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转载。一个风水故事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55349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52 点
金钱: 2961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62429(时)
注册时间: 2011-02-18
最后登录: 2019-03-18
楼主  发表于: 2018-02-01 18:47

转载。一个风水故事

说一个自己想不通的事情,一个朋友的朋友在一次茶聚上认识,喝茶自然谈天说地,那个人说自己还有大概两年时间左右好活,在座众人皆不解,问为什么。因为他身体看上去没毛病,他说他4兄弟一个姐妹每10到12年左右都要死一个,已经死了3个兄弟,男的现在只剩他了。说自己头不舒服去检查发现了一个脑里肿瘤,算算2—3年內也是对应差不多了。
3兄弟一个是得了一种叫大肠热的瘟疫(应该叫霍乱)死的,一个是肝腹水,一个是突然死的脑溢血,。他说奇怪的是每10多年到12年好象安排好的一样,离第三个兄弟离去已经9年多,自己又查出这样的病,所以他说自己也看来也是在劫难逃。在场的人听了都劝慰说现在医学倡明发达不要担心,你现在知道病因,脑部肿瘤不是不可治。
那次聚会后一年多在朋友家那里又无意遇到他看上去气色正常很健康,自然就谈起他的身体。
他说出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说他家的农村老房子建于60年代,已经是比较老破他怕自己过身之后,下一代中对老宅的重建有纠纷因为有一个兄弟是还没结婚就去了的最小的兄弟。所以在我们初见的那年就想趁自己在时拆了重建,盖好后有他一个老的在也好分给下一代,不至于矛盾。
在拆房时在中堂风水位的墙内拆出一个红布包,开始以为是老辈在盖房是放在中堂的镇宅物(一般我们这里是放铜钱,银币,犁头,朱砂等),但打开一看红布里除了四枚钉子,还有红布上画了一个人形的画四枚钉子发表刺在头,左右胸,腹部。
他说自己看到这个东西时是百分百知道这个不是自己家老辈放的,再说这个东西一看就是邪物。明显是有人从墙洞里扔下去的,我们这里都是空心墙,完全可以从墙洞里扔进去落到风水位的地面上。而且很快从中堂位起出了当年埋的镇宅物品。
他说自己想起一事,他是老二,盖房子时20岁,在盖房子时家里的老辈曾经因为下午点心的事跟工匠们有过嫌隙。因为他父母比较俭省,在跟泥瓦,木工老师头说好盖房子的工钱。盖房时只提供了午饭,没有提供下午点心,(我们这里方言叫继力音不准大概这个音)。下午3点后4点前是吃点心的时间。因为点心是客气的表现,一般主人家会自动提供,以前的人还是很讲脸面的这些事情一般是约定俗成,老师头,主人家都不会明说。
但因为盖房时是冬节他老辈认为五点钟就天黑歇工了,而且吃点心也浪费时间,就没有提供点心。几天后还为这事跟工匠老师头红了脸,后来是提供了但是是米馍,就拿在手上吃上一两个,当然可能品质也不怎么好。有的工匠都不要吃。这个邪物明显是有人暗中做下,因为有这样的记忆他怀疑是当时的工匠们把这个东西扔进中堂位。他说自己想起这是别人有意害自己家,又巧了三个兄弟早逝不自禁的五内俱焚。但时过境迁,当年的老师头早已离世,这事到底是老师头所为,还是其他工匠所为难确定。不了而了。
他是一个文化颇高的老会记,能饮白酒一斤半的人,说自己不怎么相信这些鬼鬼魅魅,但每想起这事就神昏心摇,暗骇惊怒。对这些旁门左道我也一向颇不以为然,鲁班咒术害人屡有耳闻,但如此惨烈的第一次。他三个兄弟英年早逝,去世时间间隔也似有巧合让人不得不联想迷惑。这个人在拆了房子后在建房子其间就去上海做了脑部肿瘤手术很成功。现在依然健在。
假尔泰 筮有常,爰质所疑于神之灵,惟尔有神,尚明告之。我们易经占卦的起式祈词告诉我们古人认为有不解的暗物质存在。这个事情我是认为是巧合,但拆出这东西让人忍不住往鲁班咒术上想。
[ 此帖被绿茶咖啡在2018-02-01 22:13重新编辑 ]
学无止境
级别: 贵宾
UID: 136016
精华: 0
发帖: 10735
威望: 2001 点
金钱: 131657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729 点
在线时间: 24426(时)
注册时间: 2013-04-28
最后登录: 2019-03-17
沙发  发表于: 2018-02-01 18:59

根深蒂固,源远流长。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55349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52 点
金钱: 2961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62429(时)
注册时间: 2011-02-18
最后登录: 2019-03-18
板凳  发表于: 2018-02-02 01:11

毛主席可能懂奇门遁甲。当然,其实这篇文章纯属瞎掰。

这篇只以我党起家为例,但是也会穿插一些别的事例。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毛主席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政治厉害,文笔厉害,指挥厉害,而且对帝王之术的认识更在当时所有逐鹿者之上。主席是对奇门遁甲的理解之深简直是深不可测,仅是从,瑞金战略转移到陕北,这一招,不是学过帝王术的人一定不会用。


瑞金在东南,东南巽宫属杜门,杜门虽是小凶,但是杜门为藏形之方,适宜于躲灾避难,因此对于建立不久还面对围剿的新生力量来说是有利的,但是由于王明的左倾错误,以卵击石,藏行之门也无法保全,于是只能转移。
转移去哪是一门学问,转移路线,也是一门学问。
杜门属东南,与西北开门相对,而且西北是自古帝王起家之地,因此目的地毫无疑问是西北。
路线的选择,也是一门学问,仅从门位分析,由东南,到西南,再到西北,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作者:江踏歌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411847/answer/8836233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1、为何开始在东南?
东南为杜门,因此初期建立了很多根据地,闽浙赣,湘赣,中央,湘鄂赣等等都是在迂回,躲避,积蓄力量。
积弱从来是初创政权必须的经历,但是王明的左倾问题打破了平衡,具体不多说。杜门属木,旺于春季,休于夏,死于秋,死而后生,34年秋天,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而长征也恰好是从10月开始。
2、为何经过西南?
初学奇门的同学,肯定觉得经过西南是不合理的,为何?因为西南坤宫为死门。
死门是八门中最凶门,不利吉事,只宜吊死送丧,刑戮争战,捕猎杀牲。这样一个最凶位,为何要经过?
其实上面已经说了,死门只宜吊死送丧,刑戮征战,捕猎杀生。红军长征,从十万数量级,死到万数量级,可谓一路就是吊死送丧,这也是死门唯一顺利的事情。但是吊死送丧,毕竟还是有人在为人送葬,如果不走死门,恐怕就是全军覆没。
此外,经过死门,并不是落足死门,死门只是途中一站,最终的目的地是西北乾宫。由死转生,置之死地而后生,正是弱方唯一逆袭之道。
这里辅一证,诸葛亮隆中对的时候,建议刘备从益州发家,也就是死门西南。诸葛亮也是奇门遁甲的大家,为何不避死取生呢?
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客观因素,北方已经被曹操占据,东边也被孙家搞定,只有西南还有一丝漏洞可以乘虚而入;第二,诸葛从来不把偏居西南当做长久之计,虽进死位,但总想着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何他反反复复六出祁山,最后死在战场上?就是为了搞定汉中,从汉中北上占据西北开门。
因此诸葛亮不是不懂奇门,而是太懂奇门之术,但最后还是失败了。诸葛在汉中附近纠缠太久,汉中恰在西北,西南之间,属正西惊门。惊门也是凶门,适宜斗讼官司、掩捕盗贼、盅惑乱众、设疑伏兵、赌博游戏等,其余皆不顺。诸葛在此搞疑兵、空城计神马的,也是成功的,但是敌我形势相差太大,虽有小运可转,但是大形势毕竟为凶,不可抗拒。
因此,西南虽死,但是不涅槃怎能新生,只要能从死位到达开位,就能成功

作者:江踏歌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411847/answer/8836233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3、最终落脚西北。
落脚西北是既定政策,因为西北为乾宫开门,为万物开始之意,为大吉大利之门。从历史来看,几乎所有的开国之君俱从西北乾位开创基业。
周文王,周武王,从西北陕西岐山发家,最终开创周朝;
秦始皇,也是从西北起兵;
包括刘邦,这里刘邦要说明一下,很多人受隆中对误导,觉得刘邦是起家于西南,巴蜀四川,其实是不准确的。刘邦时的势力范围包含四川一部分,但主要还是在陕西周围,仍属西北。
。。。。。。
仅从历史规律来看,从西北发家,是靠谱的。有人说,你这是没有逻辑的,当然了,有逻辑就不叫奇门遁甲了。既然想了解它,就要相信它,妄图以逻辑,科学来学习奇门遁甲的人,都不可能成功。有时觉得,能被人理解的东西其实是肤浅的,比如科学,不能被理解的东西才是有内涵的,比如奇门,六壬,太乙。
4之后的策略
继续从方位分析。抗战结束后,我们已经牢牢占领了西北乾宫开门。
剩下两个吉门,分别是东北艮宫生门,北方坎宫休门。之后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
赶紧抢占胜利果实,其他的渣渣位置都放给你。东北我们先占了!华北我们再占了!
于是后来就有了东北战役,华北战役。gmd三位皆失,最后只能逃到东南小岛。
不过这也再次证了奇门遁甲的神奇之处。东南杜门,宜躲灾避难,躲了60多年,还是没死,确实给力。。。
5对手怎么输了
先定都南京,东方震宫伤门,之后迁都重庆,西南坤宫死门,后来又迁回去。反反复复怎么都是凶位,你说他能不死么。
6结合时政
目前,znh应该也有懂奇门遁甲的高人在。
他本来在东北快站稳了,大连建设得挺好的,算是很有实力了。
但他心同znh不一,于是被认为是危险征兆,赶紧把他召回来,生门不能让其占了(从东北起家的例子也不再少数,金,清都是如此),之后流放西南。他也是呆,被安排在死位,要想办法往西北凑啊。非要不,出事前还偏要去,更死,更西南的云南去视察,这地方几乎无用,关系再好也是个死位。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失败。

以上的故事纯属胡扯~~~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55349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52 点
金钱: 2961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62429(时)
注册时间: 2011-02-18
最后登录: 2019-03-18
3楼  发表于: 2018-02-02 13:13

作者:过路卜者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3405332/answer/21548796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某地产开发商在事业起步之时,颇为不顺,经友人介绍,请了一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看罢开发商老家坟地,告知开发商在何时在坟地某处埋放一物(通过风水的方法催旺运势),可找信得过的本家兄弟帮忙,定要保密(正如评论里朋友说的,这事一个人不方便做,为了保险起见,必须请人帮忙,本家的好处在于总不会有人挖自己老祖宗的坟,当然,具体要看远近亲疏了)。并叮嘱道,以后做得再大也不要在老家盖楼。(所谓的衣锦还乡,如不能给老乡点福利,便会遭人嫉妒,横生事端,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麻烦事)开发商虽半信半疑,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便连连点头称是。开发商觉得本家兄弟用着麻烦,就找了一位邻村亲戚按照先生的吩咐埋下了东西。果然,没多久,开发商的生意越做越顺,身价也是水涨船高。人一有钱,就开始膨胀了,琢磨着光宗耀祖衣锦还乡的事了,想着在老家开发楼盘,便把风水先生的话抛在了脑后,果然人处顺境处处顺心,运作起来顺风顺水,开发得十分顺利,就在这当口,邻村那位亲戚觉得开发商有今日成就,也就自己一份功劳,就跟老婆夸下海口,从开发商手中揽点活,也发点小财,满心欢喜找到开发商,不料吃了个闭门羹,开发商知道这货几斤几两,根本不具备资质,便骂了他一通,给点小钱,打发走人。
开发商的生意如滚雪球般越做越大,直到他开发一个新楼盘时,遇到一桩怪事,工地上一对夫妻在发现两只石狮子,觉得挺威武,就搬回了家。结果当天晚上,邻居就听到隔壁的厮打声。赶来一看,两人打作一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开。细问,这对夫妻一个看对方是牛头,一个看对方是马面,就忍不住厮打起来。接下来,怪事一桩接着一桩,工程停滞不前。开发商想起风水先生,便又把先生请过来,先生围着工地转了一圈,说只怕你有命赚,没命花。此时正当你运势旺时,运旺欺鬼神,可知风水轮流转,一着不慎,便会把自己搭进去,还是放手吧。(涉及到阴事,开发商运旺不忌,一旦运衰,物极必反,天道好还)开发商压根没听进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以为没有钱摆不平的事,花大价钱请了几个法师,连做七天法事。之后,工地竟再没出过怪事。
但开发商却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浑身溃烂,无名肿痛,名医请遍了,都无法可医。回过头来,又腆着脸找风水先生,先生说事已至此,安心养病吧。我又不是医生,另请高明吧。(福祸无门,唯人自召)开发商心有不甘,磨蹭了半天,见先生不说话,便要告辞,临走前,先生突然说了句,你的坟地是不是动过。(开发商胆大妄为,然从技术上推测,阴宅尚能借上劲,开发商断不会破败的如此之快,不合常理,故而有此一问)开发商说,没有啊,都是按您的吩咐做的。先生说,没事,随便问问。开发商觉得奇怪,就给家中老父亲打了个电话询问,父亲吞吞吐吐,一再逼问之下,才告诉开发商,邻村的亲戚自那次没能从开发商手中接到项目,恼羞成怒,在村中散布开发商家坟地占了村里的龙脉,抢了村民的钱,并伙同几个村民,把坟里的物件挖出来了。只是父亲怕开发商势大,得知此事,定然会来报复,便一直没讲。开发商再去找风水先生,却发现先生已不知所踪(开发商有钱有势,身染重病,为了保命,难保不会走极端,先生为避祸,搬离了原处),又花了大价钱请高人,皆无功而返,不几月,终于一命呜呼。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

这位风水先生当然不是我了,只是一面之缘,听友人讲了关于他的这么一个故事,仅仅是一个脉络,我又略加演绎。
大自然
级别: 天王会员
UID: 145945
精华: 0
发帖: 459
威望: 36 点
金钱: 5595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10 点
在线时间: 5963(时)
注册时间: 2013-10-25
最后登录: 2019-03-18
4楼  发表于: 2018-02-21 11:37

    
大自然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55349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52 点
金钱: 2961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62429(时)
注册时间: 2011-02-18
最后登录: 2019-03-18
5楼  发表于: 2018-11-14 22:59

念法律的不但要熟记法条,也要精通案例。
  任何一行都是如此。
  一次喝酒,我身边那位是准风水先生,也就是刚刚出师,业界还没有承认。可能江湖口,都比较注重卖相,三杯酒下肚,他就开始宣传了。
  当然他不是宣传我,是宣传自己。他说一次,有个土大款请他去看一座别墅,别墅是正宗的江景房。做他们这行,他说,自己的本事固然重要,但是也要了解客户的需求。在路上几句话他就把土大款的需求套出来了:原来自打有了那套房子,土大款的生意江河日下。首先声明,那不是凶宅,是土大款自家新建的。
  他到了那里,前后左右看了一番,说实话,房子的布局真不错,左右的风水也好。这样的别墅,住进去不说日进斗金,也得是生意兴隆。看了一个来小时,一点端倪都没有。风水先生有点傻眼。当然他不能说我不知道。
  他告诉土大款,这房子毛病可不小,我明天得准备点东西,仔细给你看看。土大款千恩万谢。
  第二天,他带着很多物件来到,其实大多数,都只是装样子唬人的。为了土大款的重金报酬,他打算在那住一夜。反正据他看,房子洁净极了,根本没有鬼气。
  土大款很感动,还留下一个保镖陪他。风水先生也没推辞,保险一点好。晚上保镖整了点小酒,买了俩菜,招待先生嘛。只要先生灵验,老板一定听他的话,那时候先生给保镖说句好话,顶的保镖兢兢业业干一年。
  直到喝完酒躺下,风水先生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晚上保镖睡得挺好,他可糟心了,怎么交代呢。听着外面江水拍岸的声音,他跟着发愁。忽然他灵机一动,江水,江水。他觉得自己找到答案了。
  他爬起来,带着保镖蹲在江边,一会潮水逐步退下,正对着别墅后窗的江心,露出一块礁石。不大,却正是风水学的大忌。
  然后呢?然后他想办法摆平了呗。这一下土大款对他奉若神明,给了一大笔酬金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给介绍不少客户。
  风水先生对我说:为什么我一下就可以想到,因为我博览群书。当年蒋公介石的御用风水师,也曾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以博览群书,在风水界里没人比得上我。
  我回答:吃菜,吃菜。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55349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52 点
金钱: 2961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62429(时)
注册时间: 2011-02-18
最后登录: 2019-03-18
6楼  发表于: 2018-11-18 13:47

祖坟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一,行走在马路上,新村里,又可以看见一缕缕青烟,烧纸的味道弥漫在空中,似乎在提醒大家,又到了一个怀念先人,祭奠祖先的日子。很多人将七月称为鬼月,这种说法也对也不对,从佛教来说,七月十五日是佛欢喜日,这个日子的由来,是因为大目犍连尊者救拔其母,道教称之为中元地官赦罪之期,既然是赦罪嘛,自然鬼魂可以休假一下,于是阳间的人,就趁这机会,赶快给过往的亲人,送衣送钱,希望在下面不要太难过,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嘛!


  中华民族是一个坚忍的民族,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为了家人过的更好,一两百年前,东南沿海一带,无数人背井离乡,孤身一人过唐山,渡黑水洋,来到了南洋各地。大马,新岛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其中有一些靠着自己的勤勉刻苦,发家致富,当然更多的还是勤勤恳恳,积攒起一点钱,往家中寄,或是自己带着也算是衣锦还乡,也有很大一部分,从此远离故土,埋骨他乡,再也回不去了。


  接这单活也纯粹是机缘巧合,我因为工作原因,也下南洋讨生活,所以门里接到这个活,就通知我看看,愿不愿意接,说是通知,其实意思就是这单活派你去做了。照理说起来,这单活也不是很难,只是一个看坟迁坟的事,但是就在这看坟上,问题变的复杂了。原来事主一家是马来当地小有资产的一个富商,祖上是由福建迁往马来的,在当地白手起家,由一家面摊开始,最终挣下了偌大的家产,传到现在这一辈已经好多代了,最近几年,又由马来重回国内投资,开设餐饮连锁店,也许是祖传的经商头脑,在国内的生意也是做的风生水起的。


  不过,近三年来,家族内接二连三出问题,先是家里老大,突然在考察店面过程中一病暴亡,接着不久二房的生意又出现了危机,后来三房也被检查出得了癌症,这么一来,轮到四房,也就是这件事的事主开始慌了,这一房挨着一房出事,眼看就要到他了,也不知是听了哪里的高人指点,说是家里的祖坟阴宅可能出问题,于是请了当地的师父来看,说是风水没问题,是啥冤亲债主作祟,大办法会,可是做完之后,也并未见好转,四房的生意也逐步逐步开始败了下来,既然本地的无效,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就开始在外地寻觅,不知拐了几个弯,就转到我们门里了。


  因为地理的原因,这件事就交代给我了,既然交代了,那也自然是责无旁贷,只能做了,没多久,马来当地的家人就联系上了我,我住的地方,离他们的地点并不算太远,大约三个小时多就到了,下了车就连忙接着我去宾馆休息一下,晚上还带我去当地著名的老街转了一圈,事还没做,先玩了一圈,到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第二天一早,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男子出现在宾馆大堂,通过身边的人介绍,他就是联系我们的四房,在大堂的咖啡厅里听他讲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详细的说了一遍,我也觉得有可能是祖坟出了问题,于是就提出去坟上看看,祖坟是在城边的一个大型华人墓地,据说其中最早的坟墓可能追述到大明永乐年间,我不是来这里进行历史研究的,自然也就一耳带过,墓地里绝大多数坟墓还是晚晴时期的,可见那个时候正是华人大批外出的时间。


  穿过一片矮小的墓地,就连到了他们下南洋第一代始祖的墓地,从墓地的规模上就可以看出,当年,绝对也算是富甲一方的财主了,墓地几经维修,倒也保存得还算完好,周围的形势仔细的踏勘一遍,背后祖龙有靠,两边龙虎砂水护主友情,明堂案山也搭配的十分得当,一望可知,当年应该也是请了名师定穴安葬的,怪不得能庇佑后代子孙如此之久,福泽绵长。


  由于是华人永久墓地,周围的地产也多为华人所有,所以周边的地貌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并不存在原有的地势被冲破之类的问题,在掌中快速的排了一下飞星牌,这块地果然是名师所定,经理了一百多年,竟然地运还没过气,依然当旺。那这就很奇怪了,地势峦头也好,地运飞星也好,都处于上佳的位置,难道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风水的问题,而是另有他因?


  南洋的气候,一过了十点,气温立即上升,虽然墓地四周树木还算茂盛,但是呆在其中,风也被树木挡住了,所以大家都觉得有点闷热难耐,于是商量着准备回酒店再谈。回到酒店,我将今天所踏勘的结果向四房的事主说了一下,也老实的说,今天去这一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可能等这两天有下雨的时候,再去看一次,人们常说,看房子要下雨的时候去看,因为看看房屋漏水啊,地面街道排水的状况,其实不仅阳宅如此,阴宅也是如此,下雨天踏勘阴宅,更容易看出地平的走向,以及四周水流的布局,当然像海葵这样的台风就还是呆在家里吧。


  十月多的气候,几乎一两天就有一场雨,甚至每天下午四五点就会来一场雨,所以第二天下午,就下起了一场雨,于是在雨中第二次回到墓地。雨中的墓地到还真有那么一点阴丝丝的感觉,继续观察四周,除了水口处看的更清楚些之外,同上一次踏勘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晴天看不出,下雨也看不出,看来可能真的是我估计错了,要另找他法。


  既然看不出,下雨天的也没必要在这里多呆,于是我招呼大家下山上车,就在绕过坟墓走到山路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手下意识的往墓碑上一搭,防止跌倒。这么不经意间的一撑,我猛的感到一个地方很不对劲。


  照理说天正下着雨,墓碑应该是湿漉漉的才对,可是前面一模,墓碑竟然十分的干燥,也许是树林长的太茂密了,但是墓地四周的泥土却都是潮湿的,只有墓碑和后面的墓龟,雨点一沾上去,好像就消失了一样,比周围的土地要干燥很多,如此的反常一定有特别的原因,拿出一碗米,倒扣在墓龟上,放了大概十分钟,重新将米收起,眼看的雨越下越大,收拾了一下就重新回到宾馆。


  到了宾馆,事不宜迟,将之前的米用符布包起,放在香火上熏了三圈,解开符布一看,包在布里上面的那一层米,竟然全都发黄了,这种米卦的方法,用来辨别事物的阴阳,别有一功,表面的米全部变色发黄,可见刚才所接触的这个墓龟,阳气逼人,阴宅阴宅,怎么可能有如此盛的阳气,而阳气如此之盛,下面的阴人又如何能安,又如何能庇佑后人。


  但是这么一个百年的老坟,阴气比普通的新坟更重才对,阳气这么盛,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我问四房的,最近一次维修祖坟大概是在哪一年。按照他们家族的规矩,一共有七房,每隔三年修葺一次,由七房轮流负责,两年前就正好轮到六房的子孙负责修葺。于是我就提出,是不是能够起出棺木,来好好看一下。


  起棺这么重要的事,四房自己也做不了主,于是当天就联络在马来的各房子孙商量这件事。从大房到三房都已经吃到了苦头,自然也乐意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五房、七房看到老大他们这个样子,心里也怕,所以五房、七房,表示听从大家的安排,只有六房,以祖坟事大,不可轻动为理由,坚决反对。


  这么一来,到引起了大家的疑心,回想一下,把几个事情都串了起来,两年前自从六房修了坟之后,好像就开始陆续出事,这次起棺调风水,六房又坚决反对,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不成。


  因为大房已亡故,现在辈份最高的是二房,最后二房决定,不管六房,一定要起棺勘察。六房看这么形势,也不敢再坚持下去,嘴里还是嘟囔着,但声音已经渐渐小了。 既然决定起棺,于是我就开始准备需要用到的相关物件,时间定在四天之后的子时,时间过的很快,起棺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当天晚上,七个房头子孙全部到齐,只有六房以要回大陆谈生意为原因,缺席。管他在不在,一样要起棺。


  时间一到,拜过了后土龙神,墓中祖先之后之后,就吩咐工人开始动手,为了防止冲煞,我给在场的所有人都发了三根茅草结成的护符,以免到时候煞气冲出,有人遭受无妄之灾。墓碑推到之后,三下五除二,很快墓龟就破开一个口子,挖了不到一米,底下挖出来的土壤突然变了颜色,原先的土壤都是有些黄里带灰,此时突然颜色变成了暗红色,虽然说同一个穴位,因为接地气的不同,各层土壤的颜色也常见变化的,但是黄土,要变也是变为灰白色,按照经验不可能吃现红土。


  我将挖出来的红土,拿到手里一模,大惊失色,手中的泥土,有着一股浓厚的朱砂的味,再用手一揉,发现比其他的泥土都要黏,估计泥土中不是加了黑狗血,就是白鸡血。这些都是都是至阳至刚之物,盖在棺上怎么可能阳气不重呢。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我未曾料到。继续往下挖,不多久就挖到了棺材,用麻绳将棺材捆住,一点一点的往上升,棺材当年是用上等阴沉乌木所做,历经百年而不烂,依旧坚固异常,等到升到地面上,大家都咦了一声,怎么着棺材面上的漆那么新,看着就像是刚油漆不久的样子,当时墓地上已经架起了大灯,在大灯的照耀下,我走进棺材一看,整个棺材全身,都绘上了烈焰文,棺材头尾还分别贴上了天狱符,这到底是是哪个那么狠心,这么折磨棺材里的那位。


  正在想着,下面挖坑的工人又喊道,墓里还有其他东西,墓地当然还有其他陪葬的东西,我们还以为是挖到了什么陪葬的宝贝,自然也都好奇的等着来看一看,结果工人传上来的竟然是一个小棺材。


  一个墓里怎么可能会有一个道术用的小棺材呢,小棺材的盖子一打开,里面放着一个红纸包,几道道符,还有一些五谷,不用说这是一个生基,所谓的生基,就是活人在世的时候,借助天地自然地理的灵气转运的一个方法。和阴宅的原理相同,但是一个是庇佑后人,一个是自己帮自己转运。


  这几张道符是入八字的,我将道符上的八字,写出来,问大家看看是不是认识哪一个是这个时间生的,大家将这八字后来和家谱上的一对,赫然就是老六的八字,原来老六借修坟的机会,在墓里做了手脚,用道术将祖先困住,使其不能够接到地理的灵气,反而将自己的生基,放到墓里,来使自己受益。怪不得家族里接连出事,老六在大陆的生意到越来越红火起来。


  谜团解开了,现在剩下就是如何处理这被困的祖先和棺材。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改棺葬为瓮葬,当即就开棺捡骨,此时的骨头,已经被阳气侵蚀的呈苏状,估计再多葬几年,全幅骨殖都化为乌有了。


  按照风水的原理,一穴不可二葬,这个穴风水虽好,但是已经被破了,只好暂时先停在祠堂里。等找到好墓地再进行重葬,至于六房,整个家族全体与他断交,逐出家门,连家谱都删改掉,做人做到如此,也只能说是罪有应得!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55349
精华: 0
发帖: 410
威望: 52 点
金钱: 2961 RMB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3 点
在线时间: 62429(时)
注册时间: 2011-02-18
最后登录: 2019-03-18
7楼  发表于: 2018-11-18 18:30

  积累福报的故事

  黄 村里的张卫伯婆将近百岁,虽然削瘦,却是白发流光,脸色红润,听力完好,口中尚留有几颗大牙坚强地插立着,一餐两小碗饭不成问题。她平时就坐在村头的大榕树下,笑眯眯地看着村里的娃儿活蹦乱跳,到了晌午时分,稳定的生物钟一到,她便开始打盹了,这时任意一个村民从树下经过,都会扶起她来,送她回去午睡。一小时后,便又可看见她笑呵呵地搀着一根雕马手杖,来找人嗑话了。看这情势,泊婆定要成为完美的跨世纪老人了。村中的老一辈人都传说,伯婆之所以如此健康长寿,与她年轻时的一段神奇经历分不开。
  话说那年七月十四,正是我们乡间的“鬼节”。按当地习俗,已婚嫁女子要在这一天准备好纸衣、冥币、牲禽花果供品,回娘家祭拜祖先,而娘家的这些活动,夫家一般不便参与,因为夫家自有祖先要祭拜,所以女子只得独自一人早早出门,再在太阳没落山之前回来。伯婆早已为前几年去世的父母准备好了漂亮的纸衣鞋袜和大把花花绿绿的冥币,怕父母在阴间会冷着,她又特别嘱托乡里的折纸匠专门打造了一个高大的灰纸暖炉,再带上牲禽一二,花果一篮,便早早到了大哥家一起祭祖。想起昔日父母尚在世,当伯婆每次回门,父母无论多忙,定要放下手头活儿,与儿女们一起在院子里热热闹闹地杀鸡宰鹅。母亲慈爱,搬凳嗑唠家常,父亲虽然严肃,却总会因为在厨房里白切肥鹅偷吃了鹅掌,被小外孙抓个现行而忸怩尴尬,再而金牙憨笑,这时的娘家是何等温馨幸福!想不到转眼间,自己竟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娘家没了父母,自己也就失去了人生的第一个也是最宝贵的一个故乡!伯婆想到这,总要在父母的坟前伤感好一阵。 等祭祖完毕,从山里出来,已是晌午时分。再在大哥家手忙脚乱地帮忙弄了满桌子的饭菜,全家人喝了些甜酒,问了各自近况然后散去,已将近傍晚了。伯婆怕黑,只得快快拿了一双来时装供品用的竹篮子,沿着山间小草径往夫家走了。 这时人们都已经祭祖完毕,山间没有了来时祭祖队伍的人来人往,显得异常冷清安静。山道两旁偶尔会有一些撒落的冥币或供品,这是人们怕那些没人供奉的野鬼会来抢夺祖先的供品而随手撒落的“买路财”。伯婆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鞋底会粘上一两片这样的冥币,被野鬼跟着回了家。再转过一个小山坳就可以看到村子了,不知家里那几个要追着来喂饭的“二世祖”(一乡对淘气小孩的昵称)吃饭了没有……伯婆想着,便转入了两山交界树木丛生的山坳。
  太阳虽未落山,但这样温和的夕阳已经难以照进这叶蔽天日、幽昧险隘的两山缝隙了。 就在伯婆急匆匆地将要走出山坳之时,背后忽然传来了一声阴侧侧的呼唤:“等等我……” 伯婆脚步一个停顿,下意识地正要回头,忽而想起乡间一个禁忌:“七月十四山里走,不见日头不回头。”虽说这可能是迷信说法,但此时此境,祖上的传言还是宁信其有吧。伯婆想着,正要惊慌地继续赶路,背后声音却又响起:“小妹,等等,哥找你还有事情咧,我这也是追了你许久才追上。”伯婆一听,这分明是大哥的声音,原来是大哥!定是大哥还有事情没交待……伯婆想着,欣喜地回过头来……
  哪里有大哥的影子?只见近处一棵虬枝干枯的大树下,定定地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瘦小老妇人,全身用腐烂发黄的粗麻布包裹着,眼眶、脖子上都流下黑臭的浓浆,就这样赤着脚站在树下洼地水渍处……伯婆惊恐地睁眼看着,全身一阵寒冷,双脚已挪不开来,老妇人张开空洞黑暗的嘴巴,也不见有舌头,却发出嘶哑的声音:“这山里好冷啊,跟我做个伴一起走吧……”说着,向伯婆招了招手,转身向另一个山窝深处里面走去。伯婆呆呆地迈开步子在后面跟着,全身不听使唤,却还保留了几分意识,她想:“这一定是梦,一定是梦……”闭了眼睛,感觉脚步却不停地向前走动着,她又怕又急,睁眼看了看四周,这山路,这山景如此真切…… 越向前,伯婆的意识也越模糊了,沿着山路不知走了多久多远,只感觉那晚的月光又圆又低,照得路面苍白,那老妇人一路上只絮絮叨叨地怨说着儿孙不孝,已多年不上坟,老木棺材被水渍泡,尸骨腐烂,只能做个阴冷的孤魂野鬼了……不知何时,前面那个苍白佝偻的身影回过头来,肮脏疆硬的脸面怪异地一笑,坐在路边的野草堆上,拍拍身边的位置,让伯婆坐下,说:“饿了吧?这年节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将就着吃两碗米面再赶路吧。”只见她拿出两片大树叶,弯折成了一个小碗,碗里不知何时竟盛满了白花花的面条,端到伯婆面前…… 吃完那白花花的一碗面,两人又走了许久,将要经过一个又长又窄的山沟,感觉月亮就挂在那山沟之上。伯婆正要跟着转进那山沟,这时阴暗处却闪出一个衣着华丽的白发老人,那老人一手挡住进口处的伯婆,厉声吼道:“别走了!回去吧!再过去你就真的回不来了!”浑浑噩噩的伯婆这时一惊,热汗涌上,顿时清醒了一半,抬头看看四周,圆月正在中天,山间一片苍白,自已站在一个大山口前,四野无人,虫声偶发,哪里还有那老妇人和白发老人的影子…… 伯婆大惊,惘然无措,只沿着苍白的山路,往回撒腿便跑。才跑出一小段路,顿觉头晕目眩,肚子鼓涨,胃里翻江倒海,如锥心般疼痛。伯婆捂紧肚子蹲坐下来,口中黑臭的涎液如粗线般挂落嘴边,她只得躺在草丛里小憩,依然喘气不已,不一会,伯婆便晕睡过去…

  这边夫家眼见天色已晚,伯婆迟迟未归,几个孩子啼哭着要娘,全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丈夫不再望眼等待,叫上几个本家汉子,拿着手电、火把便沿着山路要到大舅家问讯。几个大汉走到村外阴暗的小山坳处,前头的丈夫火光一照,便看到了山路中间那一对散落的小竹篮。这个魁梧的男人捡起篮子一看,正是妻子出门时所带之物,心里不免一惊:“难道妻子回到这里便出事了?”众人用火光四周扫照着,四野除了密林和一棵干枯的大树,却什么也没看见。众人急匆匆地沿着山路边寻找边故意发出大声响,就是不敢在此时黑夜的山野里呼喊伯婆的名字,怕山野邪祟记了伯婆的名字。直到众人赶到大舅家,一路上也再未见伯婆踪迹。 从熟睡中起来的大舅一家,听闻妹子失踪,俱是大惊,急急披了衣服,便叫动全村汉子上山找人。夫家这边也派几人回去叫响了全村人的门,两个村庄几十条汉子,举着大火把,牵上家犬,浩浩荡荡地上了山。顿时两村之间的大山野上人声鼎沸,犬吠声此起彼伏。众人披草翻石,山野踏遍,忙了大半夜却也没能发现伯婆一丝踪影。 众人无奈,只得扩大搜索范围,火把队伍沿路直入深山,走过几个山外山来找人。第二天早上,火把早已烧尽,阳光普照,众人睁着充满血丝的大眼睛,口中干苦,准备叫几个大汉回去打些粮水上山,继续寻人。此时,吠声响起,走在西北山口方向的几个大汉突然喊来一声:“鞋子!这里一个鞋子!” 声音刚落,接连又喊来一声:“啊!人在这里!”众人惊喜万分,冲向山口。只见距离山口不远处的伯婆蜷缩着身体,躺在茂盛的草丛中,身上盖了些带叶小树枝,衣服上沾着黑黄的泥浆,口中黑色涎液慢慢流出,光着一只脚,全身汗渍粘稠,已晕迷不省人事。丈夫眼眶血红,二话不说,抱起伯婆便往山下赶,众人有的帮忙拾起伯婆的鞋,有的帮忙扶正伯婆的头,有的在前面开路,一行人翻山越岭,急匆匆地到了山脚村子里。村中赤脚医生不敢接收这样的病人,众人只得借来一辆自行车,驮着伯婆送到了镇上卫生院。 卫生院化验了伯婆口中黑色涎液后,只一句话:“立刻洗胃!”医生刚把药液灌进伯婆肚中,伯婆便抽搐着吐了起来,开始是粘稠的黑水,接着便“哇”的大呼一声吐出一堆红白相杂的虫子来!众人一惊,捂着鼻子靠近一看,嫩红的是不停触爬着的蚯蚓,粉白的是相抱扰动的蛆虫!病房里顿时一阵恶臭,有几个戴着口罩的小护士走出门外吐了起来…… 伯婆在卫生院里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勉强恢复精神。至于伯婆为什么会吐出一堆蚯蚓和蛆虫,医生的解释是伯婆患有夜游症和轻度妄想症,病发时有可能吃入一些幻想中的食物…… 在家休养一个多月,伯婆的脸色终于由黄白变为平日里的润红。伯婆始终记得那夜蓬头垢面的老妇人和那个吼叫挡路的白发老人……两夫妇找来乡里术士,挑出一个日子,到事发的小山坳里找到那棵枯树下的水渍洼地。掘地数尺,便挖出了一副被水渍泡的腐朽棺木,轻轻揭开棺盖,里面的尸身早已腐烂,乱骨中留着一些发黄的粗麻布片,头骨上长出黑霉来……在术士的指引下,两夫妇找了块风水宝地,捡齐老妇尸骨重新埋好,买来漂亮的纸衣纸裤鞋袜,再叫了乡里的折纸匠打造一个灰纸暖炉,摆上众多供品,虔诚地祭拜一番…… 说来也怪,那晚伯婆便梦见了那个老妇人穿上漂亮的冥衣鞋袜,站在远处的山上对她慈笑着……而那个站在不远处的严肃的白发老人,像极了自己日夜思念的老父亲……伯婆醒来,已是热泪盈眶,不知那是梦,还是来自对另一个世界的愿景…… 那事之后,伯婆病痛极少,以至今日如此高龄,也还是白发流光,脸色红润……有人说,也许这就是以德抱怨所积的阴德吧。所以积累阴间功德很重要,许多事都是积累福报才能够长寿.老烟袋锅子说了,许多事都是要多积累功德,只有功德才能够让人越来越健康,乐观。
 龙行天下风水论坛 » ≌≌风水故事≌≌ » 转载。一个风水故事