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揭露:玄空风水的伪劣真相(转)
级别: 金牌会员
UID: 223288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6 点
金钱: 1918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809(时)
注册时间: 2018-05-16
最后登录: 2019-01-16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8 15:48

0 揭露:玄空风水的伪劣真相(转)

一、开篇


这篇文章只写了三分之二左右,而且未加整理(段落尚且无序,甚至格式都没整理好),只能说是一个骨架,是一个形成的思路。但是基于最近不一定可以写好,好些人在问,我也想尽早公诸于天下真理,所以先把这个未完成的文字帖出来,相信文意还是可以表达清的,希望看客不要说你这写的颠三倒四还要发表,知识是给你的,得到了就是这篇文章的价值实现了。这是我的意愿。


本文是对江西一位老人有关揭露玄空飞星风水造假的文章的复述,但本文更着重于用理说话。因避免炒作之嫌,所以这里略去这位老人的姓名。


玄空风水在中国风水界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玄空风水为什么会火?究其原因,是其他种类风水不灵。催生了人们追求传说中的玄而又玄的方法。


二、从《坤壬乙诀》说起


说起玄空风水造假还要从《坤壬乙诀》说起。


什么是坤壬乙诀?


玄空风水的特点就是运用九宫飞星法。玄空给九星编排了数字顺序,在九宫格中,以某一星放入中宫,然后按照,西北、正西、东北、正南、正北、西南、正东、东南,这个顺序,顺排或者逆排九星。比如顺排中宫放1,西北就是2,然后正西就是3……,或者中宫是2西北就是3,正西就是4……,逆排中宫假如是3,西北就是2,正西就是1……。


玄空是将当运星放入中宫,排布好九宫后,看座、向之山飞到的是什么星,然后分别再将座、向飞到的星再放入中宫飞。但是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假如座或向,恰好在24山中的两山交界线的三度度之内,这时飞星的规则是不选该山的飞到的星,而用此山飞到的星规定的替代之星入中宫排布九星。而何星是用何星替代的规则就是《坤壬乙诀》。据玄空传统资料介绍,替星规则一直都是玄空天机密,只是在明末清初玄空宗师蒋大鸿弟子姜垚《从师随笔》泄密出了12山的替星口诀。这个口诀也被四库全书收录,即:


坤壬乙巨门从头出,


根丙辛位位是破军,


巽辰亥尽是武曲位,


甲癸申贪狼一路行。


什么意思呢?


当然注解也是多种多样的例如“关于挨星诀的坤壬乙巨门从头出一句,有解释为坤中升卦,壬中观卦,乙中节卦。升卦为2运,观卦为2。节卦为8运。取8运补2运之偏”等等,都让人摸不着头脑,目前最权威的解释是:


坤壬乙山的替代星是巨门(数字代号2)


根丙辛山的替代星是破军(数字代号7)


巽辰亥山的替代星是武曲(数字代号6)


甲癸申山的替代星是贪狼(数字代号1)


这里只有十二个山的替星规则,而另外十二个山的替代规则一直都不为世人所知。当四库全书版的《坤壬乙诀》吊人口味的时候,我们却从四库全书年代之前,明朝天启1620年左右.<地理醒心录>中第八卷的<青囊奥语>,清朝康熙年间钦定《古今图书集成》,以及叶九升注《地理六经注》(康熙丁卯【1687】)杨筠松《青囊奥语》云: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


根丙辛位位是廉贞、


巽庚癸俱是武曲位,


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初看两个版本的《坤壬乙》长相差不多,差就是每句两个字换了一下所在句的位置。我们姑且称天启这种“坤壬乙文曲从头出”为坤壬乙诀A,四库版“坤壬乙巨门从头出”为坤壬乙诀B。也就是说到康熙之前,流行的版本是坤壬乙A,到蒋大鸿注<地理辨正>一书时,就是B版流行了。当然四库全书在人心目中是更权威的。所以坤壬乙诀B也是比较权威的。因为坤壬乙A诀成于B之前的年代,因此可以确信,A并非是因为对B无法做出正确解释,而编造出来的。并非借B诀的品牌打扮自己。关于天启版《坤壬乙诀》的解释,江西老人做了很简单的说法,概略便是:最早的罗盘没有这么细致,没有24山,只有12地支分的方位,后来汉朝人加入了四维八干,才形成了今天的24山这种样式再后来唐朝有高人还原了12地支这种方式,是把日景24山,重新合并成12份,也就是以前的十二支分法。


天盘壬子同宫(子),癸丑同宫(丑),根寅同宫(寅),甲卯同宫(卯),乙辰同宫(辰),巽巳同宫(巳),丙午同宫(午),丁未同宫(未),坤申同宫(申),庚酉同宫(酉),辛戌同宫(戌),乾亥同宫(亥)。


天启版《坤壬乙诀》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


坤壬乙,便是坤申同宫(申)壬子同宫(子)乙辰同宫(辰)实际就是十二支分法的申子辰也就是三合水局


根丙辛位位是廉贞


根丙辛根寅同宫(寅)丙午同宫(午)辛戌同宫(戌)实际就是十二支分法的寅午戌也就是三合火局


巽庚癸俱是武曲位


巽庚癸巽巳同宫(巳)庚酉同宫(酉)癸丑同宫(丑)实际就是十二支分法的巳酉丑也就是三合金局


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乾甲丁乾亥同宫(亥)甲卯同宫(卯)丁未同宫(未)实际就是十二支分法的亥卯未也就是三合木局


很简明十二支分法的用诀。


显然天启版坤壬乙诀是有理有据的,而且不存在抄袭篡改四库版的可能,说抄袭篡改的话,也只能是蒋大鸿抄袭篡改前人的。


九星五行口诀:


生气贪狼木,伏位辅弼木,延年武曲金,绝命破军金,祸害禄存土,天医巨门土,五鬼廉贞火,六杀文曲水


1、生气(贪狼木)。2、五鬼(廉贞火)。3、延年(武曲金)。4、六煞(文曲水)。


5、祸害(禄存土)。6、天医(巨门土)。7、绝命(破军金)。8、伏位(辅弼木)。


否定了蒋大鸿的《坤壬乙诀》,玄空就是假的吗?


从学术用词上玄空风水也是混淆是非,微信公众号:中国风水研究会。


例如贪狼便是二十八宿的奎木狼(一说斗木獬),贪狼木星这是自古就有的词,在玄空里就成了一白贪狼水。不知道水狼从何来,


再如廉贞廉贞一直是嵯峨之象(凌乱多尖),都是火象,从来廉贞都属火,到了玄空变成五黄廉贞土了


下面具体对比一下古往今来一直使用的九星的五行和玄空九星的五行


生气贪狼木,天医巨门土祸害禄存土六煞文曲水,五鬼廉贞火,延年武曲金,绝命破军金,左右辅弼木


一白贪狼水,二黑巨门土,三碧禄存木,四绿文曲木,五黄廉贞土,六白武曲金,七赤破军金,八白左辅土,九紫右弼火。


玄空九星的五行来自八卦的五行属性。坎卦属水所以一白贪狼属水,坤卦属土。所以巨门属土,震卦属木,所以三碧属木等等,包括顺序也是后天八卦的顺序。这里有个疑问,莫非坎卦还叫贪狼?坤卦还叫巨门?


据我所知贪狼、巨门等等这些名词早先用于翻卦换爻的称谓,某卦变为某卦是吉是凶,而不是固定的某卦就是吉,某卦就是凶,玄空说九星是北斗七星及其二伴星,试问八卦是北斗七星?乾卦为天,坤卦为地,莫非北斗中的那两颗星就是天地?水火也出自北斗之象?


北斗运用的是紫微斗数?


玄空飞星里还有颜色之说,168为白2为黑3为碧4为绿5为黄7为赤9为紫。


1坎、6乾、8根三吉星让我想起了奇门里的休、开、生三吉门很巧,也是坎、乾、根三个卦。进而又想到了奇门的九宫格,貌似玄空九宫格用了它的棋盘吧?难道玄空飞星和奇门还有渊源?


种种迹象表明,这么多名词的巧合,而性质有变,是后人蒋氏抄袭于前人,还是前人剽窃蒋氏真传?打乱古往今来的基本属性居心又是何在呢?


“玄空风水”“借”用了很多门类的内容和形式,就好像蒋大鸿象棋也下不好,围棋也下不好,干脆拿了一张军棋的棋盘,放上象棋和围棋玩。结果围棋高手傻了,象棋高手也傻了,不知此人何方神圣。


玄空风水在实际运用中不可否认有一定淮确度。正如卜卦一样,占同一件事,你起卦得到的未必都是一个卦(即便同时,你找两个卜卦高手一起起卦也很难得到同一个卦),但是结果只有一个,无论起什么卦,最后都应归结到一个正确的结果上才是卜卦者的神奇。不可否认,绝大多数易学人在灵感力上是比非易学者灵一些的,这种灵感力类似说的第六感。当卜卦者占卜某事看到生成的卦,灵感力就会引导他往吉方面解释或往凶方面解释。当一些长时间研究占卜学的人接触很多“解卦理论”后,机械的运用解卦理论,而抛弃灵感力的诱导,便会失去淮确度,这就是为什么占卜老手不如初学者的缘故。卦没有起错的,只有解错的,铜钱的落下,并无鬼神扳动他的反正面,一切都是偶然,也是自然,占卜任何事,你都可能开出六十四卦的任何一卦,关键就看你灵感力怎样去解读这个卦的内容了。事实证明,一般人的灵感力是靠不住的。占卜在国政的占卜最后出现是在秦朝,以后便消失在了庙堂之外。为何?因为屡占屡不淮,我们可以确定,秦朝之前君主请到的占卜师也不会是草包,也应是当时的“高手”,秦朝以后最终弃之不用,最好说明了此种方法的“无用”,换言之“不灵”。


玄空飞星既然为我们提供了数,即便没有数也提供了类象,无论他学术如何,只要有卦可让灵感力附着,还是会有一定淮确度可言的。


从实际而言,蒋大鸿和后来的章仲山是毫无关系的,而沉竹礽生拉硬拽把章仲山与蒋大鸿撮合成师承也是很好玩的。在这群土多的人以讹传讹中,章仲山从“据称能请得他勘宅的人,子孙无一不兴盛的。”一直传到“章仲山此人只为自己家做风水,几乎不愿为别人做风水,也不愿传徒弟,而为他自己做过风水后,他的财产几乎占了整个无锡的一半”既然人家都是富有半个无锡了,沉竹礽那点“重金”,章家后人会看在眼里?会因为这点“重金”泄露富有“半个无锡”的发财秘籍?把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说成是一脉相承,遥接蒋大鸿衣钵,章仲山的老师是谁沉竹礽知道吗?蒋大鸿案例并无权威史书、学术书记载。只是在署名姜垚《从师随笔》有记提及。下边引一篇,玄空学者宗龙子先生写的文章:


《从师随笔》揭伪--蒋公梦赐宗龙子,姜垚沉冤呼昭雪


A、姻戚某氏,其家广延地师,十余年得一地,堂局极美;康熙二十三年甲子扦,时在一运,系壬山丙向。葬后不一年,全家患疫死,子姓争讼,事至今未息。杜陵夫子来,登山观之笑曰:“地固美,惜犯反伏吟,葬之祸至无日矣。”


宗龙子注:杨公曰“不向龙身观出脉,又从砂水断灾祥”。《龙到头口诀》曰“堪叹世人无知识,反将龙神当弃物,只将穴中所见收,下之遭毒实堪忧”。杨公又曰“本山来龙立本向,反吟伏吟祸难当”。可见凡得杨公真传的人,其理皆是千古一揆的,皆是以“龙”为主,必定不会在“穴中所见”而论长道短的。杨公对“反吟伏吟”的先决条件,也是讲得很清楚了,先是“本”山来龙,立了“本”向,才是反吟、伏吟!也就是说反吟、伏吟完全是龙与向的关系。


台湾省的钟义明大师说,沉氏玄空是名满天下的,连谈养吾大师在当时都只能是郁郁终身,可见真理是依附于权势的,谁的地位高、权力大,便是谁说了算,历史演续至今日,仍旧未见得真理就可以大行于天下,否则杨公玄空风水,青囊五经及撼龙、凝龙二经为什么仍然是暗然无光!不为世人所重呢?而伪经、伪术却是逢勃发展,时时推陈出新。


《地理辨正》是蒋公的大作,是杨公的真传,蒋公的作法,又怎会是将“穴中所见收”的俗师所可同日而语呢?


首先,姜公子是蒋公的高徒,能贯通《青囊奥语》,写成《平砂玉尺辨伪括歌》,就说明姜公子已经深得杨公全部经旨,因为杨公全经,皆是以“龙”为主要线索而惯串全经,岂会写出“弃龙就局”,只将“穴中所见收”的《从师随笔》出来。所以此《从师随笔》或许是后人伪造或者是经过删改而成的。


此一例经十余年广延地师,而只得个堂局极美!也难怪其葬后大凶争讼不息。姜公子乃明师手笔,你看他所写的《平砂玉尺辨伪括歌》是多么的精妙,泄尽了天机要妙,岂有一处含糊来着,其曰“阳脉出身阳到底,阴脉出身阴为宗”岂不正是杨公所说“寻龙过气寻三节,三节不乱是真龙”的最好诠译吗!


B、垚问珠宝火坑之别。师曰:“通则为珠宝,不通为火坑。而或轻或重,正在珠宝火坑之间,在人心悟而已。谚云‘我葬出王侯,人葬出盗贼。同一山水,在辨之早也’。”


宗龙子注:《青囊奥语》“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通则为珠宝,不通为火坑,这还需要蒋公作答吗?村夫都知道,精通杨公风水,安葬好祖坟者会兴旺发达,名满大江南北的蒋公又怎会作出如此幼稚的答复!通则是通,不通就是不通,又怎会正在珠宝火坑之间呢?杨公曰“明得阴阳两路行,富贵达京城;不识阴阳两路行,万丈火坑深”。所以珠宝与火坑,只在能否识得杨公的“阴阳两路”而矣,这是杨公玄空经盘二十四路的秘法,又怎会是飞星所谓【辨】山水的得时与不得时!


历来注解杨公经文的著作不少,除了杨公一脉传承之外,未有一家能真知杨公“阴阳”是指什么的!绝大多数都是在七拼八凑,弄不懂的就自创绝招,并名之曰秘传口授,以欺世人,杨公经旨,理浅而精,真所谓大道至简,没有一丝勉强,自然而然。其理是天地自然之理,其数是天地自然之数,其法是天地自然之法;是以无法为有法,以无招胜有招,所以杨公玄空风水无它,就是江东、江西、南北三卦而已。


C、垚问纳甲之法与挨星合否?师曰:“是一是二,今之纳甲不过言其体尔,用玄空方是真纳甲。”


宗龙子注:姜公子深得蒋公真传,精研杨公经旨,注释《青囊奥语》,难道他就不懂《奥语》:“明玄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寻纳甲”之句吗?杨公明明叫你不须寻纳甲,而时下的大明师,却大搞纳甲原理,当然就是与杨公经旨背道而驰了。


姜垚《平沙玉尺辨伪总括歌》:“纳甲本是卦中玄。用他配合皆无益。堪笑三合及双山。玄空生出并克出。更有禄马及赦文。咸池黄泉八曜杀。庸奴祇把掌上轮。误尽天涯总慧客。劝君莫听此胡言。五行别有真消息。”


蒋公得授杨公真传,洞释阴阳之理,深通三般卦原理,又怎会答出“纳甲不过言其体”的错误指引,而有失杨公真旨呢?《地理辨正》处处开启后学,只不过是后人太过贪婪,妄图秘诀,所以往往失去杨、蒋二公的真旨,而被一些不知来历的伪造口诀所蒙蔽,从而失却了杨公经旨方向,离杨公经旨愈来愈远矣。


D、我师在魏相国家中得秘笈,诸法皆能了了,独于北斗打劫未载。故注天玉经不敢载明。一日告余:“北斗打劫即坎离二卦是也。余穷思深究,知用坎者与巽兑成三般卦,用离者与乾震成三般卦。再问之,先生微笑,仅谓‘子可与言道矣,思过其半矣’。”


宗龙子注:《天玉经》内传·下“识得父母三般卦,便是真神路;北斗七星去打劫,离宫要相合。”蒋公曰“识得三般卦父母,已是真神路矣”。仅此一句,蒋公已经将七星打劫的精髓道尽,坎离者,即先天的乾坤是也,乾坤者大父母,万变不离其宗是也。


余穷思深究,知用坎者与巽兑成三般卦,用离者与乾震成三般卦。再问之,先生微笑,仅谓‘子可与言道矣,思过其半矣’。显然,此句与蒋公注解意旨不符,蒋公明白地说出七星打劫是三般卦父母之事,而此处《随笔》又用后天八卦来解,杨公《宝照经》已经明确地表态--“八卦不是真妙诀、错将八卦作先宗、时师但知讲八卦”,所以《从师随笔》必定藏伪。《从师随笔》处处有失杨公经旨,处处曲解蒋公本意。


E、甲子年,杜陵夫子为刘姓卜寿藏,图中注明:“甲申后二十年,除力士五黄加临外,年年可葬,惟不可兼巳亥,兼则气不纯。”余询师何故,但笑而不答。


宗龙子注:以姜公子治学的精神而论,只看《奥语》及《括歌》即知,其是一丝不苟的。而作为重要的《从师随笔》日记,竟然大都有头无尾,或有尾无头,段段话都是写得没头没脑的。记述一个寿藏图,既无龙!无水!也没有注明所立何向。作为一个专业风水名人,能讲得过去吗?如此日记,如此案例,只将穴中所见收,也只有庸俗无识的伪风水师才会写如此的日记。


F、丙寅年复为余家卜一地,图说亦如是。因询之,师曰:“子学尚不足以语此,以待来年。”


宗龙子注:此条之理同上。


G、戊辰年,杜陵夫子又游越,余又询之。师曰:“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余始恍然。自后余从事《奥语》,开山有斧矣。


惟《奥语》仅言十二山,且非字字可以起星,其他十二山总未能得其口诀。时,我师将葬亲于余姚,无资购地,余以二千金报之。使者归,授余以“子癸并甲申”口诀二十九句,乃知“子癸甲申贪,卯乙未坤壬巨,辰戌乾亥巽巳武,酉辛丑根丙破,午丁寅庚弼。”来书谆谆告诫,谓:“此秘中之秘,惟子可以知之,慎勿泄漏一二也。”


宗龙子注:第一,以蒋公收徒的严谨,蒋公葬亲哪有其徒不参与凭吊的?这就是不孝啊!古人的师徒如父子一样。第二,以蒋公天律有禁之个性,竟这么轻易地将“秘中之秘”交之于“‘使者’之‘外人’”手里。第三,如此“金钱”交易法,也有损蒋公品德。故知蒋公不可能传下:“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这样的伪诀。


姑且不论其《坤壬乙诀》的对与错,师曰:“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余始恍然。自后余从事《奥语》,开山有斧矣。此一段话大大失却杨公经旨,杨公曰“先定来山后定向”,又曰“向水流归一路行”,又曰“前兼龙神前兼向,联珠莫相放;后兼龙神后兼向,排定阴阳算。”又曰“来山八卦不知踪,八卦九星空。”又曰“五行山下问来由,入首便知踪。”《龙到头口诀》“先看来脉与来窟,天地阴阳从此出。”寻龙定向,杨公只有一法--阴阳而矣,绝对没有第二法门!有者皆是伪造。微信公众号:中国风水研究会。何来“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若此再不能辨真伪,杨公真是泉下不能安枕了。


《天玉经》:“父母阴阳仔细寻,前后相兼定;前后相兼两路看,分定两边安。”蒋注:卦有卦之父母,爻有爻之父母,皆阴阳交构之妙理。此节前后,指卦爻而言;一卦之中为父母,卦前卦后,偏旁两路,即为子息、,若不仔细审察,恐于父母之胎元不真,而阴阳有差错矣。--你看杨蒋二公的兼前兼后,皆就卦爻阴阳两路而言,与“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哪扯得上半点关系呢?


如果仅就堂局上取裁立向,可以任意的兼左兼右,这个向不合旺山旺向,就用那个向,挨到它是旺山旺向为止,岂不是遍山岗皆是大地,随处皆可取裁。总之八卦八方,总有一个向是可以与八方砂水相配合的,如果是如此,杨公就不会说“不向龙身观出脉,又从砂水断灾祥”了。杨公到今,千余年了,为什么还未能觉醒!因为家家有秘传,师师有口授,所以反将杨公风水真诀抛之脑后了。


还有“子癸甲申贪,卯乙未坤壬巨,辰戌乾亥巽巳武,酉辛丑根丙破,午丁寅庚弼。”的起星口诀,荒唐之甚。与姜公子所注的《奥语》牛头不对马嘴。姜公子讲得清清楚楚,非尽巨门而与巨门为一例,非尽破军而与破军为一例,非尽贪狼而与贪狼为一例,非尽武曲而与武曲为一例。


姜公子《括歌》云:“眼前夫妇不识得。却将寡妇守空房。”又说“曾公说个团团转。一左一右两分张。明明指出夫和妇。有个单时便是双。二十四山双双起。八卦之中定短长。岂料庸奴多错解。干支字上去商量。”而庸师都错解了,既然是庸师错解,哪是当然的,可是现代的国际级大师也都错解了,而错解的理论,竟然也精淮无比,大家知道是为什么吗?我在《真命运与假风水》一文中将有深入的探讨。


H、庚午年,《奥语》告成,杜陵夫子又来越。谓余注识掌模二句,未免显露,乃改正之。


宗龙子注:杨公曰“识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姜注:“山龙结穴,必有太极晕藏于地中,此晕变化不同,而其理则一,非道眼孰能剖露哉。”《三格辨》:“世人所指太极,乃外象之太极,我所论则内相之太极。”


连《坤壬乙诀》姜公子都披露了,此一句也只不过是言穴内太极晕而矣,此伪造者故作神秘之语。


I、“城门”一诀,可以意会,不可言传。今二运,有葬酉山卯向,以根方有水作城门。杜陵夫子以同元可用,因此气无异中宫之气,亦犹城门也。然余思之:“八国城门锁正气”,当用八国为然。


宗龙子注:杨公曰“五星一诀非真术,城门一诀最为良,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


蒋公曰“前章既言一卦下穴收山出煞之义,此章又直指城门一诀,杨公此论,真可谓披肝露胆矣。此盖五星之用,其要诀俱在城门,识得城门,而后五星有用,于此作二宅,无不兴隆者矣。城门一诀,与龙身出脉,正是一家骨肉,精神贯通,能识城门,乃能观出脉,能观出脉,便能识城门。故笑世人不识此秘,而妄谈卦例,从砂水上乱说灾祥也。此以下,皆杨公镂精抉髓之言,得此便是陆地神仙,父子不传,夫亦师传之禁戒如是,岂敢违哉。”


大家看看《从师随笔》上杜陵夫子对城门解说之意,与他在《地理辨正》的解说,相去何止霄襄,显然不是出于蒋公之意,伪造之证据确凿。蒋公所谓识得城门,然后五星有用,已经将城门用法的精髓真诀透出,并无迷语,只是世人自迷而矣。


城门一诀,与龙身出脉,正是一家骨肉,精神贯通,能识城门,乃能观出脉,能观出脉,便能识城门。蒋公救世之心真是天日可表,蒋公又何惧于天律有禁!世人不自悟而见怪蒋公,《龙到头口诀》所谓“堪叹世人无知识”而矣。


以同元可用,因此气无异中宫之气,亦犹城门也。此一句明人一看便知是著者伪造出来的,与蒋公的城门、五星、出脉、一家骨肉,风马牛不相及,只不过是为某某风水编证据而矣。城门的关键在“五星”,所以杨公说“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城门是立宅的,不是穴中所见收的。


J、杜陵夫子谓杨圣倒杖之法,并无第二法门,不过知元运旺于何宫,在何宫葬之,则自然之阴阳已得,何必再用罗经。


宗龙子注:杨公经旨不过“龙要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位”而矣,不用罗经,又如何知道龙从何来,当立何向,水从何方来,又从何方去,杨公全经,皆是罗经要旨,是操作罗经的秘法,可惜世人支离曲解,断腰取义,大失杨公经旨。


蒋公曰“葬着旺龙当代发。”如何排龙?何者是旺龙!何者是衰龙!杨公曰“识得阴阳元妙理,知其生旺衰与死;不问坐山与来水,但逢死气皆无取。”现今被飞星发展为“穴中所见收”的收砂收水法,并视之为无上秘宝。大家为什么不想想看,你罗经下在穴中,如何测得穴后数节外来龙的二十四山方位,从而用挨星来定其旺衰。杨公又说“寻龙过气寻三节”,又曰“三节两节不须拘”,这样才能知其是不是真龙,才会去实行“次察血脉认来龙”,否则是无脉无气的假龙,又何必去察什么“血脉”而多此一举呢?无极子所谓“堪叹世人无知识,反将龙神当弃物,只将穴中所见收,下之遭毒实堪忧”,就是这个道理。


K、杜陵夫子谓:“最难识得者是天心,然天心在我掌中,我欲如何,天心便如何,此所谓人力胜天也。”


宗龙子注:《奥语》曰“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蒋公是个有德之名师,虽然精通阴阳元运,应该不会逆天而行。蒋公又曰“葬着衰龙忧败绝。”其又如何能“人力胜天”呢?


天心在我掌中,我欲如何,天心便如何,真够狂妄!!!如果是这样,蒋公又怎会讲葬着衰龙忧败绝?!难道蒋公就不会将衰龙由衰变旺吗?从而人力胜天!道法自然,不可勉强啊!


L、江浙近日伪法日出,最奇者为起星之法,自《辨正》出,始有王道可循矣。师嘱余作歌以正“平砂玉尺”之伪,歌中仅言装卦,未言挨星也。


宗龙子注:此一条又是飞星风水编造出下卦与起星之别的窍门。飞星风水将“装卦”误解为下卦,为正向时飞星之用,起星则为兼向时飞星之用,真可谓别出心裁。也就是由此点可知,他们全部都未曾真正去读《括歌》,不知《括歌》其实是在讲排龙,所谓“装卦”,只不过是讲用罗经格龙、测水、定向,看其是什么卦气,然后用玄空大卦配合雌雄的全过程而已。请看下面《括歌》的节录:


姜垚《括歌》曰:“八方位位有真龙,爻象干支总一同,山脉阴阳分两界,此是天然造化功,阳脉出身阳到底,阴脉出身阴为宗,从无伪来并伪落,岂有贵*分雌雄。……五行相生与相克,此是后天粗粝质,山川妙气本先天,生不须生克非克,木行金地反成材,火入水乡真匹配,南离炉冶出真金,阴阳妙处全须逆,原说五行颠倒颠,庸识之辈何能识,先天理气在卦爻,生旺休囚此中出,量山步水总一般,立向收砂非二格。……五行别有真消息,雌雄交构大阴阳,月窟天根卦内藏,此是乾坤造化本,会时便号法中王,曾公说个团团转,一左一右两分张,明明指出夫和妇,有个单时便是双,二十四山双双起,八卦之中定短长。岂料庸奴多错解,干支字上去商量。误起长生分两局,会同墓库到其方。未曾晓得真交构,那里怀胎唤爹娘,我即汝言来教汝,阴阳指气不指方,甲庚丙壬是阳位,有时占阴不唤阳,乙辛丁癸是阴位,有时占阳即唤阳,阴阳亦在干支上,不用排来死煞方,眼前夫妇不识得,却将寡妇守空房。”


此处“甲庚丙壬是阳位,有时占阴不唤阳,乙辛丁癸是阴位,有时占阳即唤阳,阴阳亦在干支上。”此绝对不是玄空飞星的运星入中,如一运一入中,六飞坎宫,即原来的壬子癸已经变成了戌乾亥,也就是说原来的壬为阳,现在是戌为阴了,原来的子癸为阴,现在变成乾亥为阳了;如果是这样理解,则永远无法进入杨公之门,永远不知杨公“雌雄”的真旨了。此“装卦”并不是玄空飞星的“下卦”,而是“阳脉出身阳到底,阴脉出身阴为宗,先天理气在卦爻,生旺休囚此中出,五行别有真消息,雌雄交构大阴阳,月窟天根卦内藏,明明指出夫和妇,有个单时便是双”,这一翻话,姜公子明明是讲排龙,确实与飞星毫无关联。


因此,立向是不能按挨星天、地、人三元阴阳立论的。《宝照经》:“乾坤根巽脉过凹,节节同行不混淆。向对甲庚壬丙水,儿孙列土更分茅。”由此可知乾坤根巽之脉,也可以立甲庚壬丙之向,这不是天元龙立地元向了吗?故杨公经旨,并不是天元龙,立天元向,收天元水,拨天元砂。足见杨公并不全部是按天、地、人三元阴阳取用的。所以蒋公也说:“此阴阳非交构之阴阳”,因此,不得不仔细辨别。


《宝照经》:“子午卯酉四山龙,坐对乾坤根巽宫。莫依八卦阴阳取,阴阳差错败无穷。”此处杨公又提出天、地、人三元阴阳,并不是从先后天八方位论定,而是从先天八卦一索二索三索而定,所谓“百二十家渺无诀,此诀玄机大祖宗”。皆从“一生二兮二生三,三生万物是玄关”的太极生生中来。


而杨公在《都天宝照经》中,首先也否定了诸家的阴阳。其言摘录如下:子午卯酉四山龙,坐对乾坤根巽宫;莫依八卦阴阳取,阴阳差错败无穷;百二十家渺无诀,此诀元机大祖宗。八卦不是真妙诀,时师休把口中歌;败绝只因用卦差,何曾依卦出高官;阴山阳水皆真吉,下后儿孙祸百端。莫把天罡称妙诀,错将八卦作先宗。时师但知讲八卦,却把阴阳分两下;阴山只用阳水朝,阴水只用阳山照;俗夫不识天机妙,自把山龙错颠倒;胡行乱作害世人,福未到时祸先到。


天上三奇地六仪,天有九星地九宫;十二地支天干十,干属阳兮支属阴;时师专论这般诀,误尽阎浮世上人。


所以我们不能再从干支与先后天八卦上论阴阳,千年以来为什么只有少数人才能得到真传而破解杨公经文,因为绝大多数的人皆以干支与八卦论阴阳之故。所以偏离了杨公经旨。那么,杨公的阴阳在哪里呢?讲到这里,大家应该自悟了,何者为真,何者为伪,杨公已经清楚地告诉了你,你为什么还去瞎撞呢?还要坚持错到底呢?


M、向首天盘一字入中,谓之“入囚”。囚则为祸甚烈,胜于上山下水,我乡赵姓一地,巽山乾向,元至正四年葬,后出尚书二人,科甲迄今未绝。此等山向气运最短,何以如此绵长,怀疑既久,同师相之。师曰:“前面有水放光,此囚不住也,反作悠久论。”


宗龙子注:仅一巽山乾向,就科甲迄今未绝。如此高手,当然会视杨公为无物矣。


《地理辨正》是蒋、姜二公所作,难道他师徒二人就没有读着杨公所说“一代风光一节龙”这一句。而要另创新招--“入囚”绝技,来应付东家混饭吃。如此说,悠久不悠久,只在于囚与不囚了,与龙的节数没有关系了。请看看蒋公《阳宅指南》的说法:


双兑交流入巽宫,碧方真气室居东;百二十年朱紫贵,祖孙父子受皇封。坎离之水二龙交,立宅中间甲第高;轮转三元无替谢,儿孙世世产英豪。二水交流是巽乾,两枝花蕊一时鲜;运到满门朱紫贵,衰时片瓦不招椽。二水离方入坎宫,尽头一宅夹其中;双龙气脉来相会,此宅三元贵不穷。二水同流坎上来,傍南作宅是离胎;下元一发如雷疾,兄弟双双近鼎台。我为指出兼龙穴,八卦正偶同一诀;此中秘密有玄机,千里毫厘细分别。离宫丙水字兼巳,行到中元贵无比;下元衰气四十秋,官禄无闻宅半毁。离宫丁水字兼未,行到中元期富贵;此宅三元永不衰,微微左右分官位。四水归朝会四龙,居中作宅是仙宫;不分元运时时发,瓜跌绵绵奕叶重。朝南之宅正门开,此是离宫紫气来;宅深七赤下元旺,匾浅中门未足胎。离门中道路重重,直引离风至寝宫;此宅下元多旺气,更无瑕玷损春容。正门离上路偏东,转入深闺巽气浓;下元家道虽然旺,闺内须防灾病重。离门两路夹东西,并引离风两不倚;只要宅深收气足,下元此宅发无疑。


此一段蒋公对阳宅的兴衰分析得细致入微,何来囚与不囚之说呢?其兴衰皆在龙、水门、路的收气得失上分辨,才是风水的根本所在,囚与不囚乃弃本置末的说法。其伪不辨而自明。“双兑交流入巽宫”就知道其“有百二十年朱紫贵”,明明是从龙、水卦气就可以得知其兴衰成败了,蒋公的真传又怎会有向星入中为囚的说法呢?“离宫丙水字兼巳,行到中元贵无比;下元衰气四十秋。”蒋公从丙兼巳水,就知道中元大富贵,而下元只败四十年,却还有二十年不会败。“朝南之宅正门开,此是离宫紫气来;宅深七赤下元旺,匾浅中门未足胎。”蒋公从开午门,就知道七赤下元旺。根本就无须知道向上何星入中!蒋公真神人也。


N、凡到山到向之地,则向星天盘之字入中为囚,又星会合向首,则以向盘飞星到山之字为入囚,此杜陵夫子所恒言也。


宗龙子注:杨公有一段十分明确的经文,是详言世代盛衰久暂的,节录如下:


一龙宫中水便行,子息受艰辛。一龙即是二十四龙中的任何一个龙,即是一节龙符合阴阳之义,杨公说寻龙过气寻三节,三节不乱是真龙,此处仅得一节龙合阴阳,而且水又出卦不合阴阳,即是雌雄不能配合,阴阳不能流通,所以就不成真龙穴。葬得如此假龙假穴,当然不会有富贵。但水主财禄山人丁,因能得一节龙合阴阳,即有人丁相继;而水却不与龙的阴阳相合,当然子息就会贫而无财,必受艰辛。四三二一龙逆去,四子均荣贵。此处的四子均荣贵,并不是四个子之义,也不是四房子孙,而是【四代】子息之意。四三二一之义,古人格龙,多是从少祖山处一路追寻到父母山的,即少祖山为第一节,中间节数为第二节、第三节,父母山落脉则是第四节,然后成星开面结穴。反过来,如果我们从父母山处往少祖山数,则是四三二一龙逆去了!一代风光一节龙,所以才有四代均荣贵的久远。所以龙如果不能节节合阴阳,就必不是真龙,就必不会有荣贵可言了。


龙行位远主离乡,四位发经商。龙行位远,就是四三二一龙逆去之义,就是从父母山倒数行去,一直到少祖太祖,故谓之远。为什么龙行位远会离乡呢?上句既然说有四节龙,而初节所行卦运就是父母山一节,所谓一代风光一节龙是也。因首先发的是父母山一节,父母山后的第三节、第二节、……、就是龙行渐渐位远了,时间发得久了,子孙多了,所以当发达到祖龙节数之时,就会有很多子孙都往外面经商发达去了。四位发经商,也不是指有四个子孙经商发达之义。四位当指【东南西北】四方之意,即是说经过了四代的昌盛,其后代子孙四面八方皆是。


大家还要不要讲入囚!杨公的悠久不悠久,岂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O、杜陵夫子每谓:“今日伪学所持之蒋盘,在起星一层除坤壬乙根丙辛巽辰亥甲癸申十二字外,子禄、丑弼、寅辅、卯禄、巳文、午弼、丁辅、未禄、庚辅、酉弼、戌文、乾文,无一字合法,指为余所定妄矣。


宗龙子注:杨公大声疾呼,莫依八卦阴阳取,阴阳差错败无穷。八卦不是真妙诀,时师休把口中歌,莫把天罡称妙诀,错将八卦作先宗。时师但知讲八卦,却把阴阳分两下。


《沉氏玄空学》中沉公搞尽脑汁地去解“坤壬乙诀”,就是逆着杨公的旨意而行,总在“八卦”上做功夫,所以才会有高智商的人,作出低智商的事来。他说“坤壬乙”即是二一三,其对宫即“根丙辛”是八九七;此二一三与八九七,岂不就是后天八卦数了,沉公一开始就错了,尽管其解说得天花乱坠,总是徒劳无功,误己误人。当代的众多大师,也就自然而然地陷进了其中而不自觉,可惜啊可惜!


P、一日,从杜棱夫子游,饥甚,见一老者,道貌岸然,向乞食焉。入其书斋,置罗盘于几上。老人见之,未通姓氏,即驳此盘之误。老者乃持一盘出,曰:“此蒋先生盘也,其用法惟吾知之,奈天律有禁,不可妄传也。”余询老者,何处见蒋,答曰:“昔年官吴中,执贽为弟子,此盘先生所亲授者也。”师大笑不止。余年少不能忍,乃曰“此蒋先生。”老者力诋余之谬。时,师手中执柏乡相国所书便面,始姓氏,且与余家有年谊,杀鸡为黍而肃客焉。席间,谈当时为人所绐情形,状甚懊丧。次日,相其所卜墓兆,所扦者,咸误于星卦混合,故葬后,家道日见萧条云。老者乃随师来余家,信宿始归,师授以“颠颠倒”一诀。


宗龙子注:天之旷大,无奇不有,不过仅就编故事而言,天下之人,也难能出其右了。因为杨公玄空风水的大用,只在三般卦上。虽然有“星、卦”之名,却只为先后天体用之区别而已。星是星、卦是卦,星是九星为的后天之用,卦是经盘卦爻为先天之用,俗所谓“下卦与起星”,似是而非,须识辨别。


以蒋公不苟的个性,既然天机不可泄,又如此轻易地授以“颠颠倒”一诀;又“颠颠倒”一诀。竟然被一老者一夜间就能精通,而有“文学家”水平的台湾省钟义明大师,却花费了毕生的精力去研究。是不是也有点夸张了!


还有蒋氏一脉真传下来的唐正一大师,其所著《风水的研究》一书中,有关于授徒规仪的论述,分三次共抛九次阴阳教,是如何的郑重其事,岂会是信宿始归,师授以“颠颠倒”一诀那么轻率。


杨公的罗盘,又有谁真正见过呢?与时下的罗盘又有多大的差别呢?但可以肯定,杨公的罗盘非常简单,绝对没有五花八门的东西;更没有现代高科技的度分秒,三百八十四爻,二十八宿度数,因为杨公经旨,所讲的全是罗经的法门,杨公曰“父母阴阳仔细寻,前后相兼定;前后相兼两路看,分定两边安。”


Q、余师门,丹阳张孝廉仲馨,号野溪,师授以天星选择。谓之曰:“峦头不佳,理气不合,天星亦无用。峦头本也,理气末也,天星末之又末也。”


宗龙子注:杨公经旨既然是教你格龙、测水、定向的,那么所格的龙不是峦头的龙吗?所测的水不是形势上的来去水吗?杨公又何曾教过大家将峦头与理气分开来用过呢?所以杨公有《地理辨正》的【五经】传下,又有二【龙经】传下,绝不偏颇。蒋公师徒皆名门望族,不是秀才即进士及第的高才生,加之能学天星择日的人,当然也蠢不到哪里去。必定不会将峦头与理气分开来用。


R、夫子寡言笑,一日谒黎洲,黎洲未之奇也,我师从不二谒。黎洲自卜寿藏,我师时在余姚,遣其子百家持图,请我师鉴定。师即信手书数千言,反复论其地之不合时。黎洲见之,曰:“何蒋生之深于易哉!”次日,访师于寓次,坚请卜地。时欲归云间,固辞焉。


宗龙子注:黎洲未之奇也,即是说黎洲没有拍蒋公的马屁,没有奉承蒋公;既然未之奇也,跟着又“遣其子百家持图,请我师鉴定。”


请一个连自已都不相信的人鉴定寿藏图,看来黎洲也是个没有主见的大名人罗。但作故事,用大名人则肯定多人相信。


S、我师尝谓:“得吾术者,时时当懔天律之可畏,宜效金人之三缄,不漏片言。如有狂妄子弟,妄诋吾术,其人必有阴恶,汝辈万勿计较,姑听之可也。”


宗龙子注:如有狂妄子弟,妄诋吾术,其人必有阴恶。此蒋公咒人之术,真可谓高明绝顶,而且又毒得出奇!只要人家讲他一句闲话,其人即必有阴恶,真是可惊、可惧、可畏之极了。汝辈不用出声,放长眼来看他如何死!这与骂街泼妇有何两样?


蒋公《地理辨正》已经将杨公经旨讲清清楚楚了,如城门一诀,他说识得城门,而后五星有用,城门诀讲出来了。七星打劫法他也讲了,识得三般卦父母,便是真神路,正杨公所谓“只是自家眼不的,乱把山岗觅”是也。你自己无缘相见,悟性又低,却来见怪蒋公。这是什么天理!


T、一日,余从夫子在昌安门外,见某家下葬。土公皆曰:“蒋先生来矣。”主人问:“蒋为谁?”土公皆曰:“地仙也。”地师数辈咸嗤以鼻,谓主人曰:“即天机不可泄露之蒋大鸿也。”若辈见我师曰:“如此好地,天之所与也,不费汝泄漏天机。”主人并夸其地龙穴山水之美。师唯唯。土公有识余者,默告之曰:“地系丑未兼根坤,前三年,蒋先生为人葬一地,用丑未山向,今其家日见兴隆。内有一地师欲抄蒋先生老文章,拟用单向,主人与其余地师皆不敢,聚讼纷纷,始兼三度。”师告知。师曰:“主人死矣!犯五黄会力士,焉得不损人丁!”葬后未五日,主人坠马死。


宗龙子注:上一则论说了蒋公咒人之毒,此则印证蒋公咒人之灵验。


众人皆认识蒋公而唯主人问蒋公是谁。地师数辈咸嗤以鼻,天下的地师也实在是小气鬼。上面说错拜蒋公为师而不自知,可见趋之若鹜。此则说“咸嗤以鼻”,真可谓前后呼应,对比鲜明,衬托得淋漓尽致。


U、沉孝子,东关人,亲死下葬,地师为之立辰戌兼乙辛山向。夫子与余过此,孝子抚棺大哭,其状甚惨,师询观者,知其孝行,为之立乾巽向,葬后十年,孝子以商起家,积资十余万。生子数人,皆容貌魁伟,聪明过人。葬时,为上元甲午春。


宗龙子注:上一例众人未能奉承蒋公,却“咸嗤以鼻”,蒋公即曰其主人死矣,葬后未五日,主人坠马死。此则全村无人识蒋公而没有人【嗤之以鼻】,使蒋公稍有面子,所以蒋公反助其起家。


大家看看,以上几则,都是一【向】之间就定其成败,正是杨公所谓“不向龙身观出脉,又向砂水断灾祥”的写照。此一【向】是那么轻易而举的,这样还要龙、水作什么?只要花几日时间,将下卦与起星图翻几下,与现场比较配合者即可用,如此则杨公的〖龙经〗也可以一火焚之矣。离杨公经旨远矣。


蒋公谆谆告诫我们,城门一诀,与龙身出脉,正是一家骨肉,精神贯通,能识城门,乃能观出脉,能观出脉,便能识城门。蒋公洞明杨公经旨,又怎会如此草率,创出“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的弃龙就局作法呢?蒋、姜二公蒙冤数百年之久,此《揭伪》之面世,不知能否使蒋、姜二公沉冤得雪。


V、乙酉春,先生为商姓葬一地,用根山坤向,余等私议,以为上山下水,且犯他害,不知何故用此失时之山向?窃问师,师微笑,但言:“日后君辈看其如何,可也。”未数年,商姓丁财贵三者皆备。是年冬,又为王姓扦一地,亦用此山向,而王姓家道亦日见兴盛。余再三问之,师但笑而不答,未知此何术也?


宗龙子注:人家蒋公所用的,当然是杨公玄空风水术,而他自家所用的,才真正不知是何术,乃“只将穴中所见收,下之遭毒实堪忧”。


这一则或许真是蒋公所葬,若辈不明杨公真旨,用山向挨星解释不通了,故有“未知此何术”之叹。曾公曰:“先看金龙动不动,次察血脉认来龙。”你去做了吗?你不去做,当然不知道此是何术。你若去做了,就必定能悟得此是何术,若只将穴中所见收,必定永远不知此是何术。


这一局,既是反伏吟,也是上山下水,飞星派撞到脚板了,不去检讨学理的正确与否,却在这里硬造借口;说是父母三般卦可解反伏吟,真是自欺欺人,难道当时的姜公子这个挨星高手就不知有父母三般卦!也不知道能用它来解反伏吟!既然姜公子不知,所以姜公子所学的蒋法,就必定与时下的挨星法有所不同。杨公曰“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用此量山与步水,百里江山一响间。”又曰:“本山来龙立本向,反吟伏吟祸难当。”这些都是杨公教人使用罗经阴阳的秘旨,用罗经一格,就清清楚楚了,岂不是一响间!


W、师曰:“坤壬乙一诀经人妄改,已数十种,盖此诀河洛与生成数变化而成,今术士焉能知其奥?知此诀非大圣大贤、大智大慧者不可,然此等人犹非得有真传不可。如奥语‘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天玉经‘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横行’,惟此法见心术端方可偶一泄漏,子其识之!”


宗龙子注:天下第一个“天机不可泄”的蒋公,且谓:“得吾术者,时时当懔天律之可畏,宜效金人之三缄,不漏片言。”而此处却说出惟此法见心术端方可偶一泄漏,子其识之!”。时时偶可一泄,处处偶可一泄,前面还有授以【颠颠倒】一诀;这样岂不是蒋公也是到处漏泄的了。


明得《天玉经》:“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横行”则坤壬乙诀亦已思过半矣。坤壬乙诀的推演,是从太极生生之理,上面已经解说。


X、师又曰:“更有妄人将奥语十二字亦窜改矣!大旨举外传而言,每卦翻出,无论兼与不兼,皆以星起,不以卦起,真是群盲评古。”


宗龙子注:杨、蒋二公的经旨,绝对不是“兼则用坤壬乙诀,不兼下卦可也。”下卦、起星大失杨公经旨。是弃龙就局,是穴中所见收。


通观此二十四则日记,无非是时下飞星的原理。该派将天、地、人元三元大卦,错误地认定为《天玉经》的三般大卦,杨公曰“二十四龙管三卦”,即是说二十四龙的任何一龙,均管此三卦。而天、地、人元三大卦,却是将二十四山分成三卦,管三卦与分三卦,差之远矣。杨公的经旨不辨而自明矣。


三、下边还有一个文章写的也很有意思


论《阴阳二宅录验》


前篇笔者已经为大家介绍过,沉竹礽于自己撰写,《沉氏玄空学》裡面的《从师随笔》为一篇自编、自导、自演的东西。而沉氏的假东西当然不止于此,他所领悟的所谓“七星打劫”、“城门诀”、“三般卦”之类,亦为一派胡言。总之,沉氏的东西,九假一真,观现在坊间师傅的所谓玄空风水,如同儿戏,十断九不应,便知道沉氏的祸害何其大!


以上笔者写道沉氏的东西为“九假一真”,“九假”大家都知道了,那么这“一真”又是甚么呢?聪明的读者一定会立刻反应过来,便知道正是笔者本篇所要为大家介绍的读物,由锡山无心道人所家存的宅案--《阴阳二宅录验》。按照这部宅案其中的判语,笔者承柏氏可断言此为一部真正玄空风水师父的宅案,至于是否章仲山氏所撰,则未可得知。如有看过笔者前篇“论《从师随笔》”的读者,一定发觉笔者认为这部宅案也处处疑点的,究竟又是甚么呢?以下且听笔者分析沉氏这名风水骗子无道无德的可恶面具。


据《沉氏玄空学》裡面记载,这本宅案原名叫做《阴阳二宅录验》,这点相信沉氏没有骗人。不过凭沉氏这术士目中无人的个性,他一定不会按照原名而录入自己出品的书刊裡面。所以他以“原名不雅驯”一莫须有的原因,将这部宅案改头换面成为沉氏自己所说的“《宅断》”。除了改名,沉氏当然也要按照其固有“惯例”,不遗馀力地践踏前贤一番。他搬了一大套道理出来,云甚么“峦头不真,理气无用”;又言章仲山所判的阴阳二宅,皆为“勾搭小地”云云;于是他又擅自删改其中章氏判语,而这举动,足以令沉氏成为千古罪人!这些先搁在此,后详。笔者先来分析该宅案的疑点,从而指出沉氏的卑鄙:


按照沉氏自得斋《地理丛说》所说:“同治癸酉,予年二十六,乃与伯安之无锡,访仲山后裔。居数月,不肯轻洩一字。许以重金,得借观仲山所著宅断,尽一日夜之力,与伯安抄竣。”


上面读者细心看看,沉氏的说话是何其犯驳!首先,他们去无锡所见的章仲山后人是谁呢?这点笔者已经在以往“论《沉氏玄空学》”裡面提出过了,沉氏无一字提过。这是多么无稽的事情。作为一自称负责任的风水师,对于找寻这部经典中的经典的过程,却摆出如此轻蔑的姿态,是何其让人摸不著头脑。这本是沉氏自称悟得玄空真诀的书籍,却连从何人手中得到也写得吞吞吐吐,沉氏亦可谓荒唐。


其二,沉氏既说花了“重金”,但究竟有多“重”呢?在那部所谓的【从师随笔】裡面,冒牌姜垚亦说明以二千金给冒牌蒋公葬父,可见古人对金银的交易,即使任何数目,都要清楚列明,否则是“空投支票”了,难道这位“数口”甚精的沉竹礽先生不懂得这点?这又为其得宅案的经过加上了疑点。


另外,于该宅案青城桥徐姓坟四吉倚料蛞焕蚴响镀浒凑Z中云:“此本为嘉庆十八年仲山所手定,固真本也。”


大家都知道,根据沉氏所说,该宅案乃沉氏与胡伯安往无锡,寻得章仲山后裔之后,向章仲山后人付了“重金”,加上二人一日一夜的功夫抄竣的。其真与不真,不是全在沉氏吗,为何却忽然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加入这按语呢?可见,宅案是真本,不过其来历,就有其商榷斟酌之处也。


这部宅案,其由来究竟如何,可谓疑云阵阵。不过,这并非它的重心所在,只要它是真的,即使沉氏用任何方法得到,可能大家已经觉得并不重要了。不过,这部宅案最大的污点,乃是沉氏擅自修改章仲山对这些墓宅所下评语以及章氏订下的玄空概念与观点。


暂不评章氏的观点与角度,大家先看看沉氏作的序言。他说:“夫地理之道,分峦头理气,五尺童子均知之,然峦头不真,理气无用,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者也?章氏理气虽佳,惜目力未经名山大川,所录者均系勾搭小地,予于增注时将其琐屑者一一删去......”


其实峦头与理气是根本分不开的,犹如看风景要用眼睛;闻气味要用鼻一样道理。沉氏将理气贬得一钱不值,根本不是学习风水的人。而该部宅案,其中沉氏那些峦头评语,亦见此人的峦头学为假大空,均是一厢情愿的的见解。如该宅案一例:郑姓祖坟,四咔ぃ⒁倚料颉5搅似派,章仲山判断为伤丁,需在乾方种竹。而沉氏却一知半解地企图勉强为章氏的判词解画,其谓因为该局七咔脚挛妩S七赤之煞气,他这解释可谓是连峦头的初哥亦不如。


读者如存此宅案,不妨揭开另一页,即后来的青城桥徐姓坟,同样立四吉倚料颍司终率蠀s完全没有提及乾方的煞气,反而判断七邔⑴d(*),可见煞与不煞,与形局息息相关。首例的煞,在乎该水的形态不美,粗顽之气脱卸未尽,故其即使令星见水,亦不足贵也。沉氏却完全用理气去解释。我相信,如果没有章氏的珠玉在前,此局依沉氏的判断,一定是大旺丁财。读者细看,这对主人是多么可悲的结局!


至于沉氏那些“勾搭小地”等等刻薄的形容说话,读者不妨看看章氏判状元爷钱茶山、嵇中堂、严探花、无锡邹状元祖墓等等贵极之地,可以看出,勾搭与否,全在沉氏所下的评论。不过章仲山所判的地,亦不乏寂寂无名的人士,或许这些真的是勾搭小地而已,不过,此也看出,章氏非不可一世之人,对己术无丝毫垄断,视贫富如一体,真正的君子所为也。岂如沉氏为自己那中台山之“太极晕大地”被人先拔头筹而戚戚于心哉?


以上都只是沉氏的小是非而已,贬人褒己,术士所固有,不足挂齿。其实沉氏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将这本《阴阳二宅录验》作私自的修改!此错足以令其成为千古罪人。


这本《阴阳二宅录验》,阴宅有五十例;阳宅十七例,共六十七例。在阴宅方面,沉氏尚且还保留多数案例的原貌,虽然他亦有将章仲山的判语归入自己的说话,不过经笔者承伯氏的研究,沉氏于该宅案有关阴宅方面的内容,依然保留章仲山的意思与概念。只要读者细心观察,问题亦不会太大。


不过,在阳宅方面,可能沉氏这位术士编写按语的后期,已经耐不住其自大的性格,于是将所有的案例,都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描述解画,此可谓害世人极大!因为其中很多很多案例,包括了如何抽爻换像,如何立局分宫,如何开门取旺,如何承气收水等等都被沉氏用其一厢想像而盖过。


上面所说并非最可怕,最令人心寒的是,沈氏的说话,会让人觉得就是章仲山所说立的判断,于是亦以无常派翘楚的判断一例同参,那就坏大事了。


如阳宅第七例,六吣痴淖游缦蚣嫒杀I蚴舷仁钦f一通他的理论,其中只有读书人读书将成而生水亏之症为章仲山的判断,其他所有的抽爻换象、移星换宿、三般卦等等东西,都是沉氏的胡言乱语,根本没有一样是正确的。有些环节更加令人跟从做后而败。试问这样的俗师,如何面对主人家呢?


最后,笔者顺便于此再以该宅案阳宅一例,以作总结。于该宅案阳宅第十七例,即【宁波府基,八呀锷蕉∠蚣聘笪凑隆浚莹坊间师傅所言,皆谓沈氏抄错了,不过该点笔者承柏氏则可以为沈氏申冤。此例沈氏并无抄错!其实该宅案是否沈竹礽花一日夜的时间与胡伯安抄竣,尚且为疑问。大家试想想,当时乃清季同治年间,白天可以抄写文书,但夜间如何凭那昏暗的油灯烛光去细心描绘图画呢(当中那些图表描绘得相当细腻)?(*2)所以鄙人相信,该宅案根本是原稿!此其一。


另外,整部《录验》没有一例发生过错误,沈氏却会在兼向之盘忽然搞出如此大的错失?读者应该知道,兼向是《沈氏玄空学》赖以为本的东西,此错一犯,其著的其他东西,必当不攻而破,试问如果该宅案真为沉氏所抄录,沈氏会否犯此临门一脚之失者耶?


其三,该例按照兼向,以坊间所谓,山一盘是“六”入中顺飞,而沈氏有没有可能却犯错至将未兼时的“四”字放入中央顺飞呢?如果该例沈氏将此“六”变成“八”或者“七”或者其他数字都好,这样可以说他因为当时灯光昏暗而弄错了,不过读者应该知道,该局未兼时的数字正是“四”,沉氏岂会犯此错?另外,先当沈氏弄错了,其将未兼时的“四”字入中飞泊,但那是九宫飞星,会否入错了“四”字,之后每宫都跟著错呢?这机会近同零。


而且根据笔者细心考据其中某些是章仲山原来意思的字句,见章氏未有理会山一局的事情。当然,其中沉氏自我认为的断语,都是异想天开。但依此可知,该宅案乃章氏原稿,并非沉氏重金借抄,此事实已经昭然若揭。不过沉氏以甚么方法与手段得到该宅案,则为千古迷团矣。


[宗阳承柏氏(寒泉观主人)撰于甲申年子月]


1:该例沈氏将章仲山的判断归入自己的按语,不过大家观察后来沈氏的说话云:“此本为嘉庆十八年仲山所手定,固真本也。”可知,沈氏的判语是把章仲山之辞搬字过纸也!


2:笔者曾经尝试亲自描绘该宅案,用了整整一週,亦不能完整地描绘出来;而且当完成描绘后,複查其中的字句,发觉笔误错谬,足足有十数处。沈氏即使脑筋敏捷,琴棋书画俱佳,相信仅凭人手,用一日夜的功夫,毫无错漏地抄竣该宅案的机会,恐怕只能发生在梦中。


抽爻换象的无厘头


既然玄空风水从根源到玄子玄孙都是假的,你还觉得玄空飞星的这种风水断法是真的吗?遮遮掩掩的总是假东西,因为他虚,他经不起检验和佐证。


在玄空派系内现在有这样一个共识:沈竹礽至死都不通玄空风水,因其“并无师承”(难道你们有师承吗)。沈竹礽功绩在于将“玄空风水”及其“挨星法”公诸于世(你能证明挨星法是真的?你能看见玄空飞星?)


玄空风水相传千年始于唐朝杨筠松,中传至明末清初蒋大鸿,遥传清末民初章仲山(总之谁也不挨着谁,)每有一种风水术兴起,家传此种正宗风水之大师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随便给人一指点,人家便成百万乃至千万富贵之身,他自己却默默为了振兴学术,依然靠几千块,几百块一个人头的学费,广布真法于天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300(活水康) 优秀文章
  • 级别: 天王会员
    UID: 209329
    精华: 0
    发帖: 869
    威望: 64 点
    金钱: 7724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8 点
    在线时间: 4249(时)
    注册时间: 2017-01-09
    最后登录: 2019-01-17
    沙发  发表于: 2018-12-18 20:11

    普天同庆,既生瑜,何生亮。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级别: 至尊会员
    UID: 139085
    精华: 0
    发帖: 2712
    威望: 114 点
    金钱: 20874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4 点
    在线时间: 12089(时)
    注册时间: 2013-06-22
    最后登录: 2019-01-17
    板凳  发表于: 2018-12-19 08:22

      
    道德传家
    级别: 白金会员
    UID: 214556
    精华: 0
    发帖: 188
    威望: 15 点
    金钱: 797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4 点
    在线时间: 3135(时)
    注册时间: 2017-11-09
    最后登录: 2019-01-13
    3楼  发表于: 2018-12-19 12:44

    陈氏风水崛起
    新手上路!新手上路!多多关照!
    级别: 金牌会员
    UID: 141608
    精华: 0
    发帖: 64
    威望: 5 点
    金钱: 1674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4967(时)
    注册时间: 2013-08-05
    最后登录: 2019-01-16
    4楼  发表于: 2018-12-19 13:25

    回 楼主(陈氏风水) 的帖子

       确实有见解。
    级别: 金牌会员
    UID: 223288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6 点
    金钱: 1918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809(时)
    注册时间: 2018-05-16
    最后登录: 2019-01-16
    5楼  发表于: 2018-12-19 22:04

    回 4楼(太行山人1974) 的帖子

    谢谢,是别人的见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300(活水康) 实实在在
  • 级别: 至尊会员
    UID: 216852
    精华: 0
    发帖: 2186
    威望: 198 点
    金钱: 29050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58 点
    在线时间: 9423(时)
    注册时间: 2017-12-21
    最后登录: 2019-01-16
    6楼  发表于: 2018-12-20 19:31

    理论书家,高明的风水师是没有那么多大道理讲的,而是用很少的文字通过自己大量的实例去批驳,江山靠自己打出来的,而不是靠字多吹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0(qizy) 精彩回复
  • 相逢大地有几人,个个是知音。若还求地不种德,隐口深藏舌
    级别: 嘉宾
    UID: 135293
    精华: 0
    发帖: 3142
    威望: 530 点
    金钱: 42291 RMB
    贡献值: 81 点
    好评度: 175 点
    在线时间: 4949(时)
    注册时间: 2013-04-16
    最后登录: 2019-01-16
    7楼  发表于: 2018-12-24 20:40

        
     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 ≌≌三元-三合-飞星-辅星-综合讨论≌≌ » 揭露:玄空风水的伪劣真相(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