食饭汁、麻米、稴稻,或食牛粪、鹿粪,或食树根、枝叶、果实,或食自然掉落之果。或披衣,或披蓑衣,或披树皮,或以草遮身,或以鹿皮为衣,或留头发,或披毛编物,或穿坟墓衣。或长時间举着手臂,或不坐床席,或经常蹲着,或是剃发留毛须,或是卧于荊棘上,或是臥于果瓜上,或是裸形卧牛粪上。或一日三浴,或有一夜三浴,以无数苦行折磨身体妄想得道之法列为卑鄙之道。 
甚至将成天议论国事、战争、兵杖、大臣、庶民、车马、遊玩、坐席、衣服、饮食(吃喝)、妇女、山海、龜鼈等事的道人视为道混”。
《别杂译阿含经》提及,“身为世尊弟子的波斯匿王时常把身材高大、长着长发、裸形少衣、看似修道的外道误视为罗汉”。《六度集经》提及,“佛法的智慧犹如浩瀚大海,如果只执着钻研旁门左道,犹如盲人,永远无法见到真理”。 

《增一阿含经》也提及,“往昔世尊降世出家后未成佛道之时,先是依大畏山而住。无论有无欲心,衣毛竖立。在极盛热之时,野马围绕其纵横,露其形体仍然静坐。深夜时便入深林中。在极寒之日,哪怕风雨交流,白天便入林中,夜里便露体静坐。若到坟墓之地,便取死人之衣用来覆其形体。若遇宣闹之村,部分捣蛋村民会用木枝塞世尊耳朵,或塞鼻孔,或唾世尊,或水泼世尊,或用土涂世尊身上。但是世尊终不起意(嗔心)。在饥渴之时,甚至吃小牦牛犊子屎。若无小牦牛犊子屎时,便取大牦牛之屎食之。若无任何东西吃时,便以甘露精气相益,存其性命。当无甘露精气(花草露水)食时,便食其麻米。后来每日食一麻一米,导致形体劣弱,骸骨相连,顶上生疮,皮肉自堕,犹如败坏瓠卢。世尊之头亦如骷髅,顶上生疮等。关键是受了如此之苦后,不得上尊之法(佛法不现前)。  即使去方便一下,也会倒地起不来,严重的已不能自起居。尔时有诸天人说世尊快灭度了,有的天人说世尊马上命终,还有诸天说世尊已证阿罗汉。当时的世尊犹有神识,觉得神识已经离身,便迅速入无息禅中。数出入息,以数出入息,觉知有气从耳中出,是时风声如似雷鸣。接着闭口塞耳,使息不出,息以不出,致使内气便从手脚中出。正因为使气不得从耳、鼻、口出之故,身体内声如雷吼,令其神识回归身体(其实修的是数息观法而已)。
世尊继续入无息禅中,但是气尽塞诸孔,便患头额痛。其痛苦犹如似有人以钻钻头,因有神识,故知自己未死。因此转入坐禅,但是息气不得出入,便塞出入息,导致诸息尽集腹中,在腹中旋  转,其痛苦犹如屠牛之家,以刀杀牛,极患苦痛。亦如两健人共执一劣人于火上炙,极患疼痛不可堪忍。其苦疼痛不可具陈。神识尚存,知道自己未死。
但是在坐禅期间,形体不作人色,颜色极黑,颜色似终(死亡)。但是如此苦行,也不得上尊之法(佛法不现前)。接着世尊又选择日食一果,导致身形萎弱不能自起居。看似年龄犹如一百余岁,骨节离散不能扶持。如此苦行非是成道之本,故继续寻找余道。世尊在父王树下无淫无欲,除去恶不善法的基础上,欲想入其初禅。接着在无觉、无观的基础上入其二禅。继续在念清净无有众想的基础上,入其三禅。最后在无复苦乐、意念清净的基础上又入其四禅。
但是如此勤苦求道而不克获。除此,或卧荆棘之上,或卧板木铁钉之上,或悬鸟身体远地,两脚在上而头首向地。或交脚[跳-兆+存]踞。或养长须发未曾揃除。或日暴火炙。或盛冬坐冰。身体没水。或寂寞不语。或时一食。或时二食。或时三食、四食。乃至七食。或食菜果。或食稻麻。或食草根。或食木实。或食花香。或食种种果蓏。或时倮形。或时着弊坏之衣。或着莎草之衣。或着毛毳之衣。或时以人发覆形。或时养发。或时取他发益戴。如是苦行仍不获贤圣戒律、贤圣智能、贤圣解脱、贤圣三昧等四法之本要。此时世尊才悟到不可以羸劣之体,求于上尊之道(解脱之道)。故打算多少要食精微之气,先长育身体,气力炽盛。然后再修行贤圣戒律(非小乘戒律)、贤圣三昧(甚深禅定)、贤圣智能、贤圣解脱之道。
故当在食精微之气  (吃少量食物)之时,一直跟随世尊的五位出家人,便误认为放下前面苦行就是舍弃真法而就邪法,性行错乱,导致远离世尊。而世尊起坐,向东方行,正在想过去久远恒沙诸佛成道之处今在何地之时,虚空天神在上告诉世尊,过去恒沙诸佛世尊。铺坐于道树(心中心法或其他殊胜陀罗尼法)清凉荫下而得成佛。后来世尊在敷树王下铺上草盘坐(持咒),正身正意求其贤圣戒律、贤圣三昧、贤圣智能、贤圣解脱等四法。很快贪欲意解,除诸恶法,在有觉、有观的基础上游志初禅。在有觉、有观除尽的基础上游志二、三禅。在护念清净、忧喜除尽的基础上游志四禅。尔时又以清净之心除诸结使(所有障碍)得无所畏。自识宿命无数来变,便知自己过去无数世事。
或一生、二生、三、四、五生、十生、二十、三十、四十、五十、百生、千生、百千万生、成劫、败劫、无数成劫、无数败劫、无数成败之劫等生死往返如此无数世事。接着以清净无瑕秽的天眼(佛眼),观众生类生者、终者、善趣、善色、恶趣、恶色、若好、若丑、随其行本、皆悉知之。或有众生身修恶行,口修恶行,意修恶行,诽谤贤圣,造邪业本,与邪见相应。身坏命终,生地狱中。或有众生之类,身、口、意行善,不诽谤贤圣,与正见相应。身坏命终,生于人间。是谓此众生身、口、意行无有邪业。世尊都以三昧之心清净无瑕秽,有漏尽,成无漏心解脱,智能解脱。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胎,如实知之,即成无上正真之道(佛位)也。” 

《净心诫观法》提及:“心相者。一念之间就有九十刹那生住异灭犹如电光。尘起识生贪境招报。其中贪欲心有二万一千。嗔恚心有二万一千。愚痴心有二万一千。等分心有二万一千。合有八万四千尘劳。一百八种烦恼。五百四十种受。有九十八种结使。”
《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开示:“
一者由性悭嫉。常网其心缠缚蔽障。令心邪见不得正悟。是名缠缚障碍。
二者由无明影蔽之所障碍。慧眼难开妄惑覆翳。是名缠缚障碍。三者烦恼迷闷贪瞋邪见。处处计着不能信正。堕愚痴坎深着世网。名为缠缚障碍。
四者贪爱五欲驶水常流。惑障迷心垢重缠缚。无明漂没无有歇期。是名缠缚障碍。
五者味魔死节相续无休。邪箭所中盛年夭丧。名为缠缚障碍。
六者忿恨密烟之所熏(火*孛)。于心眼中被所翳障。是名缠缚障碍。
七者贪欲炽火恒所烧然。虎狼之心四向叉撮。名为身心缠缚无明障碍。
八者饮恶魔闷酒醉盖心。吃过失毒药惑乱狂走。是名缠缚蔽障身  心。
九者五盖恼害常被遮碍。覆正智心难可解脱。名为缠缚不得开悟。
十者苦海大河六道四生。轮回五趣无能间断。悭贪在心常受饥馑。出生入死堕于地狱无有绝期。是名缠缚不得解脱。是故十种缠缚者。蔽覆身心障难修持。不得证入菩提佛果。”

《佛性论》提及,“净除烦恼障能慧罗汉果,净除禅定障得解脱罗汉果、独觉果,然只有菩萨可净除诸智障而证得佛果”。《净心诫观法》提及:“随病对治随分解脱。不可口言而得清净。三毒五结。何者偏重。先治重者轻即自差。”《苏婆呼童子请问经》提及:“持咒之人,若起一念,贪嗔痴等诸烦恼与心相合为生死烦恼。只有净除贪嗔痴等诸烦恼心方得清净是名解脱。过去诸佛莫不如此。”故《佛心经》提及:“入慈定门(心中心陀罗尼法,也包括其他陀罗尼门)能摄毗那夜迦为六种善知识。

第一毗那夜迦名为无喜,此人来时令人心中喜怒不定,多行杀法。师即以羼提(忍辱)波罗蜜,摄入慈忍定作慈忍王。
第二毗那夜迦名为幻惑,此人来时心所动乱令人不定,于众法中亦不印受,于动乱时即以禅  (禅定)波罗蜜摄入,号为不动智。第三毗那夜迦名为妄说。此人来时多喜,于绮言中生决定心,于诳语中生直信,于清净中生贪欲心、生染污心令人颠倒。即以尸罗(持戒)波罗蜜摄入,号为善巧方便主,即令此人无所能为。第四毗那夜迦名为执缚。此人来时即令行者翻礼魔王,其此毗那夜迦常与一切魔王共为伴侣,所以现魔大身令归依,摄入信心转动惑乱。既觉知已,即以毗梨耶(精进)波罗蜜摄,号名为大方便王。
第五毗那夜迦名为可意。此人来时令人希望心成就.专行劫剥,广求财物,将为粗用。先以财心,后乃方施其人。常与饿鬼王居野,令此人常无厌足。无厌足已,此一切法力俱失,即以檀(布施)波罗蜜所摄,号为大施主王。从此摄已,贪心亦尽。
第六毗那夜迦名为作伪,其人来时纯辨非法不得正智,多见过患,妄生法相,无利求利,广行异说,为众导首,于正法中起谤  法心。即以般若(智慧)波罗蜜所摄,号为智慧藏王。
还有毗那夜迦名为断修,此人来时一切念心,俱时都尽,昏昏重睡,复生众病,发动外魔,为作内障,令人怖惧,多起妄见,念异法想。如是诸想即以无畏所摄,但行大悲,愿为眷属,其人即自臣伏也”。
可见,仅凭嘴巴功夫是无时得证清净之境的,必须如法修行方有达到彼岸之日。但是在诸障之中,以业障最大,故只有先净除业障,其他障碍自然逐渐消除。


南无地藏王菩萨!
 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 ≌≌佛学世界≌≌ » 一〇九、要明白世尊六年苦行不成佛背后原因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