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Pages: 1/3     Go
主题 : 《雪心賦》唐·卜则魏 应天 著
万法皆由缘
级别: 总坛主

UID: 1
精华: 65
发帖: 8215
威望: 6967 点
金钱: 357381 RMB
贡献值: 1500 点
好评度: 1961 点
在线时间: 72513(时)
注册时间: 2007-10-17
最后登录: 2018-02-19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1 23:24

0 《雪心賦》唐·卜则魏 应天 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灵珠子 执行加亮操作(2011-05-12)
《雪心赋》是一部堪舆必读书,唐代昭文馆学士卜则巍所著,但亦有云出自宋代
儒士之手,难以考证。原《雪心赋》全书一共只有四千九百五十五个字,标点后
得一千零四十五句,是一部歌赋体裁的风水典籍,字里行间揭示出先贤对风水吉
凶的看法;尤其是对山形水势吉凶原理,更有精到的分析。因此,本书千百年以
来,一直是峦头派风水的经典作品。


《雪心赋》系唐朝卜应天所著。卜氏字则巍,号昆仑子,又称濮都监。卜应天世居赣州,荐太史不就而入道门,为黄冠师。因自许“心地雪亮,透彻地理”,因而将其著作取名《雪心赋》。 《雪心赋》是中国堪舆学中的名篇名著,是形势法(峦头法)风水的经典作品

  明代地理家徐试可(字之镆)曾说:“地理诸书,世传充栋,求其术臻神妙者,而《葬书》为最;理极深悉者,而《发微》为优;欲知作法之详活,无如杨公之《倒杖》;欲识星形之异态,无如廖氏之《九变》。至若星垣贵贱,妙在《催官》;理气生克,妙在《玉尺》,数者备而峦头、天星尽是矣!《雪心赋》词理明快,便后学之观览,引人渐入佳境。”

雪心赋
唐.章贡.应天.卜则巍著
唐.地术.陵风.顾乃德集
明.潭庠.试可.徐之镆.重编刚补
明.书林.奇泉.陈孙贤.重绣梓行

徐氏曰:地理诸书,世传充栋。求其术臻神妙者,而葬书为最。理极深者,发微为优。欲知作法之详活,无如杨公之倒杖。欲识星体之异能,无如廖氏之九变。至若星坦贵贱,妙在催官。理气生克,妙在玉尺。数者备而峦头天星尽是矣。乃顾陵风始集天机不先录此数者,而反以《雪心赋》编于首,无非取其词理明快,便后学之观览。尽引人渐入佳境之法也。故余重编而沾仍其旧。

第一章地理之宗

开天辟地,山峙川流,二气妙运于其间,一理并行而不悖。
解:太极未分,天地山川止一气耳。及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于是二气始分避。阳府为天,重浊为地,静峙者为山,流动者为水。遍宇间毕,阴阳二气之运行也。然阴阳虽分二气,其实本于一理。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所谓一理并行而不相拂戾焉。故地理家谓山虽静妙在动里,水虽运妙在静中。此正得二气,一理运行之义也。
气当观其融结,理必远于精微。
解:上文言山水既禀于一气,则凡结穴之处,必须真气融结,方可立穴。蔡氏谓:山之所交,水之所会,风气之隈藏,此即融结之说也。然此理最是玄微,非采此者,未易造此也。
由智士之精求,岂愚夫之臆测。
解:承上言,观气察理,必智者能讲明,非愚味无知者所能察识也。
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著于地者,有万水千山。自本自根,或隐或显。
解:人禀天地之气,以为性,受父母遗体,以为形。虽百骸九窍之同,而贤愚贵贱则异。譬之山川行度,支陇虽同而形状巧拙,千百变化,各自分宗分祖。干同枝世,或显露而易见,或隐微而难见。但观其后龙,穷其起止出没之因,则虽根本异同,隐显明晦,总不能逃人耳目矣。
胎息孕育,神变化以无穷。
解:凡山自始分脉曰始,降伏曰息,入首成形曰孕,隔结早育。徐试可曰:大凡山自离神出脉之际,便如人受胎之初一般。及其顿伏而行,结咽过峡便是曰息,尽龙脉至此而自养成气局,前去结穴,方有力量。譬如人十月怀胎滋息一也。至于入首结成星峰,真气于斯收敛,譬如人将临盆之月,正当产孕之基,一到入穴或结窝钳,或结乳突。乳突者,即如人生育男子。窝钳者,即如人生育女子是也。
生旺休囚,机运行而不息。
解:此承上言胎息孕育,然后成形。变化则为五星,木星生于北旺于东休于南囚于西。火星生于东旺于南休于西囚于北。水星生于西旺于北休于东囚于南。金星生于南旺于西休于北囚于东。其形气运行不已,庸者止息耶?
地灵人杰,气化形生。
解:山川灵秀而挺竹人物,人物名世而光照简编。非地灵无以钟人杰,非人杰无以显地灵。尽由山川之理,有气斯有形,有化斯有生。由是随其气化而生人物,凡富贵贫贱寿夭贤愚喜怒之类,皆随其气而形生也。
孰云微妙而难明,谁谓茫昧而不信。
解:阴阳之理虽云微妙,然因开以察气,因气以观理亦可测而知,勿谓难明也。茫昧谓地理之渺茫暗昧而不足信也。或谓人死魂升魄降,神气离体,遗骸死如槁木等,尔葬之黄土一堆,纲明异路为能受阴而致祸福环境生人乎?于是莫不以为惑世诬民之事。然而古今葬理福芷子孙,应验不爽,在在有之。且如婺源家夫子祖地,土名乾坑岭。地仙遗记云:富不过陶朱,贵这致五府,当出一贤人,聪明如孔子。后果出朱夫子为太宗,子孙亦且富盛。与遗记分毫不爽,谁谓茫昧而这信之乎?
古人卜宅,有其义而无其词。后哲著书,传于家而行于世。
解:此言古人因卜宅之义,故后哲渐著之书,发明地理之蕴以开来学,使后世遂得其传也。
葬乘生气,脉认来龙。
解:朱子曰:葬之为言藏也,生气者,即一无运化之气也,行乎地中,人不可见。必源其脉络之所从,来审其形势之所止。聚有水以界之,无风以散之,则生气聚也。葬者苟知其聚处,使亲体得以乘之,则地理之能事毕矣。大凡看地以龙这先,龙有变化,脉有隐显。或中出或从傍,或偏行而归正。审形万状,莫可具陈。但随龙认脉,因脉求气之聚处,方可以适葬也。
穴总三停,山分八卦。
解:三停者,天地人三才之分也。以人身喻之,天穴在人心,地穴在人阴,人穴在人脐。诀曰:而山之俯者,必顶高而尖圆,上聚而下散,多在山之巅,所以作天穴。凡山之仰者,必顶低而乎洞,下聚而上散,多大山之鹿,所以作地穴也。山之不俯不仰者,必顶不尖而不平,则中聚而上下具散,多在山之腰,所以作人穴。随其气脉之聚处而适之,不可执一而论也。徐试可曰:三停云者,非谓一山可作三穴,当上则上,其中与下俱非。当中则中,其上与下俱非。当下则下,其上与中俱非。在人裁定而取之矣。
八卦者,文王作后天易以八卦,布八方示人。知东南西北四正四维之位。如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是也。分言以一卦管三山,如乾管戌乾亥,坎管壬子癸,艮管丑艮寅,震管甲卯乙,巽管辰巽巳,离管丙午丁,坤管未坤申,兑管庚酉辛合之为二十四山也。
易曰:帝出乎震。正春,震东方也,卦气阳木;齐乎巽。春夏之交,巽东南也,卦气阴木;相见乎离。正夏,离正南也,卦气属火;致役乎坤。夏秋,坤西南也,卦气阳土;说言乎兑。正秋,兑正西也,卦气阴金;战乎乾,冬秋之交,乾西北也,卦气阳金;劳乎坎,正冬,坎正北也,卦气属水;成言乎艮,冬春之交,艮东北也,卦气阳土。
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眛于理者,孰造于玄微。
解:人为万物之灵,而一身之精华在于目。故察地理者,莫善于目力。然而风水之理更玄微。苟心不灵而昧于此,则茫无定见,必不知生气之所止至,理之所存形势,尚莫能喻。安能造于玄微也耶?取相地者目力重,心力尤重也。
惟阴阳顺逆之难明,抑鬼神情状之莫察。
解:徐式可曰:阴阳顺逆四字,其义多般。自山体言之,廖氏以高陇为阳,平支为阴。结穴乳突为阳,窝钳为阴。高而俯者为阳,低而仰者为阴。以山水配对言之,山静为阴,水动为阳。山随水而下名曰顺,山挽水而上名曰逆。以葬法言之,阳龙阴穴,阴龙阳穴。顺来逆受,逆来顺受。此皆为峦头中之阴阳顺逆也。至于理气之阴阳尤多说焉,以静阴静阳言,则乾甲坤乙离壬寅戌坎癸申辰为阳,其艮丙巽辛震庚亥未,兑丁巳丑为阴,古人所谓阴阳不杂,以之立向,如阴龙阴向,阳龙阳向之说是也。以卦气之阴阳言之,如乾属阳而纳甲阴,坤属阳而纳乙阴,离属阳而纳壬阴,寅为阳而纳戌阴,坎为阳而纳癸阴,申为阴而纳辰阴,艮为阳而纳申阴,巽为阳而纳辛阴,震为阳而纳艮阴,亥为阳而纳未阴,兑为阳而纳丁阴,巳为阳而纳丑阴,此之一夫一妇纳气配对,古人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育,彼此谐和以之立向,如阴龙配阳向,阳龙配阴向,此出于吴景銮之呈表是也。以行龙之执言之,自子而丑,自寅而卯顺生左旋者为阳,由子转亥由亥转戌,逆而右通者为阴。以五行生旺之序言之,甲为阳木,生于亥而顺行,乙为阴木生于午而逆行。丙为阳火生于寅,戊土同之,丁为阴火生于丑,巳土同之。庚为阳金生巳,辛为阴金生于子,壬为阳水生于申,癸为阴水生于卯。顺逆次序并与木例相同。以正阴阳言之,乾艮甲丙戊庚壬申子辰寅午戌为阳,其数奇,其序优先故也。坤巽乙丁己辛癸亥卯未巳酉丑为阴,其数偶,其序居后故也。此皆为理气中阴阳顺逆也,体用各殊,取义多端,故曰难明。旧注略而未备,兹补而详之。
山川奇秀,吉气合局者为神。山川丑恶,凶气破局者为鬼。神可迎鬼可避。经曰:迎神避鬼,此之谓也。详载玉尺经。
布八方之八卦,审四势之四维,有去有来有动有静。
解:布,分也。伏羲氏作先天易,文王作后天易,以八卦布于八方。相地者欲知阴阳顺逆鬼神情状,须于八方分布八卦,则休囚生旺,阴阳顺逆之理,鬼煞官贵之别,皆不外八卦二十四山中矣。
八卦何以分布?盖八方中有四正者,子午卯酉即为坎离震兑,谓之四势。以其居天地之中,据八方之正势也。有四显者,乾坤艮巽谓之四维,以其居四隅之界,经维八方而相联也。知此四势四维,而山之起祖入局,行止多端,恕不出八卦之内云。
八方有四维四势,则凡行龙起止,去来动静不隐越乎八方之外。故自山发出泉支有回来而作我让从,有分去而另结堂垣者,是谓或去或来,各有结作也。山本静物,其势起伏踊跃而来是静中有动也。水本动物,其体渚蓄济澄而凝是动中有静也。

第二章论山水本源

迢迢山发迹,由祖宗而生子生孙。
解:《撼龙经》云: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中天如巨物。如人背脊如项梁,生出四支龙突兀。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东西为四脉。西北崆洞数万里,东入三戟隔杳暗,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分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勾连逢水信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候。其次偏方并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大凡一穴之地,各有祖宗,发出支脉,迢迢而来,遇水而止,自然成其形穴。
汩汩水长流,自本根而分支分派。
解:汩汩水大貌自源而流,分支分脉,两山之中必有水,两水之中必有山。山本同而未异,则水随之而分。水本异而未同,则山随水之而会。故水之根本随山而见也。
入山寻水口,登局看明堂。
解:凡入山乡,先观水口,若左右有两三重,交牙重重,叠叠峰峦,其内必有大地,罗星镇水口亦然。若一重开者,只小地而已。若无开关,足不结地。纵有结地,亦不耐久。杨公到处先要看水口,水口关拦气脉足,缠龙缠到龙虎前,三重五重福延绵是也。
明堂者,象五者之有明堂,所以来天下之朝贡。地最嫌逼狭斜峻,欲其方正宽平,始象水之朝也。刘氏曰:内堂不宜太阔,太阔近乎广场,则不藏风。外堂不宜太狭,太狭则气局促,气局促则无厚福凝。登局必先看明堂为急。
岳渎钟星宿之灵,宾主尽东南之美。
解:岳者,山也。渎者,水也。阴阳化育,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故岳渎在地而实钟天象之灵秀。所以杨公云,山川在下星在上,同此一气无两体。体魄在地光在天,识得真光真精艺。宾主指朝山与来龙言,宾主贵乎有情。
立向贵迎官而就禄,作穴须趋吉以避凶。
解:山为官水为禄,立向者山水两佳,须知迎官就禄。不然山秀则弃水迎山,或水吉则弃山就水,须知临局变通为妙。前面山水有美有恶。恶者避之,美者向之。来龙之气有清有浊,清多浊少则宜用,浊多清少则宜弃。穴中之气有生有死,法当避其死以俟其生。穴中土色,以鲜明光润坚实为生,昏暗枯燥松散为死。又以红黄为生,青黑为死。脉来边厚边薄,以薄为生厚为死。变脉以短者为生,长者为死。大小脉在小者为生,大者为死。行度则以秀嫩光净圆厚涌动为生,枯老臃肿破碎直硬为死,此皆当知所趋避焉。
必援古以证今,贵升高而望远。
解:援,引也。后学者当究前贤作法,是何龙脉作何取用,亦可触类而推。必须多著脚头,精用眼力,则古人之格式,绋可以引之而证今也。杨公云:但把古人模节试,较量轻重自然积是矣。
寻龙之法,贵乎登高而望远。看祖山何处起,分龙何处止,即于此处而寻之。杨公云:大凡捉龙上山顶,四畔峰峦千万倾,奇毛异骨发雌雄,不辨雌雄不缚影是也。
辞楼下殿,不远千里,问祖寻宗,岂可半途而止。
解:龙有祖宗顿起大峰,高尖曰楼,高平曰殿。及其来也,踊跃起伏,分枝布局,百千万里,龙尽气钟,来易得知。相地者须加脚力,或自祖而穷至入穴,或自穴而穷自起祖。详水分合,详山起止,或正落或分腰落,或未落或分落,莫不各有定局。总之必究来龙起止而始知结穴之真伪也。若惜脚力而废于半途则非矣。
祖宗耸拔者,子孙必贵。宾主趋迎者,情意相孚。
解:祖宗之山耸拔发出,子孙枝脉必秀,枝枝而茂,理固然矣。主山,玄武也,宾对,朱雀也。若玄武垂头,朱雀翔舞,则宾主越迎拱揖,自然情意交孚而成吉地。
右必伏,左必降,精神百倍。前者呼,后者应,气象万千。
解:左青龙右白虎,皆欲恬软柔顺,宽容俯伏。犹正官之升堂,需百吏之拱和,精神自然百倍。气紫森森,呈秀于前,峦嶂层层,待从于后,犹主帅之登堂,而三军之听命,则气象自然有万千之雄也。
辩山脉者,则有同干异枝。论水法者,则有三叉九曲。
解:如木之生枝,大干大枝,小干小枝。干长力盛,枝短力微。董氏曰:身干虽同而分枝则异。有结于初龙者,有结于中龙者,有结于羽龙者。有干龙结局而枝龙护送者,有支龙结局而干龙为护关者。或本身发出为龙虎,为朝案者,或外枝发出为昭应为维城者。异同百端,观者宜详之。
爻者,交爻也。曲者,屈曲也。三爻者,言穴前左右有三合水会于明堂也。九曲者,言之玄水流入明堂也。杨公云:三爻九曲来对面,子息朝入殿。

第三章论气脉分吉

卜云其吉,终焉元藏。吉地乃神之所司,善人必天之克相。将相公侯,胥此焉出。荣华富贵,何莫不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毋忽斯言。得于斯,必深造于斯,盖有妙理。
解:卜地虽在于人,而得地是鬼神之所主,所关甚大。人当积善为本,而吉地自来凑合。虽公候将相荣华富贵,皆从积善得地而来,所以知之者,必当先好善而造于妙理也。此条于地理显明易知,旧注太顺,故今消之。
要明分合之势,须审向背之宜。
解:龙脉之来则有分水以道之,龙脉之止则有合水以界之。故山自祖分一龙来,吉地两边必分枝龙缠送到堂。其分水随龙而来,合会大明堂者,此龙脉之大分合也。大分合者,起祖入首一节分自项后,合于龙处首是也。小分合者,穴中证应之玄微也。
蔡氏曰:山水之向背,犹人之情性。其向我者,必有周旋相顾之义。背我者,必有厌弃不顾之情,既明吉凶之机,向背之理自见耳。
(大小分合,大小八字,球檐之力图。)
上如毯之圆,下如檐之滴。故曰毯檐。后倚龙山,上分名送龙水,又名随龙水。穴前左右合之曰下合,又名三爻水,穴前微茫蛤水合者,名虾须水,又名蟹眼水,又名鱼腮水,第一切要也。本身龙虎所水合,名曰小八子水,又外壤水合名曰大八字水是也。
散则乱,合则从,群以分,类以聚。
解:散者,山水之分离也。合者,山水之聚会也。大势若聚,则奇形惟穴而愈真正。大势若散,则巧穴天然而反虚假。大抵取众山聚合而从者真也。众山皆走而散者假也。
山水之势,始虽同乎一。本中则分枝别脉,或之南或之北。群分而不相顾,终则为从送,或为护缠,或作龙虎,或儿朝案而相聚迎会于堂局之中。
是以潜藏须细察,来止要详明。
解:太凡真龙行度,多是藏踪闭迹,潜而不露,不论平地与高山皆然。而平地潜藏为尤其,其体段若汤中之酥,云中之雁,压中线路,草里蛇踪,气脉隐乎其间。微妙陷伏而虽见也。若非目力之细察,莫能知之。
源其远势之来,察其近形之止。驻马摇鞭,如豺赶鹿,似虎驱羊,此龙势上来也。《玉髓经》云:草上露笔偏在尾,花中得味总归心,此形势之止也。
山聚处,水或倾斜,谓之不善。水曲处,山或散乱,谓之无情。
解:山贵乎团聚,水贵乎环绕。或山聚处而水斜泻倾流,就是不吉之地。水虽屈曲而山散乱,终属无情。敬曰:山凶水吉,年年哭泣。
收小淳,而遗大疵,是用管而窥豹。就众凶,而寻一吉,殆犹缘木以求鱼。
解:众山粗恶而散乱,众水反背以倾流,其中欲得一山一水之吉,犹以管窥豹,止见一斑,缘木求鱼,势不可得矣。
诀以言传,妙由心悟。
解:地理大略传之在人,其中玄妙悟之在心。心不灵通,虽明师不能使之悟。孟子所谓大芹能诲人以规矩,不能使人巧是也。
既明倒杖之法,方知卦例之非。
解:倒杖者,地理之正法也。先认落头星辰俯仰正反,气脉生死缓急,强弱顺逆。次看入首放送,绕减合用,如何迎接,正脉取之,曲脉取正,粗脉取嫩,散脉取中,阳脉聚绕,缓脉取陡,急脉取缓,双脉取短,单脉取突,直脉取湾,曲脉取直,高不露风,低不失脉,阴来阳受,阳来阴作。或入檐来而斗毯,或避毯而凑檐,或弃死而从生,或弃粗而取嫩,或枕暗而闪明,或枕明而弃暗。内乘生气,外接堂气,内外符合,是为真的。一有不顺即成花假,此诚生气倒杖之至秘法也。而有顺杖、逆杖、缩杖、缀杖、开杖、没杖、对杖、截杖、头杖、犯杖之分,其法至玄,详载倒杖篇。
杨公曰:翻卦思来是梦中,只观来历有无踪,仍将两字钳龙脉,莫把天星乱指空。曾公云:时师爱把九星论,羽说贪狼武曲尊。不识土牛真妙决,十坟不得一坟真。廖公云:巧目神机添造化,透辙玄微贵无价,古传龙法及砂图,岂见神仙先论卦。假如龙法不贞奇,岂得偏将卦例推?但要真龙并正穴,阴阳二路自相宜。又云:卦为杀者误人多,无龙无穴事如何?任你装成天上卦,自然家计落倾波。夫卦例之非,前贤言之悉矣,其不足信也,明矣。今之庸术,不察龙之生列,穴之有无,砂之向背,水之去留,惟以罗经遍格,曰某山来龙合得卦例,水来合得某天星,遂为吉地。其有不合者,则移东就西,挪前就后,务欲牵合,往往福未至而祸先生,误人多矣。
辩真伪于造次之间,度顺逆于性情之外,未知真诀枉误世人。
解:真伪顺逆解见前。未知真诀者,言不明倒杖乘生气之法,辩真伪顺逆之情。凡迁穴立向,专以卦例为凭,则当缓而急,当逆而顺。甚至不能避杀挨生,使生气变为杀气。其葬之者,大则灭宗绝祠,小则荡产倾财。误人甚矣,可不戒哉?

第四章论五星转换

细看八国之周流,详察五星之变化。
解:八国即八方,五星者,金木水火土也。山之圆曰金,方曰土,曲曰水,头圆而身耸曰木,头尖而身阔曰火。五星行龙,千变万化,总之周流运行于八方之内。或得地或受制或相生克,须加细看详察,而取制化为是。否则不知生旺休囚也。
五星歌云:木直金弯土宿横,火星尖秀向南生。水星一似生蛇走,说与时师论五行。
八国八门图:八国八门八般说,人人尽向明师诀,三门常开家大富,五户常闭大兴发。
星以换形为贵,形以特达为尊。
解:星者,乃龙身之星峰也,贵剥换变化也。刘氏曰:欲择地,先辨来龙。辨龙之法,见一山秀丽,似乎有情,便当以后龙察之。或先起高峰,而后结咽墩过脉,或已结咽墩过脉而起高峰。或秀拨插入云霄,或平冈行如波流,或脱卸如藕断丝连,或如铺毛垫席,或幽峡如鹤膝蜂腰,或起伏如禽飞兽伏,行度虽万变,本不离乎五星,五星一变即为九星。五星剥换见于龙髓经,九星剥换见于撼龙经,其为化至多,且如金星发祖转出水星,又木星,木生火,火生土之类,迢迢起峰,节节生旺,是为富贵之地。凡遇相克,所贵有救星耳。如金星行龙,木星作穴,金克木,木受克凶,左右得火以制之,或得水以助之变为地。以类相推,当自得之。
虽以剥换为贵,其形尤要特达为尊。特达者,超群异众,星形端正,气象尊严之谓。
土不土而金不金,参杂形势。火不火而木不木,眩目惑心。盖土之小巧者类金,木之尖乱者似火。
解:此言星不特达,形体杂乱,便非吉龙,所可弃也。
金清土浊火燥水柔。
解:金以明正为清,其性刚,其形清正高耸则为太阳,低小则为太阴。金星行龙,多结风舞鸾飞之类。金星结穴,多生窝,宜扦水窝。或似娥眉,则扦金争,或结尾凸。或是蛮肥,法当开金取水,以没扦之。
土以方平为浊。夫土者万物之根,五星之本。其性纯,其形方正。土星行龙,多结冕旒玉屏金书诰轴之类。土星结穴,若是土腹藏金,取其中正,否则只取角尖类火。土得火而温烁,生意在其中,欲和而养万物者也。
火以尖斜为燥,其性上炎好动,其形尖秀。多作祖宗之山耸,龙楼宝殿之气谓之冲天。火星结穴,或尖斜软摆如锴镰之类,欲于摆动处开宗剪火求之。《立锥赋》云:燥火锴镰就动中而作用。
水以屈曲为柔,其性多偏少正,其形曲而多动。水星行龙结穴,龙蛇之类。水星结穴,多在曲池流珠。但以水倾地,观其动,曲池流珠自可见矣。《堪舆经》云:水宿元来号曲池,通嘈作穴有玄微。到头认取压中线,恰似露珠草尾垂。
木之妙无过于东方,北受生而西受克。
解:东方属木,南方属火,西方属金,北方属水,中央属土。土旺于四维,寄于坤宫,坤乃厚土之位,西南之界,火胜生土,土寄于坤宫。五星喜居本垣,及受生之地甚美。故木星宜居东、北,而怨于西也。如在休囚输送之地,若两傍有救,则无不吉矣。
火之炎独尊于南位,北受克而东受生。
解:南方火星入垣,东方受生之位,北方受制之方。然火乃秀丽之精,龙与砂见之多主显贵。若带石欹斜只作寺庙道观,拖脚尖斜主出军伍。《玉髓经》云:行如卓笔火神行,秀而一举便成名,头斜身侧为军伍,带石欹斜神庙灵。
先破后成,多是水来生木,始荣终滞,只因火去克金。
解:木星体势雄强,气脉急硬带杀,宜用逆杖之法,饶归一边,令其杀去而脉注,如此柔刚相济,乘得生气。稍失其法,则为杀气,主初年破败,转到后龙见木星方见吉。
金星结穴,初生发福,转到后龙遇火星,金被火克生灾滞,若两边有土星从之,则无滞矣。或是金星带火,法当剪火挨金。
木为祖,火为孙,富而好礼。
解:木火土星,节节相生而来,必结富贵之地,产忠孝礼义之人。《龙髓经》云:木火生土穴,富贵无休歇。
金是母,木是子,后必有灵。
解:金星行龙,木星到头结穴,木被金克,故凶。且木星急硬有杀,又遇金制,岂得不为凶乎?若其中微茫有摆动处,似乎是水亦可取之。
水在坎宫,凤池身贵。金居兑位,为府名高。
解:凤池,中书省也。坎为北方之正位,水之本垣也,其名有涨天水,生蛇水,凡水星行龙,从此方而来,受其气而主有凤池之贵也。《堪舆孟兴篇》云:五行最妙是水星,西北之方生复生,屈曲如蛇真欢喜,凤凰池上有声名。
为府,即吏台也。金星在于西方,为肃杀之气,有断制之才,则主出纠察之任也。
土旺牛田,木生文士。
解:土星低小,只主牛田富室而已。土星高耸,亦出清贵。《龙经》云:土星三四徊逸起,家富多田地。横天土星如一字,举子例峰华。土星高大出明贵,低小村民住。有肃经须为五行,纳木土富官。
木星清秀而高耸者,名早文星,又谓之通天木。龙身有之,必主大贵。前砂有之,亦出文章俊杰之士。《五行篇》云:木星高起侵云汉,便作文昌看。
水星多出平地,妙处难言。火星多出高山,贵而无敌。
解:水性曲运,在山为烟花三袅,出平地若水之波。其地隐而不见,其妙处难言。以平洋之地形,虽隐而杀没,其气吉又无以加焉。
火星高秀多作祖宗。《撼龙经》云:好龙若非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廉贞者,火星也。凡火星高山,于上文水星平地,皆出极品之贵,故曰无敌也。
木须有节,金贵连珠。
解:木星须有节,则于中有节处取穴为吉,无节则下倚穴。金星行龙如串珠,此秀气所钟,必结大贵之地。
所贵者活龙活蛇,所贱者死鳅死鳝。
解:活者,山之动也。势大有足为龙形,形小无足为蛇。山势不拘大小,但要起伏活动而来,是龙之有生气,故曰活也。
死者,山之静也。山来无势,如死鳅死鳝,盖借以为喻也。又或如竹稿芒槌,急硬僵直,是龙之无势,故曰死也。
形低小不宜瘦削,势屈曲不要欹斜。
解:来龙低小,不宜两边剥削,但看圆肥则吉,瘦削则凶。龙虽屈曲,最忌倚斜尖窜,名曰杀气。经云:势如惊蛇,屈曲倚斜,灭国亡家。
德不孤,必有邻,看他侍从。眼不明,徒费力,到底模糊。
解:此引圣言,亦断章取义也。真龙结作,真气凝聚,自然左拱右揖后从前迎。如大官之出入,侍从不少也。故地理术从多则成大地,从少则成小地,与贵人出入何异。
龙经云:读尽龙经无眼力,万卷珍藏也是空。又云:若还眼力无明识,山水如何决吉凶。又云:诀法在人心眼上,心眼不明尽虚讹。
五星依此类推,万变难于枚举。
解:五星转换,穴法,非一旦触类而推,则吉凶自有真验。若论千变万化,难以具述,在人心目中斟酌以通变,乌可泥于纸上文矣。

第五章论水法

论山可也,于水何如。
解:前辈论山体大约不过如此。至于水法取用尤妙,龙穴真伪,悉系于此,去当何如,详见下文。
交锁识结之宜求。
解:交者,水之两来相会交流也。锁者,水既环绕,水口间繁密如钱也。织者,水流之玄,屈曲如织也。结者,众流之总渚,则水势已聚,莹净澄深如结也。此四者,水之吉也。
穿割箭射之合避。
解:穿者,水穿龙虎臂或穿过明堂是也。割者,穴前无余气,水来割脚也。箭者,水之急直而去也。射者,水之当心直冲或射左右肋也。此四者,水之凶,合当避也。
撞城者破家荡业。
解:水城有五,名金木水火土也。金城弯环,木城直撞,水城屈曲,火城欹斜,土城乎正。今言撞城者,乃木城者,水直冲来撞,主人才不吉,太岁临之,主有破家荡产之患。
玉髓经云:抱坟宛转是金城,木似牵牛鼻过优。火类到书人字样,水形屈曲之玄明。土星平正多澄渚,更有转变清沟声。
水城则坑涧、沟渠、溪河、河渍、池湖、滨浦之类是也。假如淮浙之地,水多山少,其平洋处无山,只以水城为度,金水土城抱身则吉,木火二城斜撞则凶。
背城者,坳性强心。
解:水反向外,名曰背城。水反则山亦反而无情也。出人好刚不义,性拘不和。若得近砂遮蔽穴内不见则无妨。
发福悠长,定是水缠玄武。
解:玄武,后山也。水朝明堂,或流左或流右,缠于玄武而去,主发福绵远。但翻身逆势,多水缠玄武。
为官富厚,必然水绕青龙。
解:水朝入明堂,环掬左边而去,主贵而且富。水法云:水绕表面龙脚,银瓶金杯素。若水绕白虎亦然。但要湾环抱身不拘,左右流去并吉也。
所贵者五户闭藏,所爱者三门宽阔。
解:五户者,水口也。地户之要,最喜紫密不见水去为吉。三门者,堂局也。天门爱阔而显,嫌逼而促。诗云:明堂容万马者也。
垣局虽贵,三门逼窄不须观。形穴虽奇,五户不开何足取。
解:垣局虽好,若明堂带窄,而来水边大山高压,入光不照,不见水来,大门不开,虽得垣局之吉,亦中小吉而已。三门以方遁旺相死也。大凡择地,以龙为先,次当谨于水。盖山水关会之所,凡入一州邑,一乡里之山,必先观水口。有关闸,于内必然融结。若无关闸,使不足取。五户以方遁生量休囚也。
元辰当心直出,未可言凶。外局转首黄间,得之反吉。
解:元辰者,穴前之水。当心直出,未必就凶,但得外面山水弯转横间为吉也。若龙穴俱美,唯水不足。是处或筑坝培墩,使之环绕亦可为吉。如京口费会元祖地,土名花盖山,戌山辰向。元辰水直去一里之外,外局山水横拱,龙穴真而水不足,故主清贵之位也。
以之界脉,则脉自止,以之藏风,则风不吹。
解:水横间则脉自止,山周密则风不吹,此结上文之意。
水才过穴而反跳,一文不值。水若入怀而反抱,一发便衰。
解:水绕过穴,反跳斜流者,一文不值,安足取哉?水入怀而反抱者,纵初年发福,必易见衰败。
水口则爱其紧似葫芦喉,抱身则贵其弯如牛角样。
解:水口者,水流去处是也。欲其内宽而外狭,如葫芦喉之小,不见水之去者,斯为水口之吉也。水城只爱弯环抱身,来去不拘左右。刘氏曰:来不欲冲,去不欲直,横不欲斜,其弯抱如牛角,如眠弓,如腰带,此水城之吉也。杨公云:只爱水来抱身体,亦与牛角意同。
交牙截水者最宜耸拔,当面潴水者唯爱澄凝。
解:交牙者,水口两旁之山相间截,不使水之泄也。其交牙之山耸拔几然,相对而峙如列旌布阵,如插战,护垣力量最重,交锁节节捍护,内若大将屯兵,外则无可去,此水口之至贵也,于内必结富贵之地。若城门虽不旷荡,交牙截水口者,不甚高耸而低矮,其为福终小。
潴水者,言明堂或池或潭或湖,既然潴蓄渊停,惟爱澄清凝净,此亦葬经所谓“朝于大旺,泽于将衰”之义也。
水口之砂最关利害,此特举其大略,当自察其细微。
解:水口者,龙神之门户,水城之锁铧,关则吉,开则凶,实有闰于利害,理最精微,所言水法,仅可兴其大略,其细微当自求之。

第六章论龙脉行度

水固切于观流,山尤难于认脉。
解:上章言水之关系甚重,固当切于观览,以环抱曲流有情为吉。至于辨脉尤难,故曾氏曰:寻龙之法,看其脉势,显而有形则易见,隐而无形则难明。此利地者,当以审脉为急。时师专在喝形定穴,而置脉不论,其缪甚矣。
或隐显于茫茫迥野,或潜藏于渺渺平湖。
解:此详言认脉之难也。此言迥野之脉,体势不一,有平坡渺渺茫茫如铺毡展席而来者,有田腾层层级级若水之波而来者,有起峰墩如星珠龟鱼而来者,有微微露笔如浮沤袅鸟而来者,皆是地之吉报导涌起,故土亦随之而凸也。其来也两边有水以送之,其止也左右有砂以冲之,且明堂宽正,又得横水之波,穴之外阳远筑,在乎飘渺之间。四围阴砂仅高数寸而已,此皆平洋之贵也。经曰:平夷之地贵有支亦此意也。
淼淼水大貌,此言平湖之脉坦夷旷荡,却是支胧行度,其体若汤中酥,云中雁,灰中线,草中蛇,或沉潜而无形无影,或伏而失迹遗踪,生气行乎其间,微妙隐伏而难见,全在心之智,目之明。以高一寸为山,低一寸为水,察其支之所起,辨其支之所终。起则气随之而始。终则气随之而钟,至脉尽水止而界合分明者,此平洋大地也。杨公云:上智寻龙观气脉,眺望高山散踪迹。相边相接下乡村,天迹遗踪细寻觅。气逢水界有住期,如辑悠悠细湍息。平茫大地无影形,如灰拖线要君识。相边相牵寻断绝,尽是杨公真口诀。过村如雁列深云,识时犹似泥中鳖。平洋相并汤中酥,落在平洋谁辨别。又云:平中还有水流波,高水一寸却是山。只为时师眼力汪,到此茫然无奈何。便云无处挪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不知山穷落坪去,穴在坪中贵无敌。
星散孤村,秀气全无半点。云蒸贵地,精光略露一斑。
解:平洋之龙涌起平墩,变五星之形。其星形飘散不相联属,孤露无形,以致灵气不聚,全无半点融结之处。
山川灵气钟聚,故升而为云,原其理回其气之精凝结于地中,一争清英发露而云上,此极贵之地,而后有精露去蒸之处。《撼龙经》云:寻龙望势须寻脉,云雾多生在龙上。春夏之交与二分,夜望云霓深处觅。云霓先生绝高顶,此是龙楼宝殿定。大微茫云自多生,雾气如多反难记,先寻云气识正龙,却是真龙观远应。亦此意也。
耸于后,必应于前。有诸内,必形诸外。
解:凡寻龙捉脉,后有峰峦符合而来者,前必有峰峦拥合而拱,此前后之照应也。经云:内气萌生,外气成形。家宝经云:阴阳真气者,游于土皮之下,故曰气藏土内,谓之内气。水流土外,谓之外气。外者,个字三叉分合之意也。有其内则其形见于外,故内外相符也。
欲求真的,远朝不如近朝。要识生成,顺势无如逆势。
解:远朝乃众山众向之朝,近朝乃本身特配之朝。敬远朝虽然尖秀,不如近朝方员有情向。近朝福应之速,远朝福应之迟。蔡氏曰:若要发福急,定是近朝山。如无近朝,亦当远对,乃审其特与不特。杨公云:朝山亦自有真假,若是真朝特来也。如或假时山不来,徒爱尖员巧如画。
顺者,顺山顺水也。逆者,逆山逆水也。顺势不如逆势之优也。
多是爱远大而嫌近小,谁知迎近是而贪远非。
解:远朝高大人多贪之,近案低小人所不欲。近虽低小而有情,故曰迎近是也。远朝虽高大而无意,故曰贪远非是也。
会之于心,应之于目。
解:寻龙捉脉,竭尽心思以察其理,极目力以审其精。心得会而应于目。
三吉六秀,何用强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
解:三吉者,亥震庚也,以峦头之贪巨武为三吉。六秀者,艮丙巽辛兑丁也。今时师寻龙捉脉,以罗经格之以龙,符合六秀方来,便云合得六秀,或经三吉上来,便云合得三吉,谓是真龙。殊不知,垅龙以跳跃起伏为贵,支龙以牵连屈曲为美,何必强求三吉六秀也。如得真形正穴,证应分明,自然暗合法度也。
八卦五行,必须忝究。浮花浪蕊,枉费观瞻。
解:山分八卦而阴阳殊途,星分五行而变化不一。其星卦之作用,兼乎穴中,必先有真龙正穴,然后方可兼之。《黑襄经》云:用卦不用卦,卦向穴中作,时师专用卦,用卦还是错。
浮浪者,虚花秀而不实之谓也。此言轻浮之脉,多是虚结伪蕊。细观无真结,此是花假穴,故曰枉费观瞻。
死绝处有生成气局。旺相中审休废踪由。
解:龙脉博皮换骨而闪迹偷踪,形隐不离,若云死矣。若忽然有星辰扶救,又谓之死而逢生。一说谓木星在西方受制,故早死绝,得水星符合送以生之,又得堂局完聚,此死中而又生之意也。
龙脉降势虽然若旺相,其中不瘦削孤单。但或风吹水劫,崩洪气散,休废之患也。轻则前去结地亦轻,重则不结也。一说如木星在东方,本旺相,被金星制之,亦休囚也,故宜审其由矣。
弃甲曳兵,过水重兴营寨。排枪列阵,穿珠别换门墙。
解:龙脉之退卸,如弃甲曳兵而走妖,龙身或带粗恶之石,尖利之杀如甲兵。然攸忽脱卸兵甲,穿田渡水再起峰坡,结成堂局,能如弃甲曳兵而弃兴营寨乎?
《寻龙经》云:凡有好龙为干去,支龙尽处有旗枪。旗枪也是星峰作,员净尖方高更卓。就中寻穴穴却无,干去未休枝早落。此言龙脉发势之处,多是一起一伏,如连珠星,再立堂局,以成天地,或曰别换门墙。
游龟不顾而参差,是息肩于传舍。连珠不止而散乱,似假道于他邦。
解:参差长短不齐之貌,传舍邮驿也。龙行于此,如游龟之产,参差不齐,星峰散乱,则堂局未结。但如负担之重,暂息肩于邮传之舍,而气脉终不聚于斯也。
边珠云脉之断而复续,续而复断,散而不聚也。假道他帮言,过脉偷迹,由此而别结堂局于他处,意不钟此是也,譬若晋大夫苟息,假道于虞,以伐号为。
滚浪桃花,随风柳絮,皆是无蒂无根,未必有形有气。
解:龙被水劫,故比之如轻薄桃花,随水逐流之义。脉被风吹,故比之如柳絮,随风而舞之意。此皆失其本源而无根,又何有正形生气而堪作穴乎?


第七章论龙穴真假

若见土牛隐伏,水缠便是山缠。或如鸥鸟浮沉,脉好自然穴好。
解:结穴处号土牛。隐者,穴之隈藏也。夫穴即隈藏,则砂回而水自抱矣。杨公云:水抱应知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故曰:水缠便是山缠。
殴,水鸟也。言脉之行如茑鸟浮水一样,或浮或沈,来则有送,止则有合,必结大局。故曰脉好自然穴好,陶公《捉脉赋》云:遗迹失踪,湖直欧鸟,亦此谓也。
水非要四山来会,如珠星一家为奇。
解:好穴须贵得水,然水外又贵四山拱会,周密无风,否则空缺而不能聚气也。邓氏曰:平洋之地,微露毛脊,员者如浮鸥如星如玉尺如芦龟。曲者如蛇如带,方员大小才等,如龟鱼蛙蛤之类,皆地之吉。气涌起,土亦随之而起。此皆平中起星,多成大地矣。
细寻朝对之分明,的要左右之交固。
解:来龙即吉,须要仔细寻看朝山特与不特,有情与无情,择其特来有情者对之。再审其美与不美,观其主客分明,龙虎相当。否则顾此失彼,非吉矣。
堂宽无物,理合辨于周围。水乱无情,义合求于环聚。
解:明堂宽阔无案,必要四围罗城周密,最忌空旷,宜详辩之。无情者,散漫也。水虽无情,但须环抱义合,求其环抱会聚之处为明堂,则气聚脉正而成吉地矣。
当生不生者,势孤援寡。当死不死者,子弱母强。
解:脉以活动从容为生,孤单急硬为死,其龙脉之来,虽则活运为生,入首却不作穴,是当生而反不生也。由其来势左右无从无送或被风吹来割,孤独寡后而生气飘散也。脉诀云:雾内孤单必主贫寒。
龙脉之来,虽欠顿伏活动为死,入首又作穴者,由其祖宗耸拔,远祖气厚,是子弱母强而作,气不尽丧。故云见死不死。
鹤膝蜂腰,恐鬼劫去来之未定,蛛丝马迹,无神龙落泊以难明。
解:鹤膝者,龙之过峡处中大而两头小也。蜂腰者,细而不欲断也。鬼劫者,分枝劈脉也。分劈短者上者为鬼,多者长者为劫,蜂腰鹤膝本是结局龙脉,但恐鬼劫散乱,或去或来,分夺未定,则生气为其耗,而吉穴不能成也。杨公云:鬼劫便是龙身去,劫去不回无美丽。当观鬼劫之龙,多结神垣社庙而已。《神鉴歌》云:劈脉分枝是鬼龙,直如鹅头曲如弓,小名为鬼大为劫,只为神庙有灵通。
高山行龙势险而有此易明也,蛛丝马迹似无,龙神落迫,抛踪闪迹,藕断丝连,最难明也。故杨公云: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惊蛇入草失行迹,断脉断迹鱼来临是也。
仿佛高低,依稀绕抱。
解:此结上文示定难明之意,言寻龙脉者,当于高低仿佛处,在其高一寸者为龙,低一寸者为水,则脉可寻矣。又于远抱处,审其何者真为环远,何者真为拱抱,则穴可成矣。
求吾所大欲,无非逆水之龙。使我快于心,必得入怀之案。
解:逆水之龙为重,福应速。顺水之龙,福应之迟,故吾欲其逆也。葬书问答有云:万事皆顺,惟地理喜逆,正此谓也。凡案山欲其近岙弯抱,如龙之蟠,如凤之舞,如弓之卧,如机之平,俱要逆水抱身,此入怀之案也。得案入怀,穴内生气,穴下元辰关闭周密,发福最急,此相地者必以此为快心也。
蜂屯蚁聚,但要圆净低回。虎伏龙蟠,不拘远近大小。
解:穴前小山,垒垒叠叠,其多如蜂如蚁之屯聚而不散乱,其形取圆净低回而不粗恶,如大将居中,三军环卫,后拥前迎,左回右顾,无一而不伏降,无一而不听命,此大富贵之地也。凡真龙落处,自然青龙蜿蜒,白虎驯伏,所以成其吉穴也。何拘大小远近哉?经云:龙蟠凤而有情,虎降伏而不惊是为吉形。
脉尽处须防气绝,地卑处切忌泉流。
解:寻龙虽以脉尽为然,太至脉尽处,恐是穷极气绝之所,故腰结之地,势蟠曲猛,分牙布爪,吐露兴云,结穴之外,有三五里山势未尽,皆是余气而回转辅佐,此是大地。杨公云:好地多从腰里落,回转余枝作城郭是也。然或尽处顿起星峰,四顾有情,亦宜详之,又不拘于此也。徐氏曰:此句不专论龙,凡立穴亦须得中,慎如脱乎生气,无于脉尽处扦,庶免经气之葬也。凡卑湿之地,天心不起,穴法不明,四时水出,内无生气,则主绝祠之兆。
来则有止,止则或孤,须求护托。一不能生,生物必两,要合阴阳。
解:经曰:势来形止,是谓全气。全气之地,当葬其止。然或止处不生枝脉,是单山独龙,谓之露情。须求两边夹辅之山,或隔水来护托者,立为吉也。
孤阴独阳谓之“一”。凡龙脉体势来如仰掌,名曰独阳。纯阳则男子无妇。凡龙脉来如背脊,名曰孤阴,纯阴则美女无夫。故阴阳不交而不育,故一不能生也。一阴一阳谓之“两”,务要阴中求阳,阳中有阴,阴阳配合则生成之机不息,方为大地也。
有雌有雄,有贵有贱。
解:雌雄之情义,亦阴阳之配合。故龙穴砂水宾主龙虎皆有雌雄,大概不过言其情义相恋而已。《神鉴歌》云:寻地先须寻祖宗,更于山水认雌雄。若是无交会,何必觅后龙。《龙经》云:雌若为龙雄作应,雄若为龙雌听命。山势无情,左右飞走,则谓之雌雄不顾,决不言结穴也。尖秀方员端正,环抱有情,山水之贵也,蠢恶急硬软斜,反背无情,山水之贱也。
其或雌雄交度,不得水则为失度。
解:此承上文而言雌雄失度本非一端,龙穴砂水各有雌雄交度之情。但此指穴法言之,凡气脉止处,上而有分,下而有合,则雌雄交度。若上面有分,下面无合,则为雌雄换度,不得水者,无金鱼水之界合也。
倘如龙虎护胎,不过穴则为漏胎。
解:胎者,穴也,左右包藏过穴为护胎,不过为漏胎。
可喜者龙虎身上生峰,可恶者泥水地边寻穴。
解:既得龙虎护胎,又贵乎龙虎身上耸起高峰,方为全美之地。秘要云:龙边卓笔入云霄,金榜占前头。虎上高峰似顿笔,新任作官邮。
无脉卑湿处谓之泥水穴,葬之者必主绝祠。
出身处要列屏列嶂,结穴处要带褥带裀。
解:龙身发行处,要背后耸起高山,如屏风之列,护龙而来,即是贵龙也。
穴有余气谓之裀褥,主旺人丁。神鉴歌云:山无余气子孙稀是也。
当求隐显之亲疏,仍审怪奇之趋舍。
解:董氏谓左右之砂,亲疏为显,不风者为隐。相向者为亲,相背者为疏,观砂之法,无分隐显,俱要有情,相亲相向而不背,斯为美也。怪奇亦左右之砂,生出千奇万状。审其端正员净者,越之倚斜破碎者舍之。
犀角虎牙之脱漏,名为诉告之星。骊珠玉几端圆,即是贡陈之相。
解:登穴所见之形尖利,如犀牛角虎牙之状,名曰闻讼之星,必主狱讼刑害之祸。否则口舌是非,或出军匠逃移,终非吉也。若逆水生上,弯抱有情,如牙刀者反吉。
珠几朝拱有情,即是进贡戏陈之象为吉。
亦有穴居水底,奇脉异迹。更有穴在石间,搏龙换骨。
解:水底之穴甚难寻,究其必是来龙雄脉气盛,忽遇横水迫界,气沈深渊大泽,穴生水底,道眼知之。石间之穴未易言,必是来龙顿挫,多搏星峰,或石山剥换土山,土山搏换石山,上石下土,气脉自下而上,自里而表,特以天然土穴结于石间。惟法眼者识之,故杨公云:也有穴在大石间,也有穴在深渊里。
水底必须道眼,石间贵得明师。
解:此承上文言,水底之穴,必须神而知之,默契山川之录者可扦。石间之穴,贵得学而知之,洞达山川之精者可辩。
岂知地理自有神,谁识桑田能变海。
解:地理之事,隐显之迹,变化之机,若有神马以主之。倘虽得吉地,苟非其主,必有神物变异,以致反吉为凶。或被洪水冲荡,或山崩地裂,或原有阴砂交锁,今被开通,有沧海桑田,陵谷变通之类也。

第八章论龙虎

骨脉固宜搏换,龙虎须要详明。
解:骨,石也。龙脉之行,必籍石而后从也。节数尤宜剥换,此结上而起下之辞。龙虎者,辅佐之任也。有本身发出者,有他山之来抱者,有一边系本山生出,而一边他枝来护者;不可拘也。要青龙婉蜒而回抱,白虎驯服以环迎,此是为美。又来水边不可长与强,去水边不可短与弱。或凹露或尖利或昂逼,或反背,皆无情,又非吉矣。故曰须要详明。
或龙去虎回,或龙回虎去。
解:砂法云:龙飞虎抱填长位,绝儿孙。虎走龙回顾三子,离乡土。
回者不宜逼穴,去者须要回头。
解:龙虎回转,不宜冲突带穴而不逊,须得弯抱活软而有情。龙虎虽去,定要回头拱顾,若直去不回,不可也。
荡然直去不关拦,必定逃移并败绝。
解:龙虎直而去,内即无回顾之情,外又无关锁之山,则水去砂飞,主出迁移败绝,此必然之理也。
或有龙无虎,或有虎无龙。
解:有龙无虎,即左单提,左仙宫。有虎无龙,即右单提,右仙宫之类。且单提仙宫之穴,本身虽然有左无右,有右无左,得外枝山水来应护者,斯为美也。
无龙要水绕左边,无虎要水缠右畔。
解:无青龙,要水从左边来远,右抱穴而去则吉。刘氏曰,水来自左,无左则可。无虎要水从右边来远,流归左去则吉。刘氏曰:水从右来而无右亦栽。
莫把水为定格,但求穴里藏风。
解:勿以水为定格局,亦有干流无水,或砂有情亦吉。古云:高山不论水,平地不论风。高山之地,多是干源,但求四围包裹紧密,穴内藏风,则亡者安而后嗣昌也。
到此着眼须高,更要回心详审。
解:此吉上文,目力固宜高着,心思尤要审详。
或龙强虎弱,或龙弱虎强。
解:龙忌乎弱,虎忌乎强,大概欲其驯服则吉矣。
虎强切忌昂头,龙强尤嫌嫉主。
解:虎昂头视穴,谓之噬尸,龙昂头压穴,谓之嫉主。
两宫齐到,忌当面之倾流。一穴居中,防两边之尖射。
解:龙虎齐到,虽或有情,若穴前水直去,更无关拦,必致退败也。龙虎不欲尖射,犯者主词讼徒刑杀伤之象,驻马杨鞭云:龙虎两边射,世代主徒刑。
东宫窜过西宫,长房改绝。绝右臂尖射左臂,小子贫寒。
解:左山顺水飞走过右宫,主长房不吉。若弯环平伏,则不必忌可也。
最宜消息,毋自错迷。
解:此推上文龙虎之喜怒,最宜仔细推详,而无自昏迷也。

第九章论穴法

相山亦似相人,点穴独如点艾。
解:《明山宝鉴》云:人不入形不相,地不入形不葬。人有大小长短贤愚贵贱之分,山有高低斜正肥瘦方员之异。人禀五行正气为富贵之人,山得五星之正者结富贵之地。然或有相貌不足而富贵者,此奇怪状也,此独宜详之。杨公云:大凡点穴非一样,降势随形合星象,譬如与人针灸同,穴穴端详方始当。忽然针灸失其真,一指隔差连命丧。诚哉斯言!穴法不可不谨也,故点穴者,高一尺则伤龙,低一寸则伤穴。深则气从上过,浅则气从下过。是故点穴之难如针灸之不易也。
若有生成之龙,必有生成之穴。
解:生成之龙,起伏分明是也。生成之穴,阴阳化气,分合证应坐向天然也。
不拘单向双向,但看有情无情。
解:龙穴即正,立向自然宾主有情,罗经二十四向皆可向,岂言单向双向乎?双向者,如丁向加午向加巳向之类是也。
若有曲流之水,定有曲转之山。
解:水若曲转,山亦随之。杨公云:水曲山回是龙归。
何用九星八卦,必须顾内回头。
解:山水即转顾内,何必合八卦九星之方位乎?
莫向无中寻有,须于有处求无。
解:徐氏曰:无者,龙脉之不吉,穴法之不真也。庸师不辨真伪,每于气散之处,或云此处堪以寻穴,诱人误葬,褐人多端,可于戒乎?有者,气止水交,龙有落,穴有结也。然或左右砂水有庇,方位坐向谬泪,是谓有中之无,于此寻穴须知轻重,弃之可也。
或前人着眼未工,或造化留心福善。
解:此承上言,“有无”难知,或人目力未至,或天地留于福人。杨公云:不是时师眼不开,吉地留于福人来。
左掌右臂,缓急若冰炭之殊。尊指无名,咫尺有云泥之异。
解:掌者,脉平而缓,臂者,脉直而急。一阴一阳,缓急异体,故云缓急若冰炭之殊。徐氏曰:尊,指手掌之中指,指之正也。无名,手掌之第四指,指之偏也。点穴之法,或当正受,或当斜受,仅差咫尺,而其乘气与无气之间如云泥之远。
傍城借主者,取机于生气。脱龙就局者,受制于朝迎。
解:傍,倚也,权变法也。杨公曰:有山傍山,无山傍城,有水傍水,无水倚形。此言来龙合法,但入首轻几或逆跳番身,或回龙顾祖,只借护托之山这主也。脱其龙脉而就其堂局扦穴者,无非受制于朝迎之过。横直堂气可越盅可脱脉,宜就气而不宜因朝而失穴也。
大向小扦,小向大扦,不宜乱杂。横来直受,直来横受,更看护缠。
解:穴法云:众山小者大处寻,教君此诀值千金,众山大者小中觅,高则齐眉低应心。又云:山右直来横于穴,莫与时师说。脉若横来直处寻,此诀值千金。直横山取穴,须要有托有撑方可扦穴,无托无撑不可扦之。
须知移步换形,但取朝山证穴。
解:穴贵乎朝山端正,谓之宾主相迎,情意相合。苟移一步之地则换易其形,或偏侧而不相顾矣。
全凭眼力,斟酌高低。细用心机,参详向背。
解:此结上文,指脱龙之法,大小横直之状,或高或低,在竭尽目力以斟酌之。或向或背,在竭尽心思以参详之。至于横龙横落,无龙须扦有龙。直送直奔,有气要安无气。若此之类,惟在心目之巧以栽之斯可矣。
内直外钩,尽堪裁剪。内钩外直,枉费心机。
解:内砂虽直,而外阳钩转关拦,初虽不利则终发也,故堪取之。内砂虽抱,而外阳飞走无情,初虽小发,终必大败而不可救矣,故曰枉费心机。
勿谓造化难明,观其动静可测。
解:勿谓阴阳造化之理未易难明,然详观山水动静之间,则造化可以推测,下文详之。
山本静,势求动处。水本动,妙在静中。静者池沼之停留,动者龙脉之退卸。
解:山本是静物,贵乎一起一伏,踊跃而来,此静中而求动也。水本是动物,贵乎不流不响,涨凝而聚,此动中而来求静也。水静是池塘深潭潴蓄之意,山动是龙之踊跃翔舞起伏脱卸而来。
众山止处是真穴,众水聚处是明堂。
解:众山相聚之处,必有真穴,但得其星辰端正,阴阳分明者而取也。众水聚处是明堂,又有内处之别,内明堂水聚发福速,外明堂水聚发福迟。
堂中最喜聚窝,穴后须防仰瓦。
解:堂喜有窝窟,使之聚气。《洞林秘旨》云:明堂如掌心,家富斗量金。仰瓦者,穴后之捣槽也。此穴亡龙,不结地。诀曰: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更看前官后鬼,方知结实虚花。
解:问君何者谓之官,朝山中后逆拖山,问君何者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故要知穴之真伪,必先辨其官鬼,有官鬼,真穴也。无官鬼,假穴也。穴前拖出余气则这官星,穴后生者则为鬼星,其形最异,其名最多。其福最厚,其诀难以具象,大抵是九星之变也。杨公曰:大抵九星皆有鬼,相类相知各有四,四九三十六鬼形,识鬼便是识龙精。官星在前鬼在后,官要回头鬼要就。此龙穴之实也。官不回头鬼不就,只是虚花无落首。此龙穴之虚也。
山外拱而内逼者,穴宜高。山势峻而形急者,穴宜缓。
解:高即天穴也,凡内案逼压而外山层层拱者,其星脉必上聚,而中下俱散其气,终于巅,则百会之间,必发小口,当凿开天庭放棺,谓之尽穴,又宜龙虎俱高,故穴宜高也。缓即地穴粘空也。其星形峻急,上中皆散而下聚也。其气钟于丽,宜下缀。大凡山势雄猛,气降平正,又且龙虎伏降,前山低伏,所以作地穴也。
高则群凶降伏,缓则四势和平。
解:穴高则群恶之砂自然藏伏无凶也,穴低则四围之山,对面来朝自然平和而知吉也。
山有恶形,当面来朝者祸速,水如刀势,登穴不见者祸迟。
解:面前之山或尖射崩破,毚岩粗恶,此皆凶也,主生瘟火官非,大则绝嗣损丁,小则伤财损蓄,冷退而已,但穴前见者祸速,不见者祸轻亦迟。水势速急反背,兼石激有声,主祸凶,穴内不见者,应之迟也。
趋吉避凶,移湿就燥。
解:吉山吉水宜趋吉而避凶,凶山凶水而避而背之。范氏曰:对山有恶石,流水有恶垢,皆可避也。立穴之处水泉砂砾,幽荫凄冷,此无生气之所,必可生凶。可就阳明干燥之所为穴吉也。
重重包裹红莲瓣,穴在花心。纷纷拱卫紫微垣,尊居帝座。
解:重重者,言左右拱缠之多而穴居其中也。《指南》云:嵯峨断续势高悬,分瓣形如出水莲,或似乱花垂蕊穴,居中一穴仨安扦。杨公云:断续藕脉带线牵,相连相接下平囫。莲花偏爱浮清水,荷叶圈圈似月圆。花心叶里堪安穴,为官常在帝王边。紫微即北辰星,天之尊也,凡大地必得众山众水,来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垣局篇》云:北斗一星天之尊,上相下将居四垣,天乙太乙明堂照,花盖三台椒后先,此星万里不得一,此龙不话时人识。识得之时不用栽,留与皇朝镇家国。谓至贵之地,神天禁秘之所,常人不许妄栽。
前案若乱杂,但求积水之池。后山若嵯峨,切忌挂灯之穴。
解:前案乱杂,无特对之朝,但有明堂积聚停潴,亦为绵远之地。杨公云:亦有真龙无朝山,只要潴水聚其间。熊氏以切忌为必作二字,恐俣。岂不观陶公云:嵯峨险峻者,其或未善。董氏谓嵯峨乃带杀之地,焉有穴哉。纵使高山腰有微窝,亦未免衰败之速也。
截气脉于断未断之际,验祸福于正不正之间。
解:徐试可曰:大凡真龙结穴,真气融结,上起顶,下拖胥,自有适中恰好处。如穴太凑顶,则气脉方来而未断,恐破脑而伤龙。太就胥则气脉既断,而太尽恐犯冷,而脱气俱大。其法必细认毯檐葬口,于明白处扦之。则气脉正来而将断,余气又去而未断,于此栽之,而生气可乘矣。
急来缓受穴莫偏,缓来急受穴莫正。差之毫厘,福祸随影。杨公云:当急而缓,富贵难取,当缓而急,瘟火必生。此福祸之验也。
更有异穴怪形,我之所取,人之所弃。若见藏牙缩爪,机不可测,妙不可言。
解:或真龙迢迢而来,到头隐拙,多结诡秘之穴,怪异之形。杨公云:也曾见穴如倒撑,欲与仰掌无两样。也曾见穴急如枪,雨水射穴实难当。也有龙虎而头尖,左牙右剑休要嫌。也有龙虎生石嘴,时师到此何曾喜。也有左长右枝短,也有左短右枝长。也有穴山似牛粪,也有前案似拖枪。世俗庸师多不取,那知异穴生贤良。若此类,识者取之,不识者弃之可也。
石骨过江河,无形无影。平地起培楼,一东一西。
解:石骨过水,潜藏难辨,况又穿江过海,无形影可求。若不观其形势,焉能知之。诀云:漏脉过时看不得,留心仔细看龙格,穿山渡水过真踪,认他石骨为真脉。亦此意也。培楼者,平中之小阜也,或东或西,大小不等而无定局。经曰:地有吉气,土随而起。此言平地吉气涌起,故土亦随之而突也。
当如沙里拣金,定要水来界脉。
解:此承上文过江之脉无形无影,平地之脉隐隐难明,如沙里洵金,非水分则莫知其行,非水界则莫知其止。杨公云:高土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环,莫道微茫龙气弱,水来缠绕即堪安。
平洋穴须斟酌,不宜掘地及泉。
解:南方平洋之地,土薄则浅,掘深则有泉水之患,其法当以合水处斟酌之,于合水处立一标准,以平处量至合水处,乃让尺余,以防客水。如合水处深三尺,则穴立二尺,余皆仿此。北方土厚宜深,承不可拘于此法也。朱子曰:兴化漳泉间,棺只浮于土上,深者仅有一半入地,以上面封土甚高。后有见福州大举移旧墓,深者无不有水,方知兴化漳泉间,浅葬者,尽防水耳,即此意也。
峻峭山要消详,务要登高作穴。
解:四山峻峭而高耸者,必结上聚之穴,山势虽高而其中复有不高之穴,务要坦然,有高窟处扦穴方可也。
穴里风须回避,莫教割耳吹胸。
解:此言高山这穴,最怕凹风,或四望之山不能遮护,左缺右空,被风吹穴割胸耳。生气这之漂散,多有翻棺倒椁之患。
面前水要之玄,最怕冲心射胁。
解:面前水须要之玄曲折来去者吉。或川字流,或八字分及冲心射穴者凶。杨公云:来水直冲亦非祥,刺肋伤心不可当是也。
土山石穴,温润为奇。土穴石山,嵯峨不吉。
解:经曰:夫土欲细而坚,润而不燥。其体脆嫩鲜明,光泽晶莹为黄。盖五气凝结于地中,金白木青火赤土黄水黑,惟黄为五色之正。红黄相间者甚美。间白者尤佳。《葬书》云:土山石穴,亦有如金如玉,或发象牙龙齿,珊瑚琥珀,玛脑璋渠,朱砂紫檀,碧玉石膏,水晶云母之类。及其中有锁子纹槟榔纹,或点点杂出而具五色者,皆脆嫩温润。似石非石为吉也。青黑坚硬难锄者凶也。
嵯峨峻岭之石,故凶。却有一石山,定如卵壳,凿下有土穴,而土色细腻丰腴,坚实光润为吉。葬书云石山土穴。亦有如龙肝凤髓,猩血蟹膏,玉滴金线,红柳金黄,布褐之类,及有罗纹土宿,如花羔如绵乡者,皆坚润似土而非土也。文有四畔皆石,取去土尽,方可容棺,此皆精英中结穴也。
单山亦可取用,四面定要关拦。
解:单山独龙之地,若龙身特达,得外洋山水关拦者,亦可取也。其形势如星月,如蛇鱼,如珠剑之类,是曰单山如龙真穴正,外山环拱,岂可弃之乎?《指南云》:穴形三百有余股,降势随形岂一端。不必专求龙虎穴,单山独龙亦堪安。
若还独立无依,切忌当头下穴。
解:此承上文而言单山独龙之穴也。穴无遮拦,前后又无应托。脉尽之所,切不可当头,下之必致凶衰败。经云:气以龙昌,而独山不可葬也。
风吹水劫,是谓不知其所裁。左旷右空,非徒无益而有损。
解:无关护则受风吹,无余气水来割冲则水劫,故曰难裁。左边空旷或右边空虚,此皆无益而有害之地也。
石骨入相,不怕欹岖。土脉连行,何妨断绝。
解:入相者,起形势有星辰也。虽石山崎岖,却得性有势而来,何怕崎岖而耸。惟入首融结处不止,有崎岖之石则不可葬耳。经云:气以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熊氏引医喻曰:地之气脉,犹人之营术也。营行脉中,术行脉外,营远不息。营者,血也,术者气也。气旺则脉行,气衰则血竭。土者,气之体,有土斯有气,土脉运行,如气周流,自然不自绝也。
但嫌粗恶,贵得方圆。
解:所嫌者,儳岩粗恶之山也,所贵者,端正方员之形也。
过峡若值风摇,作穴定知力浅。
解:夫峡者,龙家之枢纽,造化之胚胎。前面结穴,峡中精微。若术士得峡精微,便知前面结穴远近,星辰高低,左右长短,及结地大小,发福重轻并预知矣。若过峡处两边无护,或被风水,或衩水劫,前去结穴定小,发福亦轻。若过峡处两边有护,前去结穴发福必重。鉴穴之胚胎于峡,如人受胎一同,胎中有病,则其子瘦弱多灾。胎中无病,则其子肥键清秀。审穴亦然。
穴前折水,依法循绳。图上观形,随机应变。
解:穴前之水,法取折潴。折则水弯,潴则水停,不折不潴,直流无情。经云:凡葬,宅前必须三折干神水。干者,甲乙丙丁庚辛壬癸乾坤艮巽是也。三折者,小神流入中神,中神流入大神。杨公云:三折禄马上褂装是也。甲庚丙壬为中神,乙辛丁癸为小神,乾坤艮巽为大神,名御街也。山川形状,变化不一,纸上图形,发蒙而已,全在人随机而变也。
穴大高而易发,花先发而早凋。高低得宜,福祥立见。
解:凡点穴太高,截生气之盛,故发福如花之速绽而早凋也。穴缓发福虽迟而耐久。穴法云,定穴太高君大错,花若先开亦早落。低穴势中发福迟,祸福之来无克制。点穴当高则高,当低则低,左右高低相宜,则福详立应也。
虽曰山好则脉好,岂知形真则穴真。
解:虽云山特达则脉尽善,岂知形端正则穴情真。经云:问君为地必有形,不自形取何由成。阴阳融结为山水,品物流行随寓生。地有形,天有象,凡有气者,因气凝,凡气凝结有五九之星体,人物禽兽之等形,各有穴法,其万状千形,皆山星之变化,故形真则穴自然真也。
枕龙鼻者,恐伤于唇。点龟肩者,恐伤于壳。
解:枕龙鼻借喻立穴不宜太低之义。盖谓唇鼻相近,点穴太缓则伤唇。点龟背借喻点穴不宜太高之义,盖肩壳相接,点穴太急则恐伤脉。
出草蛇以耳听蛤。出峡龟以眼观儿。
解:此二句借喻立穴之宜,偏如蛇以耳听蛤,龟以眼顾儿也。
举一隅而反三隅,触一类而长万类。
解:穴万状难以备述,但举一隅而三隅可知,触类而长以尽其余,全在人心目之明,不可执一而论也。
虽然穴吉,犹忌葬凶。
解:虽得吉地,而术者不得其法,或差高低深浅之间,是谓之葬凶。《指南》云:立穴若选裁不正,纵绕吉地也徒然,高低深浅如差,变福为灾起祸端。葬凶者,其病不一。有不信阴阳而自妄扦葬者,有轻视重利而不求其吉地者,有不积阴功而山灵变异者,有谬用真术而不知正穴者。穴吉葬凶,往往有之,为今之计,先以各德为本,用财择师三者兼听,吉穴将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好评度:+1(wzp1688) 优秀文章
  • 金钱:+100(汶哥) 谢谢分享
  • 金钱:+100(江水流源) 优秀文章
  • 金钱:+10(余庆小筑) 解得妙。
  • 金钱:+120(自然风) 形家精髓
  • 威望:+5(拜师学艺) 我欣赏你
  • (大地寻龙不辞远,平生好入青山游.  )
    级别: 逍遥版主

    UID: 68
    精华: 0
    发帖: 529
    威望: 139 点
    金钱: 5923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25 点
    在线时间: 50573(时)
    注册时间: 2007-11-14
    最后登录: 2018-02-18
    沙发  发表于: 2007-11-18 14:43

    重见此文 此书语明意显 为堪舆术名书 也是必读之书 理解要看各人天份了 楼主辛苦了
    结交天下有缘之士
    级别: 上宾

    UID: 71
    精华: 0
    发帖: 662
    威望: 211 点
    金钱: 6185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53 点
    在线时间: 5852(时)
    注册时间: 2007-11-14
    最后登录: 2018-02-16
    板凳  发表于: 2008-01-03 21:58

    一观之.
    万法皆由缘
    级别: 总坛主

    UID: 1
    精华: 65
    发帖: 8215
    威望: 6967 点
    金钱: 357381 RMB
    贡献值: 1500 点
    好评度: 1961 点
    在线时间: 72513(时)
    注册时间: 2007-10-17
    最后登录: 2018-02-19
    地板  发表于: 2011-05-12 21:43

    雪心赋
    唐.章贡.应天.卜则巍著
    唐.地术.陵风.顾乃德集
    明.潭庠.试可.徐之镆.重编刚补
    明.书林.奇泉.陈孙贤.重绣梓行

    徐氏曰:地理诸书,世传充栋。求其术臻神妙者,而葬书为最。理极深者,发微为优。欲知作法之详活,无如杨公之倒杖。欲识星体之异能,无如廖氏之九变。至若星坦贵贱,妙在催官。理气生克,妙在玉尺。数者备而峦头天星尽是矣。乃顾陵风始集天机不先录此数者,而反以《雪心赋》编于首,无非取其词理明快,便后学之观览。尽引人渐入佳境之法也。故余重编而沾仍其旧。

    第一章地理之宗

    开天辟地,山峙川流,二气妙运于其间,一理并行而不悖。
    解:太极未分,天地山川止一气耳。及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于是二气始分避。阳府为天,重浊为地,静峙者为山,流动者为水。遍宇间毕,阴阳二气之运行也。然阴阳虽分二气,其实本于一理。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所谓一理并行而不相拂戾焉。故地理家谓山虽静妙在动里,水虽运妙在静中。此正得二气,一理运行之义也。
    气当观其融结,理必远于精微。
    解:上文言山水既禀于一气,则凡结穴之处,必须真气融结,方可立穴。蔡氏谓:山之所交,水之所会,风气之隈藏,此即融结之说也。然此理最是玄微,非采此者,未易造此也。
    由智士之精求,岂愚夫之臆测。
    解:承上言,观气察理,必智者能讲明,非愚味无知者所能察识也。
    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著于地者,有万水千山。自本自根,或隐或显。
    解:人禀天地之气,以为性,受父母遗体,以为形。虽百骸九窍之同,而贤愚贵贱则异。譬之山川行度,支陇虽同而形状巧拙,千百变化,各自分宗分祖。干同枝世,或显露而易见,或隐微而难见。但观其后龙,穷其起止出没之因,则虽根本异同,隐显明晦,总不能逃人耳目矣。
    胎息孕育,神变化以无穷。
    解:凡山自始分脉曰始,降伏曰息,入首成形曰孕,隔结早育。徐试可曰:大凡山自离神出脉之际,便如人受胎之初一般。及其顿伏而行,结咽过峡便是曰息,尽龙脉至此而自养成气局,前去结穴,方有力量。譬如人十月怀胎滋息一也。至于入首结成星峰,真气于斯收敛,譬如人将临盆之月,正当产孕之基,一到入穴或结窝钳,或结乳突。乳突者,即如人生育男子。窝钳者,即如人生育女子是也。
    生旺休囚,机运行而不息。
    解:此承上言胎息孕育,然后成形。变化则为五星,木星生于北旺于东休于南囚于西。火星生于东旺于南休于西囚于北。水星生于西旺于北休于东囚于南。金星生于南旺于西休于北囚于东。其形气运行不已,庸者止息耶?
    地灵人杰,气化形生。
    解:山川灵秀而挺竹人物,人物名世而光照简编。非地灵无以钟人杰,非人杰无以显地灵。尽由山川之理,有气斯有形,有化斯有生。由是随其气化而生人物,凡富贵贫贱寿夭贤愚喜怒之类,皆随其气而形生也。
    孰云微妙而难明,谁谓茫昧而不信。
    解:阴阳之理虽云微妙,然因开以察气,因气以观理亦可测而知,勿谓难明也。茫昧谓地理之渺茫暗昧而不足信也。或谓人死魂升魄降,神气离体,遗骸死如槁木等,尔葬之黄土一堆,纲明异路为能受阴而致祸福环境生人乎?于是莫不以为惑世诬民之事。然而古今葬理福芷子孙,应验不爽,在在有之。且如婺源家夫子祖地,土名乾坑岭。地仙遗记云:富不过陶朱,贵这致五府,当出一贤人,聪明如孔子。后果出朱夫子为太宗,子孙亦且富盛。与遗记分毫不爽,谁谓茫昧而这信之乎?
    古人卜宅,有其义而无其词。后哲著书,传于家而行于世。
    解:此言古人因卜宅之义,故后哲渐著之书,发明地理之蕴以开来学,使后世遂得其传也。
    葬乘生气,脉认来龙。
    解:朱子曰:葬之为言藏也,生气者,即一无运化之气也,行乎地中,人不可见。必源其脉络之所从,来审其形势之所止。聚有水以界之,无风以散之,则生气聚也。葬者苟知其聚处,使亲体得以乘之,则地理之能事毕矣。大凡看地以龙这先,龙有变化,脉有隐显。或中出或从傍,或偏行而归正。审形万状,莫可具陈。但随龙认脉,因脉求气之聚处,方可以适葬也。
    穴总三停,山分八卦。
    解:三停者,天地人三才之分也。以人身喻之,天穴在人心,地穴在人阴,人穴在人脐。诀曰:而山之俯者,必顶高而尖圆,上聚而下散,多在山之巅,所以作天穴。凡山之仰者,必顶低而乎洞,下聚而上散,多大山之鹿,所以作地穴也。山之不俯不仰者,必顶不尖而不平,则中聚而上下具散,多在山之腰,所以作人穴。随其气脉之聚处而适之,不可执一而论也。徐试可曰:三停云者,非谓一山可作三穴,当上则上,其中与下俱非。当中则中,其上与下俱非。当下则下,其上与中俱非。在人裁定而取之矣。
    八卦者,文王作后天易以八卦,布八方示人。知东南西北四正四维之位。如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是也。分言以一卦管三山,如乾管戌乾亥,坎管壬子癸,艮管丑艮寅,震管甲卯乙,巽管辰巽巳,离管丙午丁,坤管未坤申,兑管庚酉辛合之为二十四山也。
    易曰:帝出乎震。正春,震东方也,卦气阳木;齐乎巽。春夏之交,巽东南也,卦气阴木;相见乎离。正夏,离正南也,卦气属火;致役乎坤。夏秋,坤西南也,卦气阳土;说言乎兑。正秋,兑正西也,卦气阴金;战乎乾,冬秋之交,乾西北也,卦气阳金;劳乎坎,正冬,坎正北也,卦气属水;成言乎艮,冬春之交,艮东北也,卦气阳土。
    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眛于理者,孰造于玄微。
    解:人为万物之灵,而一身之精华在于目。故察地理者,莫善于目力。然而风水之理更玄微。苟心不灵而昧于此,则茫无定见,必不知生气之所止至,理之所存形势,尚莫能喻。安能造于玄微也耶?取相地者目力重,心力尤重也。
    惟阴阳顺逆之难明,抑鬼神情状之莫察。
    解:徐式可曰:阴阳顺逆四字,其义多般。自山体言之,廖氏以高陇为阳,平支为阴。结穴乳突为阳,窝钳为阴。高而俯者为阳,低而仰者为阴。以山水配对言之,山静为阴,水动为阳。山随水而下名曰顺,山挽水而上名曰逆。以葬法言之,阳龙阴穴,阴龙阳穴。顺来逆受,逆来顺受。此皆为峦头中之阴阳顺逆也。至于理气之阴阳尤多说焉,以静阴静阳言,则乾甲坤乙离壬寅戌坎癸申辰为阳,其艮丙巽辛震庚亥未,兑丁巳丑为阴,古人所谓阴阳不杂,以之立向,如阴龙阴向,阳龙阳向之说是也。以卦气之阴阳言之,如乾属阳而纳甲阴,坤属阳而纳乙阴,离属阳而纳壬阴,寅为阳而纳戌阴,坎为阳而纳癸阴,申为阴而纳辰阴,艮为阳而纳申阴,巽为阳而纳辛阴,震为阳而纳艮阴,亥为阳而纳未阴,兑为阳而纳丁阴,巳为阳而纳丑阴,此之一夫一妇纳气配对,古人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育,彼此谐和以之立向,如阴龙配阳向,阳龙配阴向,此出于吴景銮之呈表是也。以行龙之执言之,自子而丑,自寅而卯顺生左旋者为阳,由子转亥由亥转戌,逆而右通者为阴。以五行生旺之序言之,甲为阳木,生于亥而顺行,乙为阴木生于午而逆行。丙为阳火生于寅,戊土同之,丁为阴火生于丑,巳土同之。庚为阳金生巳,辛为阴金生于子,壬为阳水生于申,癸为阴水生于卯。顺逆次序并与木例相同。以正阴阳言之,乾艮甲丙戊庚壬申子辰寅午戌为阳,其数奇,其序优先故也。坤巽乙丁己辛癸亥卯未巳酉丑为阴,其数偶,其序居后故也。此皆为理气中阴阳顺逆也,体用各殊,取义多端,故曰难明。旧注略而未备,兹补而详之。
    山川奇秀,吉气合局者为神。山川丑恶,凶气破局者为鬼。神可迎鬼可避。经曰:迎神避鬼,此之谓也。详载玉尺经。
    布八方之八卦,审四势之四维,有去有来有动有静。
    解:布,分也。伏羲氏作先天易,文王作后天易,以八卦布于八方。相地者欲知阴阳顺逆鬼神情状,须于八方分布八卦,则休囚生旺,阴阳顺逆之理,鬼煞官贵之别,皆不外八卦二十四山中矣。
    八卦何以分布?盖八方中有四正者,子午卯酉即为坎离震兑,谓之四势。以其居天地之中,据八方之正势也。有四显者,乾坤艮巽谓之四维,以其居四隅之界,经维八方而相联也。知此四势四维,而山之起祖入局,行止多端,恕不出八卦之内云。
    八方有四维四势,则凡行龙起止,去来动静不隐越乎八方之外。故自山发出泉支有回来而作我让从,有分去而另结堂垣者,是谓或去或来,各有结作也。山本静物,其势起伏踊跃而来是静中有动也。水本动物,其体渚蓄济澄而凝是动中有静也。

    第二章论山水本源

    迢迢山发迹,由祖宗而生子生孙。
    解:《撼龙经》云: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中天如巨物。如人背脊如项梁,生出四支龙突兀。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东西为四脉。西北崆洞数万里,东入三戟隔杳暗,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分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勾连逢水信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候。其次偏方并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大凡一穴之地,各有祖宗,发出支脉,迢迢而来,遇水而止,自然成其形穴。
    汩汩水长流,自本根而分支分派。
    解:汩汩水大貌自源而流,分支分脉,两山之中必有水,两水之中必有山。山本同而未异,则水随之而分。水本异而未同,则山随水之而会。故水之根本随山而见也。
    入山寻水口,登局看明堂。
    解:凡入山乡,先观水口,若左右有两三重,交牙重重,叠叠峰峦,其内必有大地,罗星镇水口亦然。若一重开者,只小地而已。若无开关,足不结地。纵有结地,亦不耐久。杨公到处先要看水口,水口关拦气脉足,缠龙缠到龙虎前,三重五重福延绵是也。
    明堂者,象五者之有明堂,所以来天下之朝贡。地最嫌逼狭斜峻,欲其方正宽平,始象水之朝也。刘氏曰:内堂不宜太阔,太阔近乎广场,则不藏风。外堂不宜太狭,太狭则气局促,气局促则无厚福凝。登局必先看明堂为急。
    岳渎钟星宿之灵,宾主尽东南之美。
    解:岳者,山也。渎者,水也。阴阳化育,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故岳渎在地而实钟天象之灵秀。所以杨公云,山川在下星在上,同此一气无两体。体魄在地光在天,识得真光真精艺。宾主指朝山与来龙言,宾主贵乎有情。
    立向贵迎官而就禄,作穴须趋吉以避凶。
    解:山为官水为禄,立向者山水两佳,须知迎官就禄。不然山秀则弃水迎山,或水吉则弃山就水,须知临局变通为妙。前面山水有美有恶。恶者避之,美者向之。来龙之气有清有浊,清多浊少则宜用,浊多清少则宜弃。穴中之气有生有死,法当避其死以俟其生。穴中土色,以鲜明光润坚实为生,昏暗枯燥松散为死。又以红黄为生,青黑为死。脉来边厚边薄,以薄为生厚为死。变脉以短者为生,长者为死。大小脉在小者为生,大者为死。行度则以秀嫩光净圆厚涌动为生,枯老臃肿破碎直硬为死,此皆当知所趋避焉。
    必援古以证今,贵升高而望远。
    解:援,引也。后学者当究前贤作法,是何龙脉作何取用,亦可触类而推。必须多著脚头,精用眼力,则古人之格式,绋可以引之而证今也。杨公云:但把古人模节试,较量轻重自然积是矣。
    寻龙之法,贵乎登高而望远。看祖山何处起,分龙何处止,即于此处而寻之。杨公云:大凡捉龙上山顶,四畔峰峦千万倾,奇毛异骨发雌雄,不辨雌雄不缚影是也。
    辞楼下殿,不远千里,问祖寻宗,岂可半途而止。
    解:龙有祖宗顿起大峰,高尖曰楼,高平曰殿。及其来也,踊跃起伏,分枝布局,百千万里,龙尽气钟,来易得知。相地者须加脚力,或自祖而穷至入穴,或自穴而穷自起祖。详水分合,详山起止,或正落或分腰落,或未落或分落,莫不各有定局。总之必究来龙起止而始知结穴之真伪也。若惜脚力而废于半途则非矣。
    祖宗耸拔者,子孙必贵。宾主趋迎者,情意相孚。
    解:祖宗之山耸拔发出,子孙枝脉必秀,枝枝而茂,理固然矣。主山,玄武也,宾对,朱雀也。若玄武垂头,朱雀翔舞,则宾主越迎拱揖,自然情意交孚而成吉地。
    右必伏,左必降,精神百倍。前者呼,后者应,气象万千。
    解:左青龙右白虎,皆欲恬软柔顺,宽容俯伏。犹正官之升堂,需百吏之拱和,精神自然百倍。气紫森森,呈秀于前,峦嶂层层,待从于后,犹主帅之登堂,而三军之听命,则气象自然有万千之雄也。
    辩山脉者,则有同干异枝。论水法者,则有三叉九曲。
    解:如木之生枝,大干大枝,小干小枝。干长力盛,枝短力微。董氏曰:身干虽同而分枝则异。有结于初龙者,有结于中龙者,有结于羽龙者。有干龙结局而枝龙护送者,有支龙结局而干龙为护关者。或本身发出为龙虎,为朝案者,或外枝发出为昭应为维城者。异同百端,观者宜详之。
    爻者,交爻也。曲者,屈曲也。三爻者,言穴前左右有三合水会于明堂也。九曲者,言之玄水流入明堂也。杨公云:三爻九曲来对面,子息朝入殿。

    第三章论气脉分吉

    卜云其吉,终焉元藏。吉地乃神之所司,善人必天之克相。将相公侯,胥此焉出。荣华富贵,何莫不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毋忽斯言。得于斯,必深造于斯,盖有妙理。
    解:卜地虽在于人,而得地是鬼神之所主,所关甚大。人当积善为本,而吉地自来凑合。虽公候将相荣华富贵,皆从积善得地而来,所以知之者,必当先好善而造于妙理也。此条于地理显明易知,旧注太顺,故今消之。
    要明分合之势,须审向背之宜。
    解:龙脉之来则有分水以道之,龙脉之止则有合水以界之。故山自祖分一龙来,吉地两边必分枝龙缠送到堂。其分水随龙而来,合会大明堂者,此龙脉之大分合也。大分合者,起祖入首一节分自项后,合于龙处首是也。小分合者,穴中证应之玄微也。
    蔡氏曰:山水之向背,犹人之情性。其向我者,必有周旋相顾之义。背我者,必有厌弃不顾之情,既明吉凶之机,向背之理自见耳。
    (大小分合,大小八字,球檐之力图。)
    上如毯之圆,下如檐之滴。故曰毯檐。后倚龙山,上分名送龙水,又名随龙水。穴前左右合之曰下合,又名三爻水,穴前微茫蛤水合者,名虾须水,又名蟹眼水,又名鱼腮水,第一切要也。本身龙虎所水合,名曰小八子水,又外壤水合名曰大八字水是也。
    散则乱,合则从,群以分,类以聚。
    解:散者,山水之分离也。合者,山水之聚会也。大势若聚,则奇形惟穴而愈真正。大势若散,则巧穴天然而反虚假。大抵取众山聚合而从者真也。众山皆走而散者假也。
    山水之势,始虽同乎一。本中则分枝别脉,或之南或之北。群分而不相顾,终则为从送,或为护缠,或作龙虎,或儿朝案而相聚迎会于堂局之中。
    是以潜藏须细察,来止要详明。
    解:太凡真龙行度,多是藏踪闭迹,潜而不露,不论平地与高山皆然。而平地潜藏为尤其,其体段若汤中之酥,云中之雁,压中线路,草里蛇踪,气脉隐乎其间。微妙陷伏而虽见也。若非目力之细察,莫能知之。
    源其远势之来,察其近形之止。驻马摇鞭,如豺赶鹿,似虎驱羊,此龙势上来也。《玉髓经》云:草上露笔偏在尾,花中得味总归心,此形势之止也。
    山聚处,水或倾斜,谓之不善。水曲处,山或散乱,谓之无情。
    解:山贵乎团聚,水贵乎环绕。或山聚处而水斜泻倾流,就是不吉之地。水虽屈曲而山散乱,终属无情。敬曰:山凶水吉,年年哭泣。
    收小淳,而遗大疵,是用管而窥豹。就众凶,而寻一吉,殆犹缘木以求鱼。
    解:众山粗恶而散乱,众水反背以倾流,其中欲得一山一水之吉,犹以管窥豹,止见一斑,缘木求鱼,势不可得矣。
    诀以言传,妙由心悟。
    解:地理大略传之在人,其中玄妙悟之在心。心不灵通,虽明师不能使之悟。孟子所谓大芹能诲人以规矩,不能使人巧是也。
    既明倒杖之法,方知卦例之非。
    解:倒杖者,地理之正法也。先认落头星辰俯仰正反,气脉生死缓急,强弱顺逆。次看入首放送,绕减合用,如何迎接,正脉取之,曲脉取正,粗脉取嫩,散脉取中,阳脉聚绕,缓脉取陡,急脉取缓,双脉取短,单脉取突,直脉取湾,曲脉取直,高不露风,低不失脉,阴来阳受,阳来阴作。或入檐来而斗毯,或避毯而凑檐,或弃死而从生,或弃粗而取嫩,或枕暗而闪明,或枕明而弃暗。内乘生气,外接堂气,内外符合,是为真的。一有不顺即成花假,此诚生气倒杖之至秘法也。而有顺杖、逆杖、缩杖、缀杖、开杖、没杖、对杖、截杖、头杖、犯杖之分,其法至玄,详载倒杖篇。
    杨公曰:翻卦思来是梦中,只观来历有无踪,仍将两字钳龙脉,莫把天星乱指空。曾公云:时师爱把九星论,羽说贪狼武曲尊。不识土牛真妙决,十坟不得一坟真。廖公云:巧目神机添造化,透辙玄微贵无价,古传龙法及砂图,岂见神仙先论卦。假如龙法不贞奇,岂得偏将卦例推?但要真龙并正穴,阴阳二路自相宜。又云:卦为杀者误人多,无龙无穴事如何?任你装成天上卦,自然家计落倾波。夫卦例之非,前贤言之悉矣,其不足信也,明矣。今之庸术,不察龙之生列,穴之有无,砂之向背,水之去留,惟以罗经遍格,曰某山来龙合得卦例,水来合得某天星,遂为吉地。其有不合者,则移东就西,挪前就后,务欲牵合,往往福未至而祸先生,误人多矣。
    辩真伪于造次之间,度顺逆于性情之外,未知真诀枉误世人。
    解:真伪顺逆解见前。未知真诀者,言不明倒杖乘生气之法,辩真伪顺逆之情。凡迁穴立向,专以卦例为凭,则当缓而急,当逆而顺。甚至不能避杀挨生,使生气变为杀气。其葬之者,大则灭宗绝祠,小则荡产倾财。误人甚矣,可不戒哉?

    第四章论五星转换

    细看八国之周流,详察五星之变化。
    解:八国即八方,五星者,金木水火土也。山之圆曰金,方曰土,曲曰水,头圆而身耸曰木,头尖而身阔曰火。五星行龙,千变万化,总之周流运行于八方之内。或得地或受制或相生克,须加细看详察,而取制化为是。否则不知生旺休囚也。
    五星歌云:木直金弯土宿横,火星尖秀向南生。水星一似生蛇走,说与时师论五行。
    八国八门图:八国八门八般说,人人尽向明师诀,三门常开家大富,五户常闭大兴发。
    星以换形为贵,形以特达为尊。
    解:星者,乃龙身之星峰也,贵剥换变化也。刘氏曰:欲择地,先辨来龙。辨龙之法,见一山秀丽,似乎有情,便当以后龙察之。或先起高峰,而后结咽墩过脉,或已结咽墩过脉而起高峰。或秀拨插入云霄,或平冈行如波流,或脱卸如藕断丝连,或如铺毛垫席,或幽峡如鹤膝蜂腰,或起伏如禽飞兽伏,行度虽万变,本不离乎五星,五星一变即为九星。五星剥换见于龙髓经,九星剥换见于撼龙经,其为化至多,且如金星发祖转出水星,又木星,木生火,火生土之类,迢迢起峰,节节生旺,是为富贵之地。凡遇相克,所贵有救星耳。如金星行龙,木星作穴,金克木,木受克凶,左右得火以制之,或得水以助之变为地。以类相推,当自得之。
    虽以剥换为贵,其形尤要特达为尊。特达者,超群异众,星形端正,气象尊严之谓。
    土不土而金不金,参杂形势。火不火而木不木,眩目惑心。盖土之小巧者类金,木之尖乱者似火。
    解:此言星不特达,形体杂乱,便非吉龙,所可弃也。
    金清土浊火燥水柔。
    解:金以明正为清,其性刚,其形清正高耸则为太阳,低小则为太阴。金星行龙,多结风舞鸾飞之类。金星结穴,多生窝,宜扦水窝。或似娥眉,则扦金争,或结尾凸。或是蛮肥,法当开金取水,以没扦之。
    土以方平为浊。夫土者万物之根,五星之本。其性纯,其形方正。土星行龙,多结冕旒玉屏金书诰轴之类。土星结穴,若是土腹藏金,取其中正,否则只取角尖类火。土得火而温烁,生意在其中,欲和而养万物者也。
    火以尖斜为燥,其性上炎好动,其形尖秀。多作祖宗之山耸,龙楼宝殿之气谓之冲天。火星结穴,或尖斜软摆如锴镰之类,欲于摆动处开宗剪火求之。《立锥赋》云:燥火锴镰就动中而作用。
    水以屈曲为柔,其性多偏少正,其形曲而多动。水星行龙结穴,龙蛇之类。水星结穴,多在曲池流珠。但以水倾地,观其动,曲池流珠自可见矣。《堪舆经》云:水宿元来号曲池,通嘈作穴有玄微。到头认取压中线,恰似露珠草尾垂。
    木之妙无过于东方,北受生而西受克。
    解:东方属木,南方属火,西方属金,北方属水,中央属土。土旺于四维,寄于坤宫,坤乃厚土之位,西南之界,火胜生土,土寄于坤宫。五星喜居本垣,及受生之地甚美。故木星宜居东、北,而怨于西也。如在休囚输送之地,若两傍有救,则无不吉矣。
    火之炎独尊于南位,北受克而东受生。
    解:南方火星入垣,东方受生之位,北方受制之方。然火乃秀丽之精,龙与砂见之多主显贵。若带石欹斜只作寺庙道观,拖脚尖斜主出军伍。《玉髓经》云:行如卓笔火神行,秀而一举便成名,头斜身侧为军伍,带石欹斜神庙灵。
    先破后成,多是水来生木,始荣终滞,只因火去克金。
    解:木星体势雄强,气脉急硬带杀,宜用逆杖之法,饶归一边,令其杀去而脉注,如此柔刚相济,乘得生气。稍失其法,则为杀气,主初年破败,转到后龙见木星方见吉。
    金星结穴,初生发福,转到后龙遇火星,金被火克生灾滞,若两边有土星从之,则无滞矣。或是金星带火,法当剪火挨金。
    木为祖,火为孙,富而好礼。
    解:木火土星,节节相生而来,必结富贵之地,产忠孝礼义之人。《龙髓经》云:木火生土穴,富贵无休歇。
    金是母,木是子,后必有灵。
    解:金星行龙,木星到头结穴,木被金克,故凶。且木星急硬有杀,又遇金制,岂得不为凶乎?若其中微茫有摆动处,似乎是水亦可取之。
    水在坎宫,凤池身贵。金居兑位,为府名高。
    解:凤池,中书省也。坎为北方之正位,水之本垣也,其名有涨天水,生蛇水,凡水星行龙,从此方而来,受其气而主有凤池之贵也。《堪舆孟兴篇》云:五行最妙是水星,西北之方生复生,屈曲如蛇真欢喜,凤凰池上有声名。
    为府,即吏台也。金星在于西方,为肃杀之气,有断制之才,则主出纠察之任也。
    土旺牛田,木生文士。
    解:土星低小,只主牛田富室而已。土星高耸,亦出清贵。《龙经》云:土星三四徊逸起,家富多田地。横天土星如一字,举子例峰华。土星高大出明贵,低小村民住。有肃经须为五行,纳木土富官。
    木星清秀而高耸者,名早文星,又谓之通天木。龙身有之,必主大贵。前砂有之,亦出文章俊杰之士。《五行篇》云:木星高起侵云汉,便作文昌看。
    水星多出平地,妙处难言。火星多出高山,贵而无敌。
    解:水性曲运,在山为烟花三袅,出平地若水之波。其地隐而不见,其妙处难言。以平洋之地形,虽隐而杀没,其气吉又无以加焉。
    火星高秀多作祖宗。《撼龙经》云:好龙若非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廉贞者,火星也。凡火星高山,于上文水星平地,皆出极品之贵,故曰无敌也。
    木须有节,金贵连珠。
    解:木星须有节,则于中有节处取穴为吉,无节则下倚穴。金星行龙如串珠,此秀气所钟,必结大贵之地。
    所贵者活龙活蛇,所贱者死鳅死鳝。
    解:活者,山之动也。势大有足为龙形,形小无足为蛇。山势不拘大小,但要起伏活动而来,是龙之有生气,故曰活也。
    死者,山之静也。山来无势,如死鳅死鳝,盖借以为喻也。又或如竹稿芒槌,急硬僵直,是龙之无势,故曰死也。
    形低小不宜瘦削,势屈曲不要欹斜。
    解:来龙低小,不宜两边剥削,但看圆肥则吉,瘦削则凶。龙虽屈曲,最忌倚斜尖窜,名曰杀气。经云:势如惊蛇,屈曲倚斜,灭国亡家。
    德不孤,必有邻,看他侍从。眼不明,徒费力,到底模糊。
    解:此引圣言,亦断章取义也。真龙结作,真气凝聚,自然左拱右揖后从前迎。如大官之出入,侍从不少也。故地理术从多则成大地,从少则成小地,与贵人出入何异。
    龙经云:读尽龙经无眼力,万卷珍藏也是空。又云:若还眼力无明识,山水如何决吉凶。又云:诀法在人心眼上,心眼不明尽虚讹。
    五星依此类推,万变难于枚举。
    解:五星转换,穴法,非一旦触类而推,则吉凶自有真验。若论千变万化,难以具述,在人心目中斟酌以通变,乌可泥于纸上文矣。

    第五章论水法

    论山可也,于水何如。
    解:前辈论山体大约不过如此。至于水法取用尤妙,龙穴真伪,悉系于此,去当何如,详见下文。
    交锁识结之宜求。
    解:交者,水之两来相会交流也。锁者,水既环绕,水口间繁密如钱也。织者,水流之玄,屈曲如织也。结者,众流之总渚,则水势已聚,莹净澄深如结也。此四者,水之吉也。
    穿割箭射之合避。
    解:穿者,水穿龙虎臂或穿过明堂是也。割者,穴前无余气,水来割脚也。箭者,水之急直而去也。射者,水之当心直冲或射左右肋也。此四者,水之凶,合当避也。
    撞城者破家荡业。
    解:水城有五,名金木水火土也。金城弯环,木城直撞,水城屈曲,火城欹斜,土城乎正。今言撞城者,乃木城者,水直冲来撞,主人才不吉,太岁临之,主有破家荡产之患。
    玉髓经云:抱坟宛转是金城,木似牵牛鼻过优。火类到书人字样,水形屈曲之玄明。土星平正多澄渚,更有转变清沟声。
    水城则坑涧、沟渠、溪河、河渍、池湖、滨浦之类是也。假如淮浙之地,水多山少,其平洋处无山,只以水城为度,金水土城抱身则吉,木火二城斜撞则凶。
    背城者,坳性强心。
    解:水反向外,名曰背城。水反则山亦反而无情也。出人好刚不义,性拘不和。若得近砂遮蔽穴内不见则无妨。
    发福悠长,定是水缠玄武。
    解:玄武,后山也。水朝明堂,或流左或流右,缠于玄武而去,主发福绵远。但翻身逆势,多水缠玄武。
    为官富厚,必然水绕青龙。
    解:水朝入明堂,环掬左边而去,主贵而且富。水法云:水绕表面龙脚,银瓶金杯素。若水绕白虎亦然。但要湾环抱身不拘,左右流去并吉也。
    所贵者五户闭藏,所爱者三门宽阔。
    解:五户者,水口也。地户之要,最喜紫密不见水去为吉。三门者,堂局也。天门爱阔而显,嫌逼而促。诗云:明堂容万马者也。
    垣局虽贵,三门逼窄不须观。形穴虽奇,五户不开何足取。
    解:垣局虽好,若明堂带窄,而来水边大山高压,入光不照,不见水来,大门不开,虽得垣局之吉,亦中小吉而已。三门以方遁旺相死也。大凡择地,以龙为先,次当谨于水。盖山水关会之所,凡入一州邑,一乡里之山,必先观水口。有关闸,于内必然融结。若无关闸,使不足取。五户以方遁生量休囚也。
    元辰当心直出,未可言凶。外局转首黄间,得之反吉。
    解:元辰者,穴前之水。当心直出,未必就凶,但得外面山水弯转横间为吉也。若龙穴俱美,唯水不足。是处或筑坝培墩,使之环绕亦可为吉。如京口费会元祖地,土名花盖山,戌山辰向。元辰水直去一里之外,外局山水横拱,龙穴真而水不足,故主清贵之位也。
    以之界脉,则脉自止,以之藏风,则风不吹。
    解:水横间则脉自止,山周密则风不吹,此结上文之意。
    水才过穴而反跳,一文不值。水若入怀而反抱,一发便衰。
    解:水绕过穴,反跳斜流者,一文不值,安足取哉?水入怀而反抱者,纵初年发福,必易见衰败。
    水口则爱其紧似葫芦喉,抱身则贵其弯如牛角样。
    解:水口者,水流去处是也。欲其内宽而外狭,如葫芦喉之小,不见水之去者,斯为水口之吉也。水城只爱弯环抱身,来去不拘左右。刘氏曰:来不欲冲,去不欲直,横不欲斜,其弯抱如牛角,如眠弓,如腰带,此水城之吉也。杨公云:只爱水来抱身体,亦与牛角意同。
    交牙截水者最宜耸拔,当面潴水者唯爱澄凝。
    解:交牙者,水口两旁之山相间截,不使水之泄也。其交牙之山耸拔几然,相对而峙如列旌布阵,如插战,护垣力量最重,交锁节节捍护,内若大将屯兵,外则无可去,此水口之至贵也,于内必结富贵之地。若城门虽不旷荡,交牙截水口者,不甚高耸而低矮,其为福终小。
    潴水者,言明堂或池或潭或湖,既然潴蓄渊停,惟爱澄清凝净,此亦葬经所谓“朝于大旺,泽于将衰”之义也。
    水口之砂最关利害,此特举其大略,当自察其细微。
    解:水口者,龙神之门户,水城之锁铧,关则吉,开则凶,实有闰于利害,理最精微,所言水法,仅可兴其大略,其细微当自求之。

    第六章论龙脉行度

    水固切于观流,山尤难于认脉。
    解:上章言水之关系甚重,固当切于观览,以环抱曲流有情为吉。至于辨脉尤难,故曾氏曰:寻龙之法,看其脉势,显而有形则易见,隐而无形则难明。此利地者,当以审脉为急。时师专在喝形定穴,而置脉不论,其缪甚矣。
    或隐显于茫茫迥野,或潜藏于渺渺平湖。
    解:此详言认脉之难也。此言迥野之脉,体势不一,有平坡渺渺茫茫如铺毡展席而来者,有田腾层层级级若水之波而来者,有起峰墩如星珠龟鱼而来者,有微微露笔如浮沤袅鸟而来者,皆是地之吉报导涌起,故土亦随之而凸也。其来也两边有水以送之,其止也左右有砂以冲之,且明堂宽正,又得横水之波,穴之外阳远筑,在乎飘渺之间。四围阴砂仅高数寸而已,此皆平洋之贵也。经曰:平夷之地贵有支亦此意也。
    淼淼水大貌,此言平湖之脉坦夷旷荡,却是支胧行度,其体若汤中酥,云中雁,灰中线,草中蛇,或沉潜而无形无影,或伏而失迹遗踪,生气行乎其间,微妙隐伏而难见,全在心之智,目之明。以高一寸为山,低一寸为水,察其支之所起,辨其支之所终。起则气随之而始。终则气随之而钟,至脉尽水止而界合分明者,此平洋大地也。杨公云:上智寻龙观气脉,眺望高山散踪迹。相边相接下乡村,天迹遗踪细寻觅。气逢水界有住期,如辑悠悠细湍息。平茫大地无影形,如灰拖线要君识。相边相牵寻断绝,尽是杨公真口诀。过村如雁列深云,识时犹似泥中鳖。平洋相并汤中酥,落在平洋谁辨别。又云:平中还有水流波,高水一寸却是山。只为时师眼力汪,到此茫然无奈何。便云无处挪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不知山穷落坪去,穴在坪中贵无敌。
    星散孤村,秀气全无半点。云蒸贵地,精光略露一斑。
    解:平洋之龙涌起平墩,变五星之形。其星形飘散不相联属,孤露无形,以致灵气不聚,全无半点融结之处。
    山川灵气钟聚,故升而为云,原其理回其气之精凝结于地中,一争清英发露而云上,此极贵之地,而后有精露去蒸之处。《撼龙经》云:寻龙望势须寻脉,云雾多生在龙上。春夏之交与二分,夜望云霓深处觅。云霓先生绝高顶,此是龙楼宝殿定。大微茫云自多生,雾气如多反难记,先寻云气识正龙,却是真龙观远应。亦此意也。
    耸于后,必应于前。有诸内,必形诸外。
    解:凡寻龙捉脉,后有峰峦符合而来者,前必有峰峦拥合而拱,此前后之照应也。经云:内气萌生,外气成形。家宝经云:阴阳真气者,游于土皮之下,故曰气藏土内,谓之内气。水流土外,谓之外气。外者,个字三叉分合之意也。有其内则其形见于外,故内外相符也。
    欲求真的,远朝不如近朝。要识生成,顺势无如逆势。
    解:远朝乃众山众向之朝,近朝乃本身特配之朝。敬远朝虽然尖秀,不如近朝方员有情向。近朝福应之速,远朝福应之迟。蔡氏曰:若要发福急,定是近朝山。如无近朝,亦当远对,乃审其特与不特。杨公云:朝山亦自有真假,若是真朝特来也。如或假时山不来,徒爱尖员巧如画。
    顺者,顺山顺水也。逆者,逆山逆水也。顺势不如逆势之优也。
    多是爱远大而嫌近小,谁知迎近是而贪远非。
    解:远朝高大人多贪之,近案低小人所不欲。近虽低小而有情,故曰迎近是也。远朝虽高大而无意,故曰贪远非是也。
    会之于心,应之于目。
    解:寻龙捉脉,竭尽心思以察其理,极目力以审其精。心得会而应于目。
    三吉六秀,何用强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
    解:三吉者,亥震庚也,以峦头之贪巨武为三吉。六秀者,艮丙巽辛兑丁也。今时师寻龙捉脉,以罗经格之以龙,符合六秀方来,便云合得六秀,或经三吉上来,便云合得三吉,谓是真龙。殊不知,垅龙以跳跃起伏为贵,支龙以牵连屈曲为美,何必强求三吉六秀也。如得真形正穴,证应分明,自然暗合法度也。
    八卦五行,必须忝究。浮花浪蕊,枉费观瞻。
    解:山分八卦而阴阳殊途,星分五行而变化不一。其星卦之作用,兼乎穴中,必先有真龙正穴,然后方可兼之。《黑襄经》云:用卦不用卦,卦向穴中作,时师专用卦,用卦还是错。
    浮浪者,虚花秀而不实之谓也。此言轻浮之脉,多是虚结伪蕊。细观无真结,此是花假穴,故曰枉费观瞻。
    死绝处有生成气局。旺相中审休废踪由。
    解:龙脉博皮换骨而闪迹偷踪,形隐不离,若云死矣。若忽然有星辰扶救,又谓之死而逢生。一说谓木星在西方受制,故早死绝,得水星符合送以生之,又得堂局完聚,此死中而又生之意也。
    龙脉降势虽然若旺相,其中不瘦削孤单。但或风吹水劫,崩洪气散,休废之患也。轻则前去结地亦轻,重则不结也。一说如木星在东方,本旺相,被金星制之,亦休囚也,故宜审其由矣。
    弃甲曳兵,过水重兴营寨。排枪列阵,穿珠别换门墙。
    解:龙脉之退卸,如弃甲曳兵而走妖,龙身或带粗恶之石,尖利之杀如甲兵。然攸忽脱卸兵甲,穿田渡水再起峰坡,结成堂局,能如弃甲曳兵而弃兴营寨乎?
    《寻龙经》云:凡有好龙为干去,支龙尽处有旗枪。旗枪也是星峰作,员净尖方高更卓。就中寻穴穴却无,干去未休枝早落。此言龙脉发势之处,多是一起一伏,如连珠星,再立堂局,以成天地,或曰别换门墙。
    游龟不顾而参差,是息肩于传舍。连珠不止而散乱,似假道于他邦。
    解:参差长短不齐之貌,传舍邮驿也。龙行于此,如游龟之产,参差不齐,星峰散乱,则堂局未结。但如负担之重,暂息肩于邮传之舍,而气脉终不聚于斯也。
    边珠云脉之断而复续,续而复断,散而不聚也。假道他帮言,过脉偷迹,由此而别结堂局于他处,意不钟此是也,譬若晋大夫苟息,假道于虞,以伐号为。
    滚浪桃花,随风柳絮,皆是无蒂无根,未必有形有气。
    解:龙被水劫,故比之如轻薄桃花,随水逐流之义。脉被风吹,故比之如柳絮,随风而舞之意。此皆失其本源而无根,又何有正形生气而堪作穴乎?


    第七章论龙穴真假

    若见土牛隐伏,水缠便是山缠。或如鸥鸟浮沉,脉好自然穴好。
    解:结穴处号土牛。隐者,穴之隈藏也。夫穴即隈藏,则砂回而水自抱矣。杨公云:水抱应知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故曰:水缠便是山缠。
    殴,水鸟也。言脉之行如茑鸟浮水一样,或浮或沈,来则有送,止则有合,必结大局。故曰脉好自然穴好,陶公《捉脉赋》云:遗迹失踪,湖直欧鸟,亦此谓也。
    水非要四山来会,如珠星一家为奇。
    解:好穴须贵得水,然水外又贵四山拱会,周密无风,否则空缺而不能聚气也。邓氏曰:平洋之地,微露毛脊,员者如浮鸥如星如玉尺如芦龟。曲者如蛇如带,方员大小才等,如龟鱼蛙蛤之类,皆地之吉。气涌起,土亦随之而起。此皆平中起星,多成大地矣。
    细寻朝对之分明,的要左右之交固。
    解:来龙即吉,须要仔细寻看朝山特与不特,有情与无情,择其特来有情者对之。再审其美与不美,观其主客分明,龙虎相当。否则顾此失彼,非吉矣。
    堂宽无物,理合辨于周围。水乱无情,义合求于环聚。
    解:明堂宽阔无案,必要四围罗城周密,最忌空旷,宜详辩之。无情者,散漫也。水虽无情,但须环抱义合,求其环抱会聚之处为明堂,则气聚脉正而成吉地矣。
    当生不生者,势孤援寡。当死不死者,子弱母强。
    解:脉以活动从容为生,孤单急硬为死,其龙脉之来,虽则活运为生,入首却不作穴,是当生而反不生也。由其来势左右无从无送或被风吹来割,孤独寡后而生气飘散也。脉诀云:雾内孤单必主贫寒。
    龙脉之来,虽欠顿伏活动为死,入首又作穴者,由其祖宗耸拔,远祖气厚,是子弱母强而作,气不尽丧。故云见死不死。
    鹤膝蜂腰,恐鬼劫去来之未定,蛛丝马迹,无神龙落泊以难明。
    解:鹤膝者,龙之过峡处中大而两头小也。蜂腰者,细而不欲断也。鬼劫者,分枝劈脉也。分劈短者上者为鬼,多者长者为劫,蜂腰鹤膝本是结局龙脉,但恐鬼劫散乱,或去或来,分夺未定,则生气为其耗,而吉穴不能成也。杨公云:鬼劫便是龙身去,劫去不回无美丽。当观鬼劫之龙,多结神垣社庙而已。《神鉴歌》云:劈脉分枝是鬼龙,直如鹅头曲如弓,小名为鬼大为劫,只为神庙有灵通。
    高山行龙势险而有此易明也,蛛丝马迹似无,龙神落迫,抛踪闪迹,藕断丝连,最难明也。故杨公云: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惊蛇入草失行迹,断脉断迹鱼来临是也。
    仿佛高低,依稀绕抱。
    解:此结上文示定难明之意,言寻龙脉者,当于高低仿佛处,在其高一寸者为龙,低一寸者为水,则脉可寻矣。又于远抱处,审其何者真为环远,何者真为拱抱,则穴可成矣。
    求吾所大欲,无非逆水之龙。使我快于心,必得入怀之案。
    解:逆水之龙为重,福应速。顺水之龙,福应之迟,故吾欲其逆也。葬书问答有云:万事皆顺,惟地理喜逆,正此谓也。凡案山欲其近岙弯抱,如龙之蟠,如凤之舞,如弓之卧,如机之平,俱要逆水抱身,此入怀之案也。得案入怀,穴内生气,穴下元辰关闭周密,发福最急,此相地者必以此为快心也。
    蜂屯蚁聚,但要圆净低回。虎伏龙蟠,不拘远近大小。
    解:穴前小山,垒垒叠叠,其多如蜂如蚁之屯聚而不散乱,其形取圆净低回而不粗恶,如大将居中,三军环卫,后拥前迎,左回右顾,无一而不伏降,无一而不听命,此大富贵之地也。凡真龙落处,自然青龙蜿蜒,白虎驯伏,所以成其吉穴也。何拘大小远近哉?经云:龙蟠凤而有情,虎降伏而不惊是为吉形。
    脉尽处须防气绝,地卑处切忌泉流。
    解:寻龙虽以脉尽为然,太至脉尽处,恐是穷极气绝之所,故腰结之地,势蟠曲猛,分牙布爪,吐露兴云,结穴之外,有三五里山势未尽,皆是余气而回转辅佐,此是大地。杨公云:好地多从腰里落,回转余枝作城郭是也。然或尽处顿起星峰,四顾有情,亦宜详之,又不拘于此也。徐氏曰:此句不专论龙,凡立穴亦须得中,慎如脱乎生气,无于脉尽处扦,庶免经气之葬也。凡卑湿之地,天心不起,穴法不明,四时水出,内无生气,则主绝祠之兆。
    来则有止,止则或孤,须求护托。一不能生,生物必两,要合阴阳。
    解:经曰:势来形止,是谓全气。全气之地,当葬其止。然或止处不生枝脉,是单山独龙,谓之露情。须求两边夹辅之山,或隔水来护托者,立为吉也。
    孤阴独阳谓之“一”。凡龙脉体势来如仰掌,名曰独阳。纯阳则男子无妇。凡龙脉来如背脊,名曰孤阴,纯阴则美女无夫。故阴阳不交而不育,故一不能生也。一阴一阳谓之“两”,务要阴中求阳,阳中有阴,阴阳配合则生成之机不息,方为大地也。
    有雌有雄,有贵有贱。
    解:雌雄之情义,亦阴阳之配合。故龙穴砂水宾主龙虎皆有雌雄,大概不过言其情义相恋而已。《神鉴歌》云:寻地先须寻祖宗,更于山水认雌雄。若是无交会,何必觅后龙。《龙经》云:雌若为龙雄作应,雄若为龙雌听命。山势无情,左右飞走,则谓之雌雄不顾,决不言结穴也。尖秀方员端正,环抱有情,山水之贵也,蠢恶急硬软斜,反背无情,山水之贱也。
    其或雌雄交度,不得水则为失度。
    解:此承上文而言雌雄失度本非一端,龙穴砂水各有雌雄交度之情。但此指穴法言之,凡气脉止处,上而有分,下而有合,则雌雄交度。若上面有分,下面无合,则为雌雄换度,不得水者,无金鱼水之界合也。
    倘如龙虎护胎,不过穴则为漏胎。
    解:胎者,穴也,左右包藏过穴为护胎,不过为漏胎。
    可喜者龙虎身上生峰,可恶者泥水地边寻穴。
    解:既得龙虎护胎,又贵乎龙虎身上耸起高峰,方为全美之地。秘要云:龙边卓笔入云霄,金榜占前头。虎上高峰似顿笔,新任作官邮。
    无脉卑湿处谓之泥水穴,葬之者必主绝祠。
    出身处要列屏列嶂,结穴处要带褥带裀。
    解:龙身发行处,要背后耸起高山,如屏风之列,护龙而来,即是贵龙也。
    穴有余气谓之裀褥,主旺人丁。神鉴歌云:山无余气子孙稀是也。
    当求隐显之亲疏,仍审怪奇之趋舍。
    解:董氏谓左右之砂,亲疏为显,不风者为隐。相向者为亲,相背者为疏,观砂之法,无分隐显,俱要有情,相亲相向而不背,斯为美也。怪奇亦左右之砂,生出千奇万状。审其端正员净者,越之倚斜破碎者舍之。
    犀角虎牙之脱漏,名为诉告之星。骊珠玉几端圆,即是贡陈之相。
    解:登穴所见之形尖利,如犀牛角虎牙之状,名曰闻讼之星,必主狱讼刑害之祸。否则口舌是非,或出军匠逃移,终非吉也。若逆水生上,弯抱有情,如牙刀者反吉。
    珠几朝拱有情,即是进贡戏陈之象为吉。
    亦有穴居水底,奇脉异迹。更有穴在石间,搏龙换骨。
    解:水底之穴甚难寻,究其必是来龙雄脉气盛,忽遇横水迫界,气沈深渊大泽,穴生水底,道眼知之。石间之穴未易言,必是来龙顿挫,多搏星峰,或石山剥换土山,土山搏换石山,上石下土,气脉自下而上,自里而表,特以天然土穴结于石间。惟法眼者识之,故杨公云:也有穴在大石间,也有穴在深渊里。
    水底必须道眼,石间贵得明师。
    解:此承上文言,水底之穴,必须神而知之,默契山川之录者可扦。石间之穴,贵得学而知之,洞达山川之精者可辩。
    岂知地理自有神,谁识桑田能变海。
    解:地理之事,隐显之迹,变化之机,若有神马以主之。倘虽得吉地,苟非其主,必有神物变异,以致反吉为凶。或被洪水冲荡,或山崩地裂,或原有阴砂交锁,今被开通,有沧海桑田,陵谷变通之类也。

    第八章论龙虎

    骨脉固宜搏换,龙虎须要详明。
    解:骨,石也。龙脉之行,必籍石而后从也。节数尤宜剥换,此结上而起下之辞。龙虎者,辅佐之任也。有本身发出者,有他山之来抱者,有一边系本山生出,而一边他枝来护者;不可拘也。要青龙婉蜒而回抱,白虎驯服以环迎,此是为美。又来水边不可长与强,去水边不可短与弱。或凹露或尖利或昂逼,或反背,皆无情,又非吉矣。故曰须要详明。
    或龙去虎回,或龙回虎去。
    解:砂法云:龙飞虎抱填长位,绝儿孙。虎走龙回顾三子,离乡土。
    回者不宜逼穴,去者须要回头。
    解:龙虎回转,不宜冲突带穴而不逊,须得弯抱活软而有情。龙虎虽去,定要回头拱顾,若直去不回,不可也。
    荡然直去不关拦,必定逃移并败绝。
    解:龙虎直而去,内即无回顾之情,外又无关锁之山,则水去砂飞,主出迁移败绝,此必然之理也。
    或有龙无虎,或有虎无龙。
    解:有龙无虎,即左单提,左仙宫。有虎无龙,即右单提,右仙宫之类。且单提仙宫之穴,本身虽然有左无右,有右无左,得外枝山水来应护者,斯为美也。
    无龙要水绕左边,无虎要水缠右畔。
    解:无青龙,要水从左边来远,右抱穴而去则吉。刘氏曰,水来自左,无左则可。无虎要水从右边来远,流归左去则吉。刘氏曰:水从右来而无右亦栽。
    莫把水为定格,但求穴里藏风。
    解:勿以水为定格局,亦有干流无水,或砂有情亦吉。古云:高山不论水,平地不论风。高山之地,多是干源,但求四围包裹紧密,穴内藏风,则亡者安而后嗣昌也。
    到此着眼须高,更要回心详审。
    解:此吉上文,目力固宜高着,心思尤要审详。
    或龙强虎弱,或龙弱虎强。
    解:龙忌乎弱,虎忌乎强,大概欲其驯服则吉矣。
    虎强切忌昂头,龙强尤嫌嫉主。
    解:虎昂头视穴,谓之噬尸,龙昂头压穴,谓之嫉主。
    两宫齐到,忌当面之倾流。一穴居中,防两边之尖射。
    解:龙虎齐到,虽或有情,若穴前水直去,更无关拦,必致退败也。龙虎不欲尖射,犯者主词讼徒刑杀伤之象,驻马杨鞭云:龙虎两边射,世代主徒刑。
    东宫窜过西宫,长房改绝。绝右臂尖射左臂,小子贫寒。
    解:左山顺水飞走过右宫,主长房不吉。若弯环平伏,则不必忌可也。
    最宜消息,毋自错迷。
    解:此推上文龙虎之喜怒,最宜仔细推详,而无自昏迷也。

    第九章论穴法

    相山亦似相人,点穴独如点艾。
    解:《明山宝鉴》云:人不入形不相,地不入形不葬。人有大小长短贤愚贵贱之分,山有高低斜正肥瘦方员之异。人禀五行正气为富贵之人,山得五星之正者结富贵之地。然或有相貌不足而富贵者,此奇怪状也,此独宜详之。杨公云:大凡点穴非一样,降势随形合星象,譬如与人针灸同,穴穴端详方始当。忽然针灸失其真,一指隔差连命丧。诚哉斯言!穴法不可不谨也,故点穴者,高一尺则伤龙,低一寸则伤穴。深则气从上过,浅则气从下过。是故点穴之难如针灸之不易也。
    若有生成之龙,必有生成之穴。
    解:生成之龙,起伏分明是也。生成之穴,阴阳化气,分合证应坐向天然也。
    不拘单向双向,但看有情无情。
    解:龙穴即正,立向自然宾主有情,罗经二十四向皆可向,岂言单向双向乎?双向者,如丁向加午向加巳向之类是也。
    若有曲流之水,定有曲转之山。
    解:水若曲转,山亦随之。杨公云:水曲山回是龙归。
    何用九星八卦,必须顾内回头。
    解:山水即转顾内,何必合八卦九星之方位乎?
    莫向无中寻有,须于有处求无。
    解:徐氏曰:无者,龙脉之不吉,穴法之不真也。庸师不辨真伪,每于气散之处,或云此处堪以寻穴,诱人误葬,褐人多端,可于戒乎?有者,气止水交,龙有落,穴有结也。然或左右砂水有庇,方位坐向谬泪,是谓有中之无,于此寻穴须知轻重,弃之可也。
    或前人着眼未工,或造化留心福善。
    解:此承上言,“有无”难知,或人目力未至,或天地留于福人。杨公云:不是时师眼不开,吉地留于福人来。
    左掌右臂,缓急若冰炭之殊。尊指无名,咫尺有云泥之异。
    解:掌者,脉平而缓,臂者,脉直而急。一阴一阳,缓急异体,故云缓急若冰炭之殊。徐氏曰:尊,指手掌之中指,指之正也。无名,手掌之第四指,指之偏也。点穴之法,或当正受,或当斜受,仅差咫尺,而其乘气与无气之间如云泥之远。
    傍城借主者,取机于生气。脱龙就局者,受制于朝迎。
    解:傍,倚也,权变法也。杨公曰:有山傍山,无山傍城,有水傍水,无水倚形。此言来龙合法,但入首轻几或逆跳番身,或回龙顾祖,只借护托之山这主也。脱其龙脉而就其堂局扦穴者,无非受制于朝迎之过。横直堂气可越盅可脱脉,宜就气而不宜因朝而失穴也。
    大向小扦,小向大扦,不宜乱杂。横来直受,直来横受,更看护缠。
    解:穴法云:众山小者大处寻,教君此诀值千金,众山大者小中觅,高则齐眉低应心。又云:山右直来横于穴,莫与时师说。脉若横来直处寻,此诀值千金。直横山取穴,须要有托有撑方可扦穴,无托无撑不可扦之。
    须知移步换形,但取朝山证穴。
    解:穴贵乎朝山端正,谓之宾主相迎,情意相合。苟移一步之地则换易其形,或偏侧而不相顾矣。
    全凭眼力,斟酌高低。细用心机,参详向背。
    解:此结上文,指脱龙之法,大小横直之状,或高或低,在竭尽目力以斟酌之。或向或背,在竭尽心思以参详之。至于横龙横落,无龙须扦有龙。直送直奔,有气要安无气。若此之类,惟在心目之巧以栽之斯可矣。
    内直外钩,尽堪裁剪。内钩外直,枉费心机。
    解:内砂虽直,而外阳钩转关拦,初虽不利则终发也,故堪取之。内砂虽抱,而外阳飞走无情,初虽小发,终必大败而不可救矣,故曰枉费心机。
    勿谓造化难明,观其动静可测。
    解:勿谓阴阳造化之理未易难明,然详观山水动静之间,则造化可以推测,下文详之。
    山本静,势求动处。水本动,妙在静中。静者池沼之停留,动者龙脉之退卸。
    解:山本是静物,贵乎一起一伏,踊跃而来,此静中而求动也。水本是动物,贵乎不流不响,涨凝而聚,此动中而来求静也。水静是池塘深潭潴蓄之意,山动是龙之踊跃翔舞起伏脱卸而来。
    众山止处是真穴,众水聚处是明堂。
    解:众山相聚之处,必有真穴,但得其星辰端正,阴阳分明者而取也。众水聚处是明堂,又有内处之别,内明堂水聚发福速,外明堂水聚发福迟。
    堂中最喜聚窝,穴后须防仰瓦。
    解:堂喜有窝窟,使之聚气。《洞林秘旨》云:明堂如掌心,家富斗量金。仰瓦者,穴后之捣槽也。此穴亡龙,不结地。诀曰: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更看前官后鬼,方知结实虚花。
    解:问君何者谓之官,朝山中后逆拖山,问君何者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故要知穴之真伪,必先辨其官鬼,有官鬼,真穴也。无官鬼,假穴也。穴前拖出余气则这官星,穴后生者则为鬼星,其形最异,其名最多。其福最厚,其诀难以具象,大抵是九星之变也。杨公曰:大抵九星皆有鬼,相类相知各有四,四九三十六鬼形,识鬼便是识龙精。官星在前鬼在后,官要回头鬼要就。此龙穴之实也。官不回头鬼不就,只是虚花无落首。此龙穴之虚也。
    山外拱而内逼者,穴宜高。山势峻而形急者,穴宜缓。
    解:高即天穴也,凡内案逼压而外山层层拱者,其星脉必上聚,而中下俱散其气,终于巅,则百会之间,必发小口,当凿开天庭放棺,谓之尽穴,又宜龙虎俱高,故穴宜高也。缓即地穴粘空也。其星形峻急,上中皆散而下聚也。其气钟于丽,宜下缀。大凡山势雄猛,气降平正,又且龙虎伏降,前山低伏,所以作地穴也。
    高则群凶降伏,缓则四势和平。
    解:穴高则群恶之砂自然藏伏无凶也,穴低则四围之山,对面来朝自然平和而知吉也。
    山有恶形,当面来朝者祸速,水如刀势,登穴不见者祸迟。
    解:面前之山或尖射崩破,毚岩粗恶,此皆凶也,主生瘟火官非,大则绝嗣损丁,小则伤财损蓄,冷退而已,但穴前见者祸速,不见者祸轻亦迟。水势速急反背,兼石激有声,主祸凶,穴内不见者,应之迟也。
    趋吉避凶,移湿就燥。
    解:吉山吉水宜趋吉而避凶,凶山凶水而避而背之。范氏曰:对山有恶石,流水有恶垢,皆可避也。立穴之处水泉砂砾,幽荫凄冷,此无生气之所,必可生凶。可就阳明干燥之所为穴吉也。
    重重包裹红莲瓣,穴在花心。纷纷拱卫紫微垣,尊居帝座。
    解:重重者,言左右拱缠之多而穴居其中也。《指南》云:嵯峨断续势高悬,分瓣形如出水莲,或似乱花垂蕊穴,居中一穴仨安扦。杨公云:断续藕脉带线牵,相连相接下平囫。莲花偏爱浮清水,荷叶圈圈似月圆。花心叶里堪安穴,为官常在帝王边。紫微即北辰星,天之尊也,凡大地必得众山众水,来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垣局篇》云:北斗一星天之尊,上相下将居四垣,天乙太乙明堂照,花盖三台椒后先,此星万里不得一,此龙不话时人识。识得之时不用栽,留与皇朝镇家国。谓至贵之地,神天禁秘之所,常人不许妄栽。
    前案若乱杂,但求积水之池。后山若嵯峨,切忌挂灯之穴。
    解:前案乱杂,无特对之朝,但有明堂积聚停潴,亦为绵远之地。杨公云:亦有真龙无朝山,只要潴水聚其间。熊氏以切忌为必作二字,恐俣。岂不观陶公云:嵯峨险峻者,其或未善。董氏谓嵯峨乃带杀之地,焉有穴哉。纵使高山腰有微窝,亦未免衰败之速也。
    截气脉于断未断之际,验祸福于正不正之间。
    解:徐试可曰:大凡真龙结穴,真气融结,上起顶,下拖胥,自有适中恰好处。如穴太凑顶,则气脉方来而未断,恐破脑而伤龙。太就胥则气脉既断,而太尽恐犯冷,而脱气俱大。其法必细认毯檐葬口,于明白处扦之。则气脉正来而将断,余气又去而未断,于此栽之,而生气可乘矣。
    急来缓受穴莫偏,缓来急受穴莫正。差之毫厘,福祸随影。杨公云:当急而缓,富贵难取,当缓而急,瘟火必生。此福祸之验也。
    更有异穴怪形,我之所取,人之所弃。若见藏牙缩爪,机不可测,妙不可言。
    解:或真龙迢迢而来,到头隐拙,多结诡秘之穴,怪异之形。杨公云:也曾见穴如倒撑,欲与仰掌无两样。也曾见穴急如枪,雨水射穴实难当。也有龙虎而头尖,左牙右剑休要嫌。也有龙虎生石嘴,时师到此何曾喜。也有左长右枝短,也有左短右枝长。也有穴山似牛粪,也有前案似拖枪。世俗庸师多不取,那知异穴生贤良。若此类,识者取之,不识者弃之可也。
    石骨过江河,无形无影。平地起培楼,一东一西。
    解:石骨过水,潜藏难辨,况又穿江过海,无形影可求。若不观其形势,焉能知之。诀云:漏脉过时看不得,留心仔细看龙格,穿山渡水过真踪,认他石骨为真脉。亦此意也。培楼者,平中之小阜也,或东或西,大小不等而无定局。经曰:地有吉气,土随而起。此言平地吉气涌起,故土亦随之而突也。
    当如沙里拣金,定要水来界脉。
    解:此承上文过江之脉无形无影,平地之脉隐隐难明,如沙里洵金,非水分则莫知其行,非水界则莫知其止。杨公云:高土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环,莫道微茫龙气弱,水来缠绕即堪安。
    平洋穴须斟酌,不宜掘地及泉。
    解:南方平洋之地,土薄则浅,掘深则有泉水之患,其法当以合水处斟酌之,于合水处立一标准,以平处量至合水处,乃让尺余,以防客水。如合水处深三尺,则穴立二尺,余皆仿此。北方土厚宜深,承不可拘于此法也。朱子曰:兴化漳泉间,棺只浮于土上,深者仅有一半入地,以上面封土甚高。后有见福州大举移旧墓,深者无不有水,方知兴化漳泉间,浅葬者,尽防水耳,即此意也。
    峻峭山要消详,务要登高作穴。
    解:四山峻峭而高耸者,必结上聚之穴,山势虽高而其中复有不高之穴,务要坦然,有高窟处扦穴方可也。
    穴里风须回避,莫教割耳吹胸。
    解:此言高山这穴,最怕凹风,或四望之山不能遮护,左缺右空,被风吹穴割胸耳。生气这之漂散,多有翻棺倒椁之患。
    面前水要之玄,最怕冲心射胁。
    解:面前水须要之玄曲折来去者吉。或川字流,或八字分及冲心射穴者凶。杨公云:来水直冲亦非祥,刺肋伤心不可当是也。
    土山石穴,温润为奇。土穴石山,嵯峨不吉。
    解:经曰:夫土欲细而坚,润而不燥。其体脆嫩鲜明,光泽晶莹为黄。盖五气凝结于地中,金白木青火赤土黄水黑,惟黄为五色之正。红黄相间者甚美。间白者尤佳。《葬书》云:土山石穴,亦有如金如玉,或发象牙龙齿,珊瑚琥珀,玛脑璋渠,朱砂紫檀,碧玉石膏,水晶云母之类。及其中有锁子纹槟榔纹,或点点杂出而具五色者,皆脆嫩温润。似石非石为吉也。青黑坚硬难锄者凶也。
    嵯峨峻岭之石,故凶。却有一石山,定如卵壳,凿下有土穴,而土色细腻丰腴,坚实光润为吉。葬书云石山土穴。亦有如龙肝凤髓,猩血蟹膏,玉滴金线,红柳金黄,布褐之类,及有罗纹土宿,如花羔如绵乡者,皆坚润似土而非土也。文有四畔皆石,取去土尽,方可容棺,此皆精英中结穴也。
    单山亦可取用,四面定要关拦。
    解:单山独龙之地,若龙身特达,得外洋山水关拦者,亦可取也。其形势如星月,如蛇鱼,如珠剑之类,是曰单山如龙真穴正,外山环拱,岂可弃之乎?《指南云》:穴形三百有余股,降势随形岂一端。不必专求龙虎穴,单山独龙亦堪安。
    若还独立无依,切忌当头下穴。
    解:此承上文而言单山独龙之穴也。穴无遮拦,前后又无应托。脉尽之所,切不可当头,下之必致凶衰败。经云:气以龙昌,而独山不可葬也。
    风吹水劫,是谓不知其所裁。左旷右空,非徒无益而有损。
    解:无关护则受风吹,无余气水来割冲则水劫,故曰难裁。左边空旷或右边空虚,此皆无益而有害之地也。
    石骨入相,不怕欹岖。土脉连行,何妨断绝。
    解:入相者,起形势有星辰也。虽石山崎岖,却得性有势而来,何怕崎岖而耸。惟入首融结处不止,有崎岖之石则不可葬耳。经云:气以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熊氏引医喻曰:地之气脉,犹人之营术也。营行脉中,术行脉外,营远不息。营者,血也,术者气也。气旺则脉行,气衰则血竭。土者,气之体,有土斯有气,土脉运行,如气周流,自然不自绝也。
    但嫌粗恶,贵得方圆。
    解:所嫌者,儳岩粗恶之山也,所贵者,端正方员之形也。
    过峡若值风摇,作穴定知力浅。
    解:夫峡者,龙家之枢纽,造化之胚胎。前面结穴,峡中精微。若术士得峡精微,便知前面结穴远近,星辰高低,左右长短,及结地大小,发福重轻并预知矣。若过峡处两边无护,或被风水,或衩水劫,前去结穴定小,发福亦轻。若过峡处两边有护,前去结穴发福必重。鉴穴之胚胎于峡,如人受胎一同,胎中有病,则其子瘦弱多灾。胎中无病,则其子肥键清秀。审穴亦然。
    穴前折水,依法循绳。图上观形,随机应变。
    解:穴前之水,法取折潴。折则水弯,潴则水停,不折不潴,直流无情。经云:凡葬,宅前必须三折干神水。干者,甲乙丙丁庚辛壬癸乾坤艮巽是也。三折者,小神流入中神,中神流入大神。杨公云:三折禄马上褂装是也。甲庚丙壬为中神,乙辛丁癸为小神,乾坤艮巽为大神,名御街也。山川形状,变化不一,纸上图形,发蒙而已,全在人随机而变也。
    穴大高而易发,花先发而早凋。高低得宜,福祥立见。
    解:凡点穴太高,截生气之盛,故发福如花之速绽而早凋也。穴缓发福虽迟而耐久。穴法云,定穴太高君大错,花若先开亦早落。低穴势中发福迟,祸福之来无克制。点穴当高则高,当低则低,左右高低相宜,则福详立应也。
    虽曰山好则脉好,岂知形真则穴真。
    解:虽云山特达则脉尽善,岂知形端正则穴情真。经云:问君为地必有形,不自形取何由成。阴阳融结为山水,品物流行随寓生。地有形,天有象,凡有气者,因气凝,凡气凝结有五九之星体,人物禽兽之等形,各有穴法,其万状千形,皆山星之变化,故形真则穴自然真也。
    枕龙鼻者,恐伤于唇。点龟肩者,恐伤于壳。
    解:枕龙鼻借喻立穴不宜太低之义。盖谓唇鼻相近,点穴太缓则伤唇。点龟背借喻点穴不宜太高之义,盖肩壳相接,点穴太急则恐伤脉。
    出草蛇以耳听蛤。出峡龟以眼观儿。
    解:此二句借喻立穴之宜,偏如蛇以耳听蛤,龟以眼顾儿也。
    举一隅而反三隅,触一类而长万类。
    解:穴万状难以备述,但举一隅而三隅可知,触类而长以尽其余,全在人心目之明,不可执一而论也。
    虽然穴吉,犹忌葬凶。
    解:虽得吉地,而术者不得其法,或差高低深浅之间,是谓之葬凶。《指南》云:立穴若选裁不正,纵绕吉地也徒然,高低深浅如差,变福为灾起祸端。葬凶者,其病不一。有不信阴阳而自妄扦葬者,有轻视重利而不求其吉地者,有不积阴功而山灵变异者,有谬用真术而不知正穴者。穴吉葬凶,往往有之,为今之计,先以各德为本,用财择师三者兼听,吉穴将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金钱:+100(江水流源) 精彩回复
  • 金钱:+110(拜师学艺) 我欣赏你
  • (大地寻龙不辞远,平生好入青山游.  )
    利己利人
    级别: 上宾

    UID: 59456
    精华: 0
    发帖: 11721
    威望: 486 点
    金钱: 34113 RMB
    贡献值: 1 点
    好评度: 107 点
    在线时间: 11982(时)
    注册时间: 2011-05-10
    最后登录: 2015-10-15
    4楼  发表于: 2011-05-13 23:40

      
    学而时习之
    为有缘人选阴地、阳宅并各种喜庆之择日。
    级别: 嘉宾

    UID: 60592
    精华: 0
    发帖: 2400
    威望: 186 点
    金钱: 14552 RMB
    贡献值: 9 点
    好评度: 40 点
    在线时间: 5288(时)
    注册时间: 2011-05-30
    最后登录: 2018-02-02
    5楼  发表于: 2011-06-21 19:37

    经典书籍,         
    级别: 白金会员
    UID: 61858
    精华: 0
    发帖: 257
    威望: 35 点
    金钱: 1596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7 点
    在线时间: 988(时)
    注册时间: 2011-06-22
    最后登录: 2014-07-02
    6楼  发表于: 2011-06-27 16:31

    好书   
    级别: 贵宾

    UID: 55190
    精华: 0
    发帖: 2727
    威望: 419 点
    金钱: 30380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33 点
    在线时间: 23971(时)
    注册时间: 2011-02-14
    最后登录: 2018-02-16
    7楼  发表于: 2011-06-28 15:05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为有缘人选阴地、阳宅并各种喜庆之择日。
    级别: 嘉宾

    UID: 60592
    精华: 0
    发帖: 2400
    威望: 186 点
    金钱: 14552 RMB
    贡献值: 9 点
    好评度: 40 点
    在线时间: 5288(时)
    注册时间: 2011-05-30
    最后登录: 2018-02-02
    8楼  发表于: 2011-06-28 21:10

            
    级别: 贵宾

    UID: 55190
    精华: 0
    发帖: 2727
    威望: 419 点
    金钱: 30380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33 点
    在线时间: 23971(时)
    注册时间: 2011-02-14
    最后登录: 2018-02-16
    9楼  发表于: 2011-09-02 08:35

    请解完。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Pages: 1/3     Go
     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 ≌≌风水择日资料≌≌ » 《雪心賦》唐·卜则魏 应天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