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准提之子:那几年,我是这样用"准提神咒"将父亲带出肝病绝境的
级别: 护坛版主

UID: 76140
精华: 0
发帖: 2388
威望: 1434 点
金钱: 25439 RMB
贡献值: 10 点
好评度: 278 点
在线时间: 3316(时)
注册时间: 2011-12-15
最后登录: 2018-12-12
楼主  发表于: 2018-09-29 22:29

0 准提之子:那几年,我是这样用"准提神咒"将父亲带出肝病绝境的

父亲的酒龄超过40年,而且老一辈东北人的酒桌文化必定是不醉不归。退休之后,长期酒精侵蚀的后果显露出来,2012年,父亲突然间就住进了医院,检查结果让家人十分痛心,丙型肝炎,病毒超过正常水平1000倍。

后面开始长期住院,全天挂点滴,打干扰素,大量吃各种西药,导到毛发脱落,长期发低烧、呕吐、脱皮,无法排便等副作用。而且医生明确说明,肝炎基本无法治愈,只能维持现有水平,保持病情不恶化。但是父亲病情并无好转,反而有硬化肝腹水的迹象。向来崇尚中医的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方法,因为病情不稳定,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花了很多医药费,很多进口药品都是不能走医保,家里的经济情况严重受到影响,入不敷出。出院回到家之后,父亲每天晚上七点就要睡觉,步履蹒跚,浑身无力,腰都直不起来,看着实在可怜心痛。即使过年除夕之夜,他依然七点睡觉,虽然他想多陪陪家人,但是有心无力。

那时,我将面临人生最重要的选择。我一直在外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是回家做孝子照顾父亲,还是继续在外工作。再者,我之前事业上遭受重大挫折,负债累累,连给父亲医药费的能力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没办法回老家(债主会追上门),但即使回到父亲身边,对于病情好转也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一家人都将陷入疾病和经济的双重危机之中,,在我看来甚至是绝望、绝路,我一度自暴自弃。

在那段时间里,我隐隐约约能感受到,有种无形的力量如影随形,虽然当时我不愿相信这就是业力,也非常不愿意用所谓的佛法来解决这件事,尤其是父亲如此严重的病,还有我从08年开始就欠下的无力偿还的债务,不管我事业上如何努力,始终在一种怪圈里无限的循环,信心受到严重的打击,整个人精神状态差到极点。

帮不了家里的忙,我的情况又不敢和家里说,怕他们担心,如果父亲知道我这些事情,一定会崩溃的。所以不管家人和亲属如何评论指责我,我都是一个人吞到肚子里,不敢讲,也不能和任何人讲。那些日子里,我经常彻夜不眠,凌晨睡,中午起,以抽烟、喝酒、赌博自我麻痹,敷衍度日,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风湿病,还经常食物中毒,一个大男人暴瘦到90斤,一脸猥琐相,即使这样,还经常手淫……(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的习气和福报与恶鬼道是一样的)

除了父亲的病患,我一直处在长期的债务阴影之中。欠个人的债务之外,还有两个银行的贷款,我每个月赚的钱远远不够偿还利息,完全变成了银行的奴隶,这样下去真是遥遥无期……

这世间有一种最难能可贵的东西,叫做机缘。2013年夏天,6月27日,那一天我终生难忘。有个师兄知道我的情况,建议我念准提咒,虽然之前听过,可是我不是太感兴趣。但这从那天开始,我就停不下来了,每天都能念几千遍。我不知道这个咒好在哪里,但就是想念,停不下来。

这世间还有一件事更可贵——善根开启!

看到南师讲述的那个念满一千万准提咒的外交官的故事,我更有信心了,我当下就发愿念满一千万准提咒。但是按照外交官这个过程算下来,要七八年才能完成,对我来说时间太紧迫,我等不了那么久。怎么办?

考虑了许久,我做出了一个看似疯狂的决定:一切不管,专修三年!

我这个决定是深思熟虑的,一切结果和可能性我都考虑在内:最坏的结果是人生最保贵的三年有可能浪费掉,35到38岁,专修期间没有收入,专修结束后,债台依然高筑,父亲的病没有好转,一切一切的问题都没得到解决,而且过了结婚的年龄,一切都错过了。

最好的结果呢?父亲康复,我的福慧最大限度提到提升,转化身心,消除业障,改变人生!虽然这听起来是天方夜谭,是极端迷信的做法,虽然我也不太相信,但我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件事情我必须做,一定要做,除此之外,对于我而言没有更好的选择,否则就是坐以待毙!专修三年的一切的"恶果",我愿意承受,心甘情愿承担!无怨无悔!

说干就干,首先是数量的问题,三年一千万,每天我必须完成16400遍全咒,否则积压起来,后面无法进行下去。每天睁开眼睛就念,念不完16400绝不睡觉,夜里也戴着计数器,每晚少则一百多,多则六七百。平时用念珠,吃饭如厕的时候用计数器,我甚至把数量分配到上下午,念不完我就会有危机和羞辱感,就这样,一直不停的念,至诚的回向……

(个人时间有限,此过程省略,暂不分享)

自己念了一段时间,后来在线上线下,很多人和我一起念,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认识的,但一定是准提咒开启的缘起,从几人到几十人,慢慢越来越多,大家彼此鼓励监督,一起发愿。直到现在,我依然非常怀念那段时光,大家一无所知,就是开心的念咒。现在这些人,都在各地组织和护持共修,为准提法精勤的奉献付出。

有一段时间,整整一个月,一分钱都没有,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吃饭都要去7-11便利店刷信用卡,吃那里的盒饭。没有信用卡的地方,我不去,也没钱去。连公交卡充值都没钱,索性把存钱罐的硬币拿出来去充值。虽然很苦,虽然很穷,但是每天有准提咒陪着我,我象孩子一样,自己陪自己玩儿,对于未来一点都不担忧,反而充满期待和憧憬,这是真的!

2013年冬天,父亲的病情明显有了好转,他没有信仰,而且对于这方面的立场很明确强硬,所以我不和家人说持咒回向的事情,专修的事情更不敢提及。

再到后来,父亲遇到了内蒙的一位名医王布和,每次给父亲开药只收一两百元,可以吃一个月。而且这位王医生给寺院和社会捐助了千万元,他看病只号脉,不需要病人说自己的病情,直接开药。而且不收礼物,话很少。

我想,能遇到这样的仁医,也需要福报吧,而且让父亲对佛法和修行人有了新的认识。这也是佛母的加持,准提咒的力量。父亲病情稳定,我的专修进程也就更加深入。

慢慢的,我明显感受到身心的转化,外界的人也看到我的变化。有一次在寺院,一个师兄走过来问我:“您是不是经常放生?”我说:“偶尔随缘放生,师兄为什么这样说?”“你面相一看就是经常放生!“听罢,才知道自己真的变了,很踏实。这种踏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它又在这里了。

(个人时间有限,此过程省略,暂不分享)

到了2014年春节,我大概念了两百多万,是时候找个师父了。于是回向文当中又加了一句:佛母,请赐我一个师父,这个人必须是这个世界上准提法门最大的善知识!

很快,我有幸报名参加了首愚法师的准提七,得到了清净的师承。得诀归来好修行,之前都是散持或者没有章法(仪轨)的盲修,从那之后,我算是真正开始专修。平时周末的共修我基本都参加,因为没有钱,所以师父的准提七参加的非常少。

虽然我没有钱参加准提七,但是每个七起香的时间,我一定是在坐上,恭恭敬敬的持咒修法,如同跪在师父坐下一样。至诚恳切的念诵: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驮,俱胝喃 ,达扎陀,嗡折隶主隶准提娑诃,嗡部林……每每泪眼矇眬,一是想念师父,二是因为没钱参加法会而有些悲伤。

我每星期固定的日程只有两项,其他时间都是在在家持咒:
周末两天参加准提共修,每周至少一天在寺院做义工,做最脏最累的活。再没钱,也要在功德箱里放钱。2014一整年,我在寺院做义工的时间超过80天,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2014年一个契机,欠两个银行的钱也全部还款。我想,这也是佛母的加持,让我安心专修(详情不便透露)。

2014年底,我又将专修又提升了一步,从那时起,我会阶段性的到山里的道场、精舍或市内的共修点闭方便关,开始从7天到21天,后面加到49天,108天……

那时我开始意识到,我在从地狱走向净土,走向佛母的净土,走向重生的净土,并走向由我愿力化现的人间净土!

(个人时间有限,2015年的经历全部省略,暂不分享。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很多惊喜,也有很多难熬的小插曲,我身体底子不好,色身转化的节点上,真是好不痛快,呵呵!若说感应,太多太多,不提也罢,讲多了于人于己都没什么好处)

到了2016年,父亲的病情基本稳定,用医生的话说,这种病不可能去根,只要不劳累过度,稳定下去就不需要再治疗了。关键是不再用药,也不再去医院,西医朋友问我父亲是怎么治好的,我父亲自己都说不清楚。

而且父亲和朋友合伙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家里又重新有了积蓄,这让我越来越有信心,信心百倍!这个时候,我已经完成了一千万,百感交集。对于这三年,我很满意。我很后怕,如果当时没有下决心专修三年,没有坚定专修的信心,真不知道自己和家人会是什么样子。不过,那些阴霾已经与我和家人没有关系了!

专修结束之后,工作生活环境越来越来好,仿佛一切都是按排好的,不是我追外物,而是外物在等我。几年下来,住处从六环、五环、四环、三环到二环,从地下室到群居筒子楼,到天井隔段间,到一居,到三居,到现在自己的空间,用大家的话讲,我越来越自在,而且有时间和条件四处云游参访……

外在的很多境遇都和我回向及展望的相同,或者说,一切都在缘起中(个人时间有限,本文主要讲持咒回向父亲肝病的历程,个人在修持和行愿方面的心路暂且省略,不在此分享)

2017年五月,一个因缘见到首愚恩师,就在这一天的中午,收到父亲的一条微信,只有两张图片(如下图)



(图片见不到,文字上可推知大致情况。——阿难注)
父亲的丙肝转阴了,也就是彻底康复了。其实2016年之后他就不再用药了,基本稳定。拿到报名,连医生都怀疑检测结果,让他换地方再查!父亲又去了另外两家医院,报名结果相同。医院的医生都问是怎么治好的,父亲答不上来。呵呵,我知道,佛母知道,读这个故事你,也知道……

收到家里传来的这个好消息, 我没有觉得惊喜,也没有所谓的平静与波澜!拔除了四年前折磨全家的最大苦因,这不正是四年前我所期盼的结果吗?为什么我不兴奋呢?因为我明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更明白,只管耕耘,不问收获!同时,那天见到师父,我更加明白——我还有更大的惊喜和使命!

现在父亲快七十岁的人,事业做的也不错,精力看起来比年轻人还充沛,和母亲过年幸福的晚年生活,而且他口中经常提到一个词「将来」……

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中间省略了很多细节,一是时间不够,二是本文以父亲的桥段为主,三是自己修证不够,有些经历不足以分享给大家借鉴,恐有误导之嫌。几点有言在先: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师承更重要;赞叹各位精进勇猛,但是长远心更重要;专修固然必要,此非小事,且须深思熟虑;一口井坚持挖,终能甘泉灌顶;有求必应的基础是坚定不移的信念;遇到违缘,多修忏悔、供养法;保养调理色身很重要,适当运动很重要!Good Luck。

一番胡言乱言,没有逻辑次序,每字每句都是有感而发,就象是和好朋友讲故事,希望各位能所有借鉴。此文只谈回向治病,感恩的话,暂且不讲。(没有版权,随意转发)

在此也要忏悔,之前过于傲慢,将很多感应脱口而出,炫耀卖弄,实在惭愧。再次向大家忏悔!

不要猜我是谁,想想你自己要成为谁更重要!

相信自己今生能成就!不要怀疑。

2018中秋
准提之子
 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 ≌≌佛学世界≌≌ » 准提之子:那几年,我是这样用"准提神咒"将父亲带出肝病绝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